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八十六章:皇太子的真才實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八十六章:皇太子的真才實學

而洛云橫則是穩穩當當地坐在棚子里一邊喝著茶,一邊對群臣說道,"看清楚了,皇太子究竟是半桶水不滿叮當響,還是有這真才實學的,今日就給你們見識見識."

禦史大夫何等聰明,一看方才云落那架勢,就知道這一回林放估計要吃癟.他不敢打包票說云落一定能打敗林放,但是照著現在這架勢看來,云落贏過林放也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

"禦史大夫,感覺如何?!"正在這時,禦史大夫就聽到了一個慵懶的女聲問他.

禦史大夫一回頭,只見洛云橫正坐在上座低垂著眼瞼看著自己呢,這眼神凌厲,跟烈西曉幾乎是如出一轍……于是便忍不住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顫顫巍巍有些激動地說道,"果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啊……老臣是老了."

"誒,禦史大夫此言差矣."洛云橫輕輕擺了擺手,笑得一臉高深莫測地說道,"等會兒,還要禦史大夫跟落兒比試文學呢.到那時候,還請大人千萬不要手下留情啊.落兒從小就不怎麼喜歡看書,若是當真輸給了大人,還望大人不要見笑."

"皇後娘娘哪里的話."禦史大夫連忙說道.

就在洛云橫跟禦史大夫的談笑之間,云落與林放的比試也已經接近了尾聲.眼看著擂台中央的那一炷香就快要被燃盡了,群臣的心思便也被吊了起來.

正在這時,眾人只聽到空中一陣破風聲……隨後,一個藍色的身影飛了下來,確切的說應該是被人給丟下來的.

于是這些人便都朝著空中看去.

只見此時,云落正一身輕松地背著手站在洛云橫所在的棚子頂上呢……最奇怪的是棚子明明是用布做成的,就算是云落再怎麼身輕如燕,也得有個幾十斤的吧……但是這布愣是一點兒坑都沒有被踩出來.

朝中一些懂武功的大臣們便知道了,原來這小皇子是個高手……能夠這樣輕若燕子一般站在棚子上頭,可是要不淺的內力啊.

與此同時,被毫不客氣地扔在了地上的林放也捂著屁股站起來了,齜牙咧嘴還氣喘籲籲的,臉上都是汗水……眾人都不禁看向了天空,心說這天也不冷啊,至于跑這麼一炷香就累成這樣麼?!

然而眾人是不知道.這林放可是被云落給折磨慘了.云落原本還逗逗林放,跑一會兒停一會兒,讓林放可以追著自己,但是到後來,等到林放知道自己跑不過他,所以想要反過來逃跑的時候,卻被云落被堵住了.

而且云落還不馬上抓住林放,而是帶著林放轉了好幾個圈,將林放給累得沒了半條命以後,才將人給拎了回來.

這一下子,所有文武百官們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云落……沒想到林放堂堂一個武林高手,就被這麼個小孩兒當成小孩兒刷著玩兒了.

這事兒對于林放來說也是奇恥大辱,于是這位武癡將軍一拔劍就要自刎,卻聽得叮一聲……手中的劍應聲落地,而且林放的戶口還被震得發麻.

林放有些意外地看了云落一眼,只見云落不知何時已經落到了地上,剛剛就是云落用暗器打掉了林放手中的兵器.

林放看著云落,眼中有濃濃的不甘……自己順風順水二十年,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奇恥大辱.這若是傳出去自己被一個小娃娃給抓住了,還弄得如此狼狽,那他以後在江湖上也就不用混了.

其實按照林放現在觀察來看……別說是比試輕功了,只怕這人不管跟自己比試什麼,都會把自己給打得落花流水.

想到這里,林放又不禁有些失落……自己醉心武學二十幾年,雖不說是天下第一,但是也已經是排的上名次的高手,沒想到竟然就這樣被云落給打敗了.

而此時云落則是瞥著眼前這個男人說道,"不就是比試輸了一回麼?!你把十萬軍馬交出來就是了,我並不要你的命的."

"你怎麼會懂……"此時,林放原本的江湖本性也已經顯露出來了,完全忘了云落是一個皇子,而是對云落冷聲說道,"你身為一個勝者,自然不會在乎這些.可是想我林放二十余年來,可曾受過這樣的屈辱?!"

云落伸手掏了掏耳朵,顯得還有些不耐煩,"江湖人不都講究願賭服輸的麼?!怎麼你反倒是像個輸不起的懦夫一樣."

林放這輩子光聽著別人叫他英雄了,還從來沒被人叫過懦夫,一時間也有些氣悶,便沉聲說道,"小殿下這是看不起我麼?!"

云落已經懶得跟林放磨嘴皮子了,便對著他一伸手,那意思,先把十萬軍馬的兵權交出來.

無奈,林放只得從自己的手中拿出了兵符,放到了云落的小手上,隨後就對洛云橫說道,"皇後娘娘明鑒,微臣實在是沒這個能力勝任水軍統領一職,因此自請辭官回鄉."

云落歪著個頭瞧著眼前的林放,還有些不解,于是便忍不住問道,"你好端端的辭官回鄉做什麼?!難不成你辭了官,武功還能精進不成?!"

云落這話說得可是戳心戳肺的,林放的臉色當即就變得更加難看起來,虎著個臉不說話,看向一旁.

云落瞅著林放這樣似乎還挺可憐的,于是便對林放說道,"這樣吧,只要你能夠留下來幫本殿下帶兵,當然了,兵權還是要在我手上……我就收你為徒,如何?!"

云落此話一出,不僅是林放的臉色變了,文武百官的臉色都變了.洛云橫則是捂著嘴偷偷笑……她這兒子也未免太缺心眼了.

然而讓眾人意想不到的是,這林放乃是個武癡,只要是比他能干的人,他完全不介意拜師……更何況這云落的功夫比林放好了不止一點點,這對于林放來說,可是一點兒也不吃虧的買賣.

于是,林放便十分豪爽地說道,"小殿下此話當真?!"

"自然是當真的."云落微微一挑眉,似乎是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于是,林放便當下就要給云落下跪拜師的,但是卻被洛云橫給攔了下來,對林放說道,"誒,不著急.咱們還是先把接下來這場文的給比完再說."

說完,洛云橫便看向了一旁的禦史大夫.

這禦史大夫乃是曾經的文狀元,寫得一手好字,博古通今不說,人還一點兒都不死板,很糊融會貫通.最重要的是,這位禦史大夫還有著一手妙手回春的高超醫術,實在是讓人不得不佩服.

這禦史大夫在太監的攙扶下走到了擂台當中的書桌旁,對著云落微微一禮道,"讓小殿下見笑了."

"大人客氣."云落這會兒倒是尊重老人的,因此並沒有在禦史大夫面前失禮,而是畢恭畢敬地請這位老大人上座,隨後問禦史大夫道,"大人想要如何比試?!"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太子攝政
下篇:第二百八十七章:文武雙全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