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八十九章:見好就收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八十九章:見好就收

你要是說袁成跟袁江兩兄弟對洛云橫不心服口服吧,那是這兩兄弟自視甚高,所以有了那麼一點兒反心,屬于內賊,但是是目的明確的那一種內賊,一眼就能看穿,所以只要專心對付的可以了.而且一般來說,這樣的人直腸子,最好對付.

還有另一種貪官呢,也是內賊,但是情節不那麼眼中,只要稍稍點撥一下,他們自然就懂得收斂,屬于牆頭草那一種,稍加提防尚可.

還有一種那就是讓人最為頭疼的了……這種人,兩種賊的屬性可是都占齊了,對內是貪汙受賄不斷,對外是通敵賣國也做得十分順手,這樣的人就跟三姓家奴一樣讓人不得不防.

因為只要有人給他們好處,他們就有足夠的理由可以出賣你.

這兩人,云落早就已經盯上了,知道他們對洛云橫跟自己心中不服,必然是要出什麼幺蛾子的.

只是沒想到這兩人竟然會做得這樣明顯,就在自己的冊封大典上明著說自己跟他皇娘的壞話.

于是,云落那臭脾氣又上來了,見這兩人遲遲不說話似乎是想要耍賴皮,于是便雙眼一眯,對這兩人說道,"兩位大人怎麼不說話了?!我看兩位大人似乎是心里頭還憋著什麼呢吧."

這兩個官員還是跟鵪鶉似的跪在云落面前不說話,那樣子像是打死了不開口一樣.

"既然兩位大人不肯說話,那就是覺得用不著這條舌頭了……來人啊,給我將兩位大人的舌頭給割下來."云落說話倒是也不客氣,就這麼輕飄飄的一句,將這兩個人都給嚇得面色慘白,連忙就要跪下說饒命.

云落冷笑了一聲說道,"怎麼,剛才不還裝啞巴麼?!"

這兩位大人面上尷尬,于是只好認錯,說是自己沒眼力見云云,但是云落已然是不想多聽了,便微微一擺手,讓他倆別再繼續在自己面前放屁了.

禦史大夫此時臉上的表情也有些緊張,于是便勸云落道,"今日是我大烈的大好日子,不宜見血……不如太子殿下就給老臣賞個臉,讓他們辭官回鄉也就是了."

云落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了禦史大夫一眼,也不知道是將他的話聽進去了沒有,總之是沉默了好一會兒,直到那兩個官員都已經被云落看得有點兒頭皮發麻了,才聽云落慢悠悠地說道,"既然是禦史大夫大人求情,我也不好不給這個面子.這樣吧,抄家流放就是了."

兩個官員都微微出了一口氣……只要不要他們的命,現在他們已經是做什麼都可以的了.

于是,冊封典禮上這一場小小的鬧劇就此收場了.只是云落沒有想到的是,就因為這兩個官員,接下來云落還是緊接著遭遇一場更大的麻煩.

洛云橫給云落主持完冊封大典之後,就要只身一人前往北疆尋找烈西曉.莫統領原本不放心,還想讓洛云橫身邊多帶幾個人一同去,但是卻被云爾跟云翳給阻止了,別說,這暗宗的宗主自然是有暗宗的人保護.何況宮里頭那些個大內侍衛,一個兩個都不夠看的,帶著還嫌累贅.

莫統領手下的人被嫌棄了,還覺得有點兒面子上掛不住.不過無法,只能留在皇宮之中看著他們的皇太子.

先放下洛云橫前往北疆不說,此時在皇宮之中的云落則是暴躁不已.

距離洛云橫離開大烈皇宮已經有十日了,算算日子,洛云橫應該也快要到北疆領域之內了.只是此時云落卻沒有這麼多的時間來管這些,因為他面前還有一大堆的瑣事要處理.

這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就是在某天云落剛剛睡醒,覺得洛云橫不在身邊,還有些別扭的時候,突然就聽見門口的莫統領說禦史大夫求見.

這一大清早的,上朝的時間都還沒有到,禦史大夫一大把年紀還從從進宮,想必是發生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了,于是云落便匆匆換了衣服,去禦書房見禦史大夫.

這不,剛剛一進門,云落就看見禦史大夫急得一腦門汗,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就要給云落行禮.

云落連忙伸出小手來輕輕一扶禦史大夫,又讓身邊的小太監給他拿來了椅子坐著,還端上了熱茶,讓他把肚子里那口氣喘勻了再說話.

禦史大夫一杯熱茶下肚,倒是也覺得好些了,開口就對云落說道,"太子殿下,大事不好,大事不好啊!!您還記得上次在冊封典禮上被您處置的那兩位兵部的官員麼?!"

云落這人還有個毛病,那就是忘性大,特別是對于自己漠不關心的人.其實說白了就是因為他不關心,所以才愛答不理的,也懶得記住人家的名字……畢竟他那個聰明的小腦瓜,還要來裝下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如今在禦史大夫的提醒下,云落倒是也想起來了,于是便微微一挑眉,在書案後面坐著說道,"這兩人發生了什麼事?!"

"哎呀,這兩人原本不是要被流放關外的麼?!"那禦史大夫那個急啊,話都有些說不利索了,"可是他們半路就跑啦!!聽說是勾結了西陵那些余孽,聽說咱們皇帝病重的消息,現在打算要來報仇呢."

云落一聽這話,好險沒把嘴里的茶水都給噴出來,愣了一會兒才開始哈哈大笑,那樣子看著也是有些新鮮.

禦史大夫被云落這清脆的笑聲笑得有點兒不知所措,愣著看了云落半響,才忍不住問道,"這……太子殿下您笑什麼?!"

云落從身邊的太監手上接過了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嘴,隨後微微點頭說道,"我說是什麼事兒呢……你是說這兩個沒用的東西勾結西陵余孽想要來滅了我大烈?!"

"額,正是."禦史大夫點了點頭.

"呵,果然廢物就是廢物."云落說完,便將門口的莫統領叫了進來,對他說道,"去,將林放給我叫來."

"是."

禦史大夫目送著莫統領遠去,隨後才有些不確定地看了看云落,"太子殿下您這是想……"

"他不是有能耐麼."云落云淡風輕地說道,"他有能耐就讓他來打,我倒是想要看看,他一棒子廢物還能翻出天來不成."

沒一會兒,林放就被莫統領給叫來了.這林放說來也是新鮮,自從拜了太子殿下為師之後,就再也不出宮了,一直就在宮內住著,還是在太子的院子旁邊的地方住著,那樣子是恨不得可以一直跟在太子身邊.

因此一聽云落要找自己,連忙就趕來了.

云落對林放點了點頭,"林將軍,你來得正好,禦史大夫剛剛跟我說了件事,我想要問問你."

林放倒是也爽快,"師……額,殿下您問."

云落微微一笑,"聽聞林將軍最擅長打水仗,但是不知道在陸地上,也能一如既往地帶兵打仗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八十八章:反對聲
下篇:第二百九十章:林放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