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三章:神秘乞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三章:神秘乞丐

小乞丐越過云橫一屁股在面前的棉被上坐下來,笑嘻嘻舉著手中的燒雞對云橫說道:"漂亮姐姐要不要一起吃?!"

云爾頗為嫌棄地看了他手中已經涼了,還沾上了點灰塵的燒雞,隨後轉身對云橫說道:"宗主,我去外面打點野食吧."這廟里還有些可以用的柴火,烤一頓肉來吃總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云橫淡淡點頭,云爾很快就離去了.云翳將背上背著的包袱卸下來,將一塊薄如蟬翼的毯子鋪在了地上,對云橫說道:"宗主,雨天微冷,您先休息一會兒吧."

只不過云翳的話剛剛說完,就聽那頭的小乞丐又嘿嘿地笑了起來:"你這毯子還沒我的破棉被來得厚,這讓你們家主子怎麼保暖?!別傷風了才好.這樣吧,我讓一半的地方給你們好了."

云爾這會兒剛好攆了幾只野雞回來,一進門就聽到了小乞丐的這話,不禁眉頭一挑:"嚯,原來你根本就不是什麼小乞丐,而是小流氓啊!!"

連他們家宗主都敢隨意調戲,這要是被烈西曉知道了,恐怕是要殺光天下乞丐了吧.

小乞丐被說成了流氓,倒是也不生氣,只是笑笑就回到了自己的地盤上接著吃燒雞了.

云翳快手快腳地將柴火點了起來,而云爾則是收拾好了這幾只野雞,放在了火上開始烤了起來.拿出隨身攜帶的鹽巴往已經被烤得金黃色的燒雞身上一抹,再澆上點蜂蜜,沒一會兒這香味就在整個廟里彌漫開了.

那小乞丐的眼神馬上就被這燒雞的味道給吸引過來了,他若有所思地看了這幾人一眼,隨後伸手摸了摸肚子,那樣子看來應該是很饞,但是卻又不敢開口直接問云橫他們要.

洛云橫早就已經注意到小乞丐的動作了,于是就笑著對那頭的小乞丐說道:"誒,我說小不點,怎麼樣,想吃麼?!"

小乞丐睜大了眼睛眼巴巴地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重重點頭,又有些不確定地問道:"我……真的可以吃嗎?!"

原本以為一定會被對方好一頓嘲諷,但是卻沒想到洛云橫卻笑著說道:"其實呢,也不是不可以給你吃.畢竟我們烤了這麼多,也吃不完,對吧?!"

小乞丐一聽這話,眼睛都亮了,馬上就站起來要往這邊走過來,卻又看見洛云橫一揚手:"不過麼,飯錢總是要付的."

小乞丐臉上的表情頓時就變得有些落寞:"這……可是我身上沒有錢啊."

"我不要你的錢."洛云橫將手中的烤雞在火上翻轉了一下,對小乞丐勾勾手指說道:"我問你,你在這兒生活了多長時間了?!"

小乞丐一挑眉:"那可長了,我從小就是在這一地兒長大的."

"那就好了."洛云橫對自己對面的空地上一指:"坐吧,我問你些事情,你只需要如實回答就好了."

小乞丐想了一會兒,覺得這買賣倒是還算劃算的,于是就點頭說好,一屁股在洛云橫面前坐了下來.

洛云橫瞧了一眼眼前的小乞丐,隨後用匕首幫小乞丐切了一些肉下來,一邊狀似漫不經心地問道:"最近可有什麼可疑的人在你面前經過?!比如說……押著什麼人之類的?!"

洛云橫在努力讓自己的言語聽起來自然一些,然而小乞丐的神色卻還是變了變.

隨後,小乞丐也顧不上手中的吃食了,對著洛云橫點了點,笑著說道:"我就說你們看起來似乎不像是苗疆本地人,而且說話還帶著一股子北邊來的味道."

被一個毫不起眼的小乞丐給戳穿了身份,這幾人確實一瞬間覺得有些面上無光.不過好在這小乞丐倒是也沒有在意那麼多的細節,略微思考了一下之後說道:"這要是說見,我還真沒見過這麼一行人.不過我確實是聽說過的."

即便對方如此說,對于洛云橫他們來說也已經是重大的線索.云爾性急,當下就抓住了小乞丐的衣領子追問道:"說到底,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是從哪兒聽到這消息的!!"

這小乞丐似乎是被云爾的樣子給嚇得不輕,但是洛云橫卻清楚地看到,這小乞丐雖然臉上表情驚慌,但是眼神卻仍舊是波瀾不驚的,也就騙騙云爾這種老實人.

想到這里,洛云橫便對云爾擺了擺手說道:"云爾,不得無禮."

無奈,還是老大最為重要,云爾就只能皺了皺眉,心不甘情不願地松開了手.

小乞丐一邊拍著胸口一邊有些不滿地對洛云橫說道:"我說這位姑娘,你若是不管好你手下的人,可別怪我一生氣,什麼都不說了啊."

"你敢!!"云爾這回直接將手中的佩劍都已經拔出來一半了.

不過最終還是被洛云橫的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小乞丐頗有些得意地看著云爾,差點沒把云爾給氣壞了,一直在一旁喘粗氣.

最終還是洛云橫率先開口說道:"我管住了我的手下,你也該說了吧."

小乞丐笑眯眯伸手點了點洛云橫,隨後又開始一邊吃烤肉一邊說道:"你也知道做我們這行的,朋友遍天下.前段時間我就聽說過這北疆最為繁華的鳳城,不知為何突然加強了戒備.可是那架勢看著也不像是要打仗,那麼唯一可能的,我想就是你們口中的那些事兒了.現在整個北疆都蠢蠢欲動,要說有什麼大人物到來,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兒."

洛云橫有些失落,因為這小乞丐說來說去,也還是沒有說到重點上.

云爾也生氣,但是卻沒有辦法,不能在這兒教訓人,而且這小乞丐刁鑽的很.最重要的就是洛云橫並不想要動他,似乎是覺得這小乞丐大有來頭似的.

于是,都悶悶不樂的幾個人便只能坐在原地吃東西,等著明天一早繼續尋找烈西曉的下落.

吃完了這些烤雞之後,云爾跟云翳兩個人便一左一右在洛云橫的身邊坐下了.而洛云橫則是蓋上了那一層潔白的,薄如蟬翼的毯子,准備入睡了.云爾靠著柱子,云翳坐在靠門的一邊.前半夜是云翳守夜,而後半夜就要換成云爾了.

小乞丐頗有興趣地看著他們一行三人,忍不住笑著說道:"哎呀,一看就是大戶人家出來的.否則這荒郊野嶺的,還有什麼人守夜啊.不過拜你們所賜,我倒是也能睡個好覺了."

云爾皺眉瞥了小乞丐一眼,眼神凌厲,嚇得那小乞丐一哆嗦,撇了撇嘴:"就是凶了些."

云翳倒是比云爾要穩重一些,在聽到了小乞丐如此說之後,變忍不住問道:"我說,你叫什麼名字,為何一直在這兒?!"

小乞丐一看有人搭理他了,就又來勁兒了,笑眯眯說道:"算命的說我在這能碰到有緣人,若是碰上了就跟著他們走,必定可以飛黃騰達的.所以我就一直等到這兒.對了,我沒有名字,大家都叫我小豆子."

"小豆子."云翳點了點頭:"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云翳報了一下自己跟云爾以及洛云橫的名姓,不過當然都是假的.

洛云橫微微眯著眼睛,她也一直放任云翳跟眼前這個小乞丐瞎扯淡.云翳這人機靈穩重,說不定能套出點什麼東西出來.

小乞丐盤腿坐在他的那床破棉被上,嘴里叼著一根狗尾巴草,樣子看起來吊兒郎當的,跟云翳在那兒瞎扯淡:"誒,你們說的那個大人物,到底是干什麼的啊?!武林盟主?!廟堂高官?!"

云翳瞥了他一眼:"知道的太多的人,往往死得早."

小豆子碰了釘子,無奈就只能撇撇嘴,在破棉被上躺下.云翳一甩袖子,篝火便變小了很多,廟里的光線也變得非常暗.

沒一會兒,舟車勞頓的洛云橫跟云爾就已經進入了夢鄉.云翳則是在原地打坐調息,內力開始在體內運行.

小豆子的睡相可沒有這三個人斯文,四仰八叉地倒在了棉被上,睡得呼嚕震天響.也虧得洛云橫他們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安然睡著,大概也是累了.

就在這個安靜的夜晚,卻仍舊處處充滿著不安.

洛云橫是被風聲給驚醒的,當她睜開眼睛的時候,就發現云翳早就已經醒過來了,正十分警惕地盯著門口,云爾也已經拿起了手邊的配件.只有小豆子還睡的很香.

"怎麼回事?!"洛云橫皺眉坐起來.此時她已經能聽到廟門外悉悉索索的聲音,聽著像是腳步聲,又像是什麼東西在地上爬的聲音.

苗疆之地到底還是比較暖和的,就算是有什麼蛇蟲,那也是十分正常的.只是聽著外面的這些聲音,若是真的是什麼蛇蟲的話,那這條蛇也太大了一些吧.

廟門是半掩著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但是里面的人卻可以清晰的看見外面的人.

這會兒云翳身邊已經漸漸有了殺氣,因為他們隱約可以透過窗戶看到外面的一些景象了.

大約有十幾個黑衣人此時正在破廟的門口轉悠.隔著殘破的窗戶紙,云翳等人只能看到這十幾個人正在外面不住地徘徊.然而他們卻也只是徘徊,並沒有打算開門進來.

"這些人看起來似乎不會武功……"云翳觀察了半天,突然轉頭低聲對洛云橫說道.

"是啊."云爾腦袋轉來轉去,也一直不停地打量著這些人.

洛云橫皺眉朝著外面看去,只見那些人頭發有些凌亂,似乎並不是什麼十分體面的人,看著那黑影倒是跟小豆子有些像.而且他們的腳步虛浮,絕對不像是會武功的人.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二章:苗疆偽裝
下篇:第二百九十四章:迷蹤幻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