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七十八章:值得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七十八章:值得了

雖然慕坤第二次綁架洛云橫失敗了,但是他卻並不覺得十分憋屈……能夠看到這世上難得一見的功夫,對于慕坤來說,也不算是虧了.

于是慕坤便將自己手中的刀頭一轉,結果了自己的姓名……

云落原先只是凍住了他的半邊身子讓他不得動彈,不過這卻讓慕坤有了自殺的條件……如今看來,云落還有一些後悔,不應該讓他就這麼死了的.

這悲壯的一幕落在西陵的將士們眼中,倒是有些震撼的.就連慕淵此時也已經傻眼了.他想過千萬種慕坤會死去的方式,但是唯獨沒有想到他最後會自己結束自己的性命.

負隅頑抗終究是沒有什麼太好的結果的,慕坤一死以後,西陵將士們的軍心就更加渙散了,沒一會兒,就連皇宮也已經被攻破了.

洛云橫方才看著慕坤自殺的那一幕,覺得自己氣挺不順的.這人也算是因為自己而死,然而細細想來,他卻並沒有真正做過傷害自己的事情.

慕淵被綁著站在宮門外,看到洛云橫以後也是慘然一笑……他們注定是變不成朋友的.

洛云橫緩步走到了慕淵的身前,對他低聲問道,"你此時可還有什麼話對我說的麼?!"

"這……"慕淵歪著頭想了一會兒,隨後對洛云橫說道,"其實我三弟死得挺可惜的."

慕淵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跟洛云橫說這些.然而現在這是他心中唯一的想法.他原本也不希望洛云橫可以理解他,誰料洛云橫卻是輕輕歎了口氣,點了點頭道,"的確."

慕淵微微一愣.

他想起小時候,自己跟慕坤的關系還沒有現在這麼僵.那時候慕淵一天到晚都醉心于習武,並不喜歡讀書.曾經慕淵問過慕坤,為什麼這麼喜歡武功.

記得那時候的慕淵還跟云落差不多大,他望天思考了一會兒,隨後指著面前高高的宮牆對慕淵說道,"皇兄走出過這個地方麼?!"

慕淵一愣,搖了搖頭.他們這些做皇子的,從小就只能在宮中長大,別說是走出皇城了,就連皇宮斗毆出不去.

那時候的慕坤就是那樣看著宮牆,眼中帶著一絲期望對慕淵說道,"我想走出去.所以我要練習武功,將來我要成為一代游俠,走遍山川……皇兄你可知道,在咱們對面還有東罕,有南北疆,有大烈國……我都想去看看."

但是後來,慕坤的願望終究沒有實現.在慕坤十六歲的那一年,他的母妃死了,是死在高皇後手上的.因為高皇後不喜歡慕坤的母妃那樣教育慕坤.慕坤是所有皇子當中最為出色的一個,他應該成為皇帝才是.

于是,慕坤就成了高皇後手中的棋子,一步一步都走得舉步維艱.慕淵注意到,慕坤自殺的時候臉上是帶著笑容的,或許對他來說,自己已經對西陵盡力了,那就是完成了使命……接下來,他就可以解脫了.

就在慕淵發呆的時候,就聽到洛云橫的腳步聲再次響起,從他面前走過,輕聲說道,"我知道慕坤想要做一個好人."

想要做一個好人,這句話無疑是施恩別扭跟諷刺的,但是用來形容慕坤卻再好不過.

因為洛云橫完全可以理解,慕坤眼中的不甘與遺憾,都將被自己深深記住.

這個男人,死得並不那麼痛快,但是這卻又只是他唯一可以走的路了.

西陵城破,高皇後被俘虜,皇帝在宮中自盡.所有皇宮貴族都被東罕所收.洛牧九帶著這幾十萬大軍趕過來,幾乎都沒有一個人拿出過武器,到最後都是來收拾這些俘虜的了.

高皇後在聽到了慕坤的死訊的時候,卻突然放聲大笑,對所有人說道,"他就是這樣,跟他的母妃一個德行,做著最美的夢,和自己最不想做的事.他們並不偉大,反而窩囊,哈哈哈……"

洛云橫皺著眉頭看著眼前這個四十歲上下穿著華服的女子在自己面前笑得一點兒形象都沒有,只覺得心中十分憋屈.慕坤一生都在被高後所利用,臨了死了卻還要被高後這樣說,實在是不值.

云落更是覺得這高後還挺讓人惡心的,于是便抬手一揮袖子……高後的臉上頓時出現了兩個手掌印子,嘴角都滲出了血絲,想要再開口說話卻是有些困難了,因為實在太疼.

洛云橫瞧著高後現在這樣子,覺得挺解氣的,同時又覺得高後這是自找的,于是便拍了拍云落的肩膀低聲說道,"兒子,做得好."

云落瞥了洛云橫一眼,那意思--你確定你要這麼說?!我那位父皇還站在你身後呢.

果然,站在洛云橫身後的烈西曉此時臉色鐵青.高皇後罵慕坤沒出息,云落教訓了她,洛云橫竟然還叫好?!莫不是這丫頭對那慕坤有了什麼惻隱之心?!

一想到這里,烈西曉就覺得心中不快……雖然慕坤已經死了,但他還是忍不住想要吃醋.

洛云橫隔著老遠就已經能聞到一陣酸味了,于是便牽著云落的手往洛牧九身邊挪了挪,對烈西曉說道,"諾,現在事情都已經解決了,你可以放心回去了吧?!"

烈西曉有些無奈地看著洛云橫,看樣子洛云橫心中的那股子氣還是沒有完全消失,一直都還堵著呢,否則怎麼就不肯跟自己回去安安心心地做大烈國的皇後?!

洛牧九也有些意外地看著自己的姐姐,有些好奇地問道,"姐姐您還不像回去麼?!"

洛云橫將云落抱起來,有些別別扭扭地嘀咕道,"人家這長公主還沒當幾天呢……不過癮.你先回去麼,再不回去就該亂套了."

眾人都有一種同情的眼神看著烈西曉.看來,做這個長公主的丈夫也是一件苦差事啊.

不過沒辦法,誰讓倆系下就是疼她呢.無奈,烈西曉就只能先帶著這幾十萬軍馬回去,只等著洛云橫何時玩得高興了,他就親自去把人給接回來.

似乎是察覺到了烈西曉隱隱的擔憂,洛牧九十分善解人意地對烈西曉說道,"您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好姐姐的,不讓其他亂七八糟的人接觸她."

洛牧九這番話倒是讓烈西曉的心情稍微好了一點點,于是他便一揮袖子對手下人說道,"既然如此,就都回去吧."

洛云橫見烈西曉終于是舍得回去了,于是便也松了口氣,抱著云落來到了洛牧九的面前,心情十分好地說道,"之前光顧著收拾那兩個蠢貨,我還想要好好玩兒一番的呢."

洛牧九聽了,也有些哭笑不得.不過……他伸手指了指面前亂作一團的幾十萬大軍跟西陵的那些俘虜,以及還在瘋瘋癲癲叫嚷個不停的高皇後,對洛云橫說道,"好是好,不過咱們是不是先把這個爛攤子收拾一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七十七章:你願意活命不
下篇:第二百七十九章:護國公主回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