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九十一章:到底是誰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九十一章:到底是誰

當然了,他們順便還要商量一下接下里要怎麼對付這來曆不明的敵人.

這三人一人一馬來到了青云鎮最大的一家客棧前面.如今這些來往的行人看他們的眼神都已經不一樣了……因為這三人穿著一身漢服,寬袖長袍,明顯跟他們就不是一個地方的.這些苗疆的人們都頭上都帶著銀飾,身上的衣服也不是那麼的規整.

洛云橫生怕他們這樣的打扮會引人注意,于是還打發云爾先去外頭買一些北疆人們穿的衣裳,回頭到了客棧里頭再換上.

三人走進了客棧,客棧老板先是盯著這三個人看了一眼,隨後便有些試探著問道,"三位客官,是外地人吧?!"

洛云橫微微一點頭,十分鎮定地說道,"聽聞北疆草藥多,我們是世代賣草藥的,就過來看看."

"喔!!"客棧老板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明顯放松了不少,人也變得更加熱情,"咱們北疆就是有這麼個優點啊!!不少藥材商人都到咱麼這兒來進貨呢!!幾位也是這山里頭采藥的吧?!這藥可不好采啊,是要住上幾日麼?!"

洛云橫點了點頭,"正是,有勞店家,給挑選兩間上房."

"好嘞."客棧老板最喜歡的就是洛云橫這樣的爽快人,于是便連忙吩咐小二來伺候這幾個人上樓.

這苗疆的房子跟中原也是十分不同.中原的房子都是用泥水瓦礫造成的,十分堅固,但是這苗疆的屋子卻是用竹子做成的,走在樓梯上還覺得這整個房屋咯吱咯吱地響呢,就鬧得洛云橫走路都不敢用多大的力氣,還微微提這些內力用輕功走的.

云爾跟云翳倒是見慣了大場面的,一臉的淡定.

三人在小二帶領下來到了二樓的上方.這房間寬敞得很,里頭的家具都是用竹子做的,聞著一股子清香,倒是挺讓人覺得舒心的.另外,這房子里頭的窗戶也十分的大,可以遠遠看見外面的風景.

而且這窗戶還被人細心地用半透明的紗布給糊了一層,這樣一來,晚上關上了窗戶,蚊蟲就不會飛進來了,但是夜風卻還是能吹進來的.

洛云橫在左邊坐下,伸手拿起來桌上的茶杯看了看,就見這茶杯也是主子做的,圓柱狀,上頭刻著一些花紋,煞是好看.

就在這洛云橫捧著杯子發呆的當間兒,就聽到外頭小二的吆喝聲傳來,"客官,你們要的茶水來了."

洛云橫道了聲謝,剛想要用這茶水給自己倒一杯茶,但是動作卻停在了半空中,隨後緩緩將手中的茶壺給放下來.

小二看著還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于是便有些不好意思地問洛云橫道,"客官,可是覺得茶水不合胃口?!要不要笑得再給您換一壺?!"

洛云橫輕輕搖了搖頭,隨後對這小二問道,"小二哥,我問你,這茶水是你們店里送的麼?!"

"不是啊."那小二有些茫然地點了點頭,隨後指著洛云橫說道,"這,不是剛才你們點的麼?!"

洛云橫聽了,微微眯起了眼睛,隨後擺了擺手似乎是讓小二可以下去了.

等到樓梯上的聲音完全消失了以後,洛云橫才轉過頭看向了自己身後的云爾跟云翳,臉上的表情十分不妙.

云爾比較粗神經,見洛云橫這樣子,還有些不解呢,于是便問道,"怎麼了?!宗主?!您剛才不是還說口渴麼?!"

而云翳則是已經湊到了桌邊去看那壺茶水,眼中有些不解.

洛云橫輕輕搖了搖頭,並沒有直接回答云爾的問題,而是從自己的布包中掏出了一根銀針,隨後將那茶壺拎起來,在自己面前的茶杯上倒了一杯,然後將銀針放了進去……

果不其然,沒一會兒,這銀針就已經變黑了.

與此同時一起變黑的還有云爾跟云翳的臉色,這兩人都是武林高手,也十分護短.如今一看竟然有人想要殺他們的宗主,當下就怒氣往上沖,有點兒控制不住情緒.

洛云橫感覺到了隱隱外泄的內力,便有些不耐煩地對兩人招了招手說道,"你們收斂點,敵在暗我在明,怎麼可以就這麼沉不住氣?!"

云爾跟云翳對視了一眼,隨後就都有些喪氣地低下頭去不講話了.

洛云橫有些恨鐵不成鋼地看了兩人一眼,隨後又好生研究了一下這茶水,聞了聞,隨後說道,"奇怪,對方這樣做很有可能馬上就被我們發現,而且這毒藥也不是什麼可以置人于死地的劇毒,如此多此一舉是做什麼呢?!"

云翳從小在江湖中長大,比洛云橫的道行可是高多了,于是便冷笑了一聲說道,"這還不簡單,人家就是想要給咱們來一個下馬威唄."

云爾側過頭去看云翳,"喲,你今天火氣也挺大."

云翳沒好氣地看了云爾一眼.試想,現在烈西曉莫名其妙就不見了,害得他們年紀輕輕的少宗主還沒好好享受他的童年就要當那個皇太子,整日里跟那些官員大臣們打交道也就算了.

如今,竟然還有染膽敢陷害洛云橫.是可忍孰不可忍!!

洛云橫則是十分贊同云翳的話,"沒錯……對方看起來很是囂張,並且更像是想要引我們進入了這個圈套一樣."

三人對視一眼,云爾做事還是比較謹慎的,于是便對洛云橫問道,"那我們還要不要繼續暗探下去?!看樣子對方很有可能一經發現我們了."

洛云橫沉吟了半響,隨後對兩人說道,"若是我千里迢迢趕到了北疆,結果在剛剛進入北疆的第一日就被這一包小小的藥粉給嚇回去了,你們說別人會怎麼看我?!"

兩人不說話,這答案十分簡單,自然就是看不起唄.

"對,他們會看不起來."洛云橫微微眯起了眼睛說道,"這也是對方最想看到的結果.只可惜,他越是想要看到什麼,我就越不會讓他得逞……云爾,將那些衣服拿來,再把咱們隨身帶來的易容術要用的東西拿上,咱們喬裝打扮一番,看看他們還能刷什麼花招."

"是."于是,云爾便將那些苗疆人穿得服飾都給拿了過來,放到了洛云橫的面前.

洛云橫打發兩人下去之後,就拿著這衣服上下左右看了看,覺得暴露的程度自己倒是還能接受,就是不知道烈西曉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烈西曉,洛云橫又不禁有些失落,若是現在烈西曉在這兒的話,自己說不准就不會如此煩惱了吧.

說起來,對方要捉走烈西曉,但是又引誘自己來到北疆,還不知道背地里究竟有什麼陰謀呢.洛云橫一邊想著,一邊給自己換上了衣服,一邊又悶悶不樂.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九十章:林放
下篇:第二百九十二章:苗疆偽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