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六十三章:風雨之時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六十三章:風雨之時

于是,整個東罕都開始忙碌了起來,這幾個國家之間一時間都充滿了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感覺.

西陵此時是正在調動兵馬駐守邊疆,為的就是防禦東罕國的入侵,而且還是兩個皇子一起駐守邊疆.

而東罕原本壓在西陵邊境的人馬不動,另外又從東罕的國境內調來了十萬人馬,東罕皇帝據說還要禦駕親征討伐西陵,為他姐姐報仇.

最讓人瞠目結舌的就是,南翼也調集了五十萬精兵浩浩蕩蕩西進,這近百萬的人馬幾乎可以將整個西陵都給圍成一個圈了.

這要是打起來,無疑就是甕中捉鱉,西陵恐怕就連喊投降的時間都沒有.

而在出征之前,洛牧九還十分細心地去了一趟關押著西陵公主,慕靈的地方.

慕靈此時已經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了,只要一看到有人來,她就開始像是做惡夢一樣在莫須有的夢境中受盡折磨,而且還沒有一個好夢,多日下來,她已經是睜眼不是,閉眼也不是了,現在奄奄一息地坐在地上,皮包骨頭那麼瘦.

洛牧九站在慕靈面前一會兒.慕靈就見到自己眼前有一雙明黃色繡著金龍的靴子,她已經沒有力氣再去看這個人是誰,也沒有興趣再看了,于是便有氣無力地低聲問道,"你又是誰……來結果我性命的嗎?!"

洛牧九看了她一會兒,隨後問道,"你想要我結束你的性命嗎?!"

慕靈冷笑了一聲,淚水順著臉頰流了下來,只聽她低聲道,"你信不信,現在如果誰能夠一刀殺了我,他就是我最大的恩人……"

洛牧九聽得微微皺眉,"你就這麼想死?!"

慕靈低垂著眼瞼沉默了半響,隨後開口說道,"哦……我知道你是誰了,你是洛牧九.九皇子,現在做這個皇帝感覺還舒心麼?!"

洛牧九微微皺眉,想要發作但是卻不知道該如何發作,于是便站在一旁默不作聲地看著慕靈發瘋.

慕靈的臉被長長的披散下來的黑發給遮蓋住了,根本就看不到什麼神情,但是洛牧九可以想象此時慕靈心中的絕望.

掙紮了一會兒,洛牧九還是對慕靈說道,"現在八十萬大軍已經將西陵團團包圍了,你還有什麼想說的麼?!"

慕靈微微一愣,隨後像是失控了一樣哈哈大笑了起來,笑得門外的守衛們都有些心中犯怵,心說這位公主今天還沒用藥啊,怎麼無緣無故就開始發起瘋來了.

只聽那慕靈一邊笑,像是聽到了什麼了不得的笑話,一邊說道,"哈哈哈……這當真就是我遇到過最讓人覺得諷刺的事情!!你現在問我還有什麼想說的?!我只想說,早知今日,我擋住一定不會來東罕!!"

慕靈一邊說,一邊笑得十分慘然,"我原本以為我西陵才是那樣一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因為高後掌權,我們所有的皇子公主們都要為了她去爭去搶,否則就會淪為棄子……可是現在看來,明明你東罕要冷情多了."

說著,慕靈終于抬起頭來看向眼前的洛牧九,眼中滿是紅血絲,看著就讓人覺得有些可怖.只聽慕靈笑著說道,"看啊,東罕的皇帝,殺人不眨眼……你跟高後又有什麼區別!!'

"自然是有區別的."洛牧九卻突然冷不丁蹦出了這麼一句話.

果然,慕靈現在已經有些冷了,轉過頭去有些不解地看著洛牧九.

洛牧九蹲在了她的身前,伸手摸了摸慕靈的下巴,隨後淡淡地說道,"你不會懂的……你有沒有想過,倘若一開始你就只是想要做我的皇後,而不想其他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現在的結局會是怎麼樣?!"

慕靈有些呆呆地看著洛牧九,眼神當中的不甘與憤恨一點點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絲絲懊悔,只聽她有些不確定地問洛牧九道,"你的意思是……我難道還能有真正做你皇後的那一天?!"

"為何沒有?!"洛牧九淡淡地說道,這聲音如沐春風幾乎可以說到人的心坎里,只聽他接著對慕靈說道,"若是當初你可以放棄那些謀權奪利的想法,而只是嫁給我的話,為什麼你不能成為我的皇後?!你身世夠好,人長得也漂亮更機靈."

說到這里,洛牧九不禁輕輕地歎了一口氣道,"其實我在看到你第一眼的時候,就有些惋惜……若是可以重來一次,我想我一定會提醒你一下."

說完,洛牧九便放開了慕靈的下巴,轉身走了,不帶著一點點留戀,似乎剛剛的一切都是慕靈的幻覺一般.

而再看慕靈,此時則是呆呆地坐在地上范思哲剛才洛牧九說出來的那些話……

原來,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又或者說,到了今天的這個地步,都是慕靈自己造成的……想想看,是啊,若是她從一開始就沒有抱著那麼多的念頭,而是只想專心做一個皇後的話,恐怕現在的結局應該是好得多了吧.

若是當真那樣,或許她現在真的可以跟洛牧九舉案齊眉……這個讓自己見了第一眼就覺得驚豔非常的男人.

想到這里,慕靈不禁苦笑了一聲……原來成敗從來都只在自己手上,只不過是自己沒有珍惜罷了.

慕靈緩緩閉上了眼睛,兩行清流順著臉頰流下,將滿心的痛苦都掩藏在了心中.

當天晚上,宮里就傳來了消息到了洛牧九的耳朵里,所示慕靈這一次是當真死了,而且還是自行了斷的.

洛牧九身邊的大太監還覺得有些奇怪的,于是便微微皺眉說道,"難不成是這位公主今日終于做了什麼十分難過的夢,不是想不開自殺了?!"

洛牧九此時正低頭用一支朱砂筆批著奏折,頭也不抬地說道,"想不開自殺是真的,只不過這夢卻不是別人給的,都是她自己一手制造的……其中的痛苦,也只有她自己可以體會."

想到這里,洛牧九又不禁將手中的朱砂筆給放下了,抬頭看了一眼遠處的天空上的月亮,淡淡說道,"或許這就是含恨而終吧,不是帶著對別人的恨,而是對自己的.這是最痛苦的死法,痛不欲生."

大太監有些狐疑地看了洛牧九一眼,似乎是能聽懂他們家皇帝所說的話,似乎又聽不懂,到最後也拿捏不住,于是便只能低頭繼續幫洛牧九磨墨……

硯台當中鮮紅色的朱砂看著就像是人的鮮血一樣醒目並且讓人覺得心驚.

洛牧九低頭繼續將手中的狼毫筆輕輕蘸了一點朱砂墨,隨後便努力將最後的這些奏折都給批完,爭取在禦駕親征之前,將東罕國內的事情都給處理好了再說.

"人這一生,無欲無求,方能有所得."洛牧九淡淡地留下這麼一句話,在夜空中飄散.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六十二章:毒人
下篇:第二百六十四章:有所得有所不得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