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八十四章:用心歹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八十四章:用心歹毒

只不過礙于他之前的軍功,因此還是給他保留了先皇所封的武安侯的侯位,應有的俸祿也不少,每日也要來朝中上朝聽政.

先皇有心,這樣一來雖然不一定能將人心完全收買,但是念在這點兒好處跟千古功名,這些人還是不會有什麼反心的.

只不過這一切的前提都是在皇帝健在的時候.如今烈西曉失蹤,蹤跡不見,這些人恐怕就要開始胡思亂想,做什麼春秋大夢了.

果不其然,如今這袁成的弟弟袁江,這不就要跟自己唱反調來了麼?!

洛云橫眯著眼睛看了眼前這莽漢一眼,隨後云淡風輕地開口道,"哦,袁將軍手持佩劍擅闖皇上寢宮,有刺王殺駕的嫌疑,因此本宮就讓莫統領先送去廷尉署審問一番,若是當真沒有其他問題,那日後再放了就是."

洛云橫此話一出,這些大臣們都紛紛傻眼了,看著袁江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個神經病似的.帶著佩劍擅闖皇帝寢宮,這就算是無心之失,也足夠掉腦袋的了.

再說了,現在正是敏感時期,廷尉署那位廷尉還正好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做事雷厲風行,天王老子的面子也不肯給的.

這袁成落在了廷尉署的手里,那還能有個好啊?!

于是,眾人看著袁江的眼神都有些複雜.怎麼說呢,這要是廷尉署到時候審出來說是袁成自己糊塗了,那死的可能只是袁成一個.可若是到時候說是袁成想要刺王殺駕造反的話……乖乖,那整個袁家搞不好就要被滿門抄斬了.

果然,袁江在聽到這話的時候,也感覺師傅呢不可思議……自己這位老哥做事一向慎重,怎麼就攤上了這刺王殺駕的事兒了呢?!

再想起前段時間,袁成曾經對自己說過.說著皇帝年輕力壯的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生病了,搞不好是那莫統領弄出來的權宜之計呢,因此便想要進宮瞧瞧.

只是沒成想這一進去,就出不來了!!

可說了,現在朝中分三派,一派保皇,一派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一派呢還有坐等著看好戲的.這保皇派的一看這袁家兩兄弟竟然有反心,那還得了?!

當即,禦史大夫就不鎮定了,手抖啊抖地指著袁江說道,"先皇跟皇上待你們袁家不薄,怎麼你們竟然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來?!!!"

一時間,朝堂上議論紛紛,個個都開始指責袁成的不是,鬧得袁江還覺得有些惱火.

洛云橫一邊坐在上方面無表情地看著這些人胡鬧,心中一邊想著接下來的舉措……

根據洛云橫的觀察,此時眼下這些大臣們,一個個的想法可都不簡單.禦史大夫一流算是忠心的,此時已經是被袁家兩兄弟氣得臉紅脖子粗了,而一旁假惺惺安慰著禦史大夫們的那些個,才是當真別有心思的.

"落兒,你怎麼看?!"想著,洛云橫便低聲問了一句云落.

云落冷眼看著朝堂上的這些人,隨後淡淡說道,"袁家兩兄弟其心可誅,不是真造反,就是造反未成,或者是輔助人造反未成.禦史大夫忠心耿耿,為這種人氣壞了身子不值當……另外那些個,這是坐山觀虎斗呢."

云落聲音雖然並不大,但是他有心用內力將自己的聲音給催出去了,因此現在不少人都將這些話聽了個一清二楚.

當即,不少人都愣住了.禦史大夫則是老淚縱橫……小皇子能夠理解他,實在是太讓人感動了.

洛云橫對身邊站著的掌事太監一擺手.這太監原先也是跟在烈西曉身邊的,自然機靈,當即就讓人拿了一把椅子,一壺熱茶來,讓禦史大夫坐著好好休息一下,一大把年紀了可千萬別氣得厥過去了.

禦史大夫在太監們的攙扶下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捧著熱茶將心中堵著的那口氣給努力地順下去.

袁江此時也不說話了,這事情越描越黑,若是到時候洛云橫一個不高興直接下令將他袁家滿門抄斬可是不妙.

只是這茬過去了,另一茬卻還等著洛云橫母子呢.

正在洛云橫覺得差不多了可以退朝了的時候,卻又見到一個文官站了出來.這文官身子有些矮小,倒是還算精神,只是這五官生得不怎麼讓人看著順眼.

洛云橫眯著眼睛瞧了一會兒,才將這人給認了出來……原來是京城府尹.

洛云橫于是便往身後的椅背上微微一靠,有些慵懶地對這位府尹說道,"不知愛卿還有何事?!"

這府尹似乎也有些被洛云橫此時周身的尊貴氣質給鎮住了,因此過了一會兒才開口說道,"這……微臣是想要問問,皇上的病情究竟如何了?!這國不可一日無君,恕微臣無禮……皇後娘娘您應當不會想要做武後第二吧?!"

洛云橫聽了這話,眉頭微微一挑.喲,這位看起來雖然是其貌不揚的樣子,但是這說話可是犀利的很啊.

這若是說自己要成了武後第二,這滿朝文武還能答應了不成?!

果然,就連原本都一直忠心想要維護著自己的禦史大夫,此時也是放下了手中的熱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看著洛云橫.

大伙兒都知道洛云橫可是東罕的長公主.若是她身家清白不過就是個弱女子,那自然是不會有什麼人將她放在心上.可偏偏這位卻是個名揚天下額皇室女將,這若是說洛云橫聯合東罕的皇帝來暗害烈西曉,可是完全說得過去的.

于是,這些人此時看著洛云橫的眼神都開始帶著一些防備起來.洛云橫看著不禁覺得有些可笑,這三派人應當是第一次如此統一意見的吧?!

然而就在這時,洛云橫卻隱隱感覺到身邊傳來了一陣殺氣……她微微挑眉往旁邊一看,只見此時的云落已然皺起了眉頭,看上去十分不高興.

可說了,這是云落的皇娘.有誰敢說他皇娘意圖造反,那就是找死.

不過一看到這云落,洛云橫心里可是頓時相處了一個主意……

這些人之所以看自己不順眼,不就是因為自己不過就是個皇後而已麼?!可是這云落跟自己就不一樣了.這位可是名正言順的皇子.若是一朝成了太子,那繼承大烈也不過就是遲早的事.

既然這些人如此不放心自己,那就將讓他們跟云落折騰去也就罷了.看看到時候他們還能說出些什麼來.

于是,洛云橫便微微點了點頭,對眼前的這位府尹說道,"愛卿想事情還真是周到……只可惜,你卻是想錯了方向了."

"微臣愚鈍."那府尹連忙後退一步,低頭十分謙恭地說道.

"你可不愚鈍."洛云橫笑著搖頭說道,"這滿朝文武,就你一個人抓住了精髓,這可是連丞相跟禦史大夫都沒有想到的事兒呢,您說是不是?!"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八十三章:其心可誅
下篇:第二百八十五章:太子攝政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