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六十一章:高後大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六十一章:高後大怒

兩人在宮女的指引下走進了高後的宮殿前殿,大老遠就看見一個穿著大紅色衣裳的女人正坐在前殿正前方.

這女人看起來大約四十歲上下,一身紅衣是用最好的天蠶絲混合著云錦制成,上頭用金線繡著大朵的牡丹圖案,看起來華麗又尊貴.

此時這女人正斜靠在榻上,眼睛微微眯著,似乎是在假寐……然而慕淵跟慕坤卻是十分明白,這說明這人此時現在心情並不大好.

這人是誰?!自然就是高後本人.

高後的手微微動了動,隨後殿里的宮女太監們就都紛紛退下了,一個個臉上都是松了一口氣的神情……要知道,這位高後要是發起火來,這整個宮殿的人保不齊都得遭殃.

高後此時終于是緩緩睜開了眼睛,看了一眼眼前這一黑一白兩個年輕人,突然冷聲問道,"怎麼,在邊疆玩兒得風生水起,怎麼一回宮就變成鵪鶉了?!"

聽了這話,兩人心中都是一突……很顯然,高後已經知道這段時間以來在邊疆發生的這些事情了.

慕淵此時倒是不含糊的,他本來就是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的,于是便撲通一聲跪在了高後的面前.

慕淵這麼一跪,倒是把慕坤給跪蒙了,他有些不解地轉頭看向慕淵,眼神有些複雜,不知此事慕淵心里到底在想些什麼.

高後卻壓根就沒看這兩人一眼,只是仍舊自顧自地玩弄著自己手上的蔻丹,看起來有些漫不經心……或者說是不耐煩.

高後這反映倒是讓慕淵跟慕坤兩人心里更加沒底了.眾所周知高後這人是出了名的喜怒無常,也不知道會不會一怒之下就讓人把慕淵給收拾了.

慕淵其實自己現在心中也慌著呢,但是卻還是挺了挺胸脯跟高後繼續說道,"東罕長公主是我放走的,您要殺要剮,兒臣都沒有任何異議."

慕淵說出了這番話以後,便低頭准備接受高後的責罰.

只是這等了半天,跪得慕淵膝蓋都有些發麻了,卻還是沒有聽到高後說一句話.

高後此時將自己的纖纖玉手伸出來仔仔細細看了一會兒,隨後滿意地點了點頭,蔻丹上金色的牡丹花反著光,十分華麗.但是慕淵跟慕坤此時卻沒有心思欣賞.

正在兩人都聽著自己的心跳聲,有點兒緊張的時候,就聽高後突然慢悠悠地說了一句,"人都已經放跑了,你覺得我殺了你還有什麼用麼?!"

慕淵眼角微微抽了抽,高後這意思難不成是要讓自己接受更加嚴重的責罰?!

曾經倒是的確有一些人違背了高後的意思做事,結果下場都是異常慘烈,凌遲或者是五馬分尸的都有……只是慕淵到時候愛想要賭一賭,覺得自己不一定就會這麼倒黴吧,畢竟自己多少也是個皇子,可是看高後這樣子……

慕坤此時也覺得情勢有些不對,于是便說道,"兒臣也有錯."

高後淡淡地瞥了兩人一眼,隨後說道,"知錯便好,只是這將功補過卻也是不能少的.東罕的長公主被你們所抓,又被你們所放,你們覺得東罕會就此罷休麼?!回頭大軍壓境的時候,你們可想過後果?!"

說實話,此時慕淵跟慕坤兩人心中也有些犯怵……東罕新登基的皇帝先不說,但就兩人所了解,這洛云橫的夫君來頭就已經不小了.

試想,這幾個國都當中,有誰有那樣的膽氣跟烈西曉叫板?!一個不小心,恐怕就要面臨幾十萬大軍那樣危險.

于是高後便瞧了瞧兩人一眼,挑眉說道,"既然事兒是你們惹出來的,那麼就讓你們去收拾這麼個簍子……本宮讓你倆駐守邊關,應當沒有什麼問題吧?!"

高後既然已經發話,這兩人哪兒還有理由拒絕?!于是慕淵便跟慕坤對視了一眼,兄弟倆都點了點頭.不論如何,先將眼前的困境解決了再說.

慕淵這一點心中倒是清楚的,再怎麼掛念洛云橫,她現在也還是東罕跟烈西曉的人,並不是他們西陵的.在大敵當前的狀況下,首要保住的,還是自己的國家.

慕淵願意做個好人,但是卻不願意做一個亡國的皇子.

而慕坤則是更加了.這對于慕坤來說並不是懲罰,而應當是獎勵.像他這樣死要面子的人,面對在自己手底下將人給放跑了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容忍的.而現在唯一能讓他挽回一點兒面子的,就是給他一個機會將人再找回來.

想到這里,慕坤便靜靜攥住了雙手--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讓洛云橫逃走.還有那個來曆不明的小孩兒,他也絕對不會放過.倒不是要這小孩兒死,而是這小孩子實在是天分極高,要是可以為自己所用的話,二十年後應該能派上大用場.

而此時,不同于這邊西陵兩位皇子的壯志躊躇,東罕軍營里,烈西曉則是再也坐不住了.

烈西曉身邊的影衛跟了烈西曉也已經有十幾年了,哪兒能不知道烈西曉此時心中的想法,于是首當其沖的一個名為黑影的影衛便問烈西曉道,"陛下,是不是要采取一些什麼措施才行?!"

烈西曉此時正坐在軍帳正當中的帥案後,桌子上的東西已經被他弄得一團糟.此時烈西曉一雙英俊的劍眉正緊緊皺著,周身的氣場十分的低,看起來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掀桌子的樣子.

黑影有些擔憂地看著烈西曉,瞪了良久以後才等到烈西曉沉聲說了一句,"帶著我的令牌回去."

"什麼?!"黑影眨眨眼,似乎是有些不解.

烈西曉轉過頭去看了黑影一眼,眼中的寒氣不禁讓人一縮脖子……這人發起火來還當真是十分可怕的.

黑影就聽到烈西曉用前所未有那麼冰冷的語氣說道,"調動五十萬大軍過來."說著,烈西曉從帥案後面站了起來,黑袍上金線繡著的龍紋在隱約放著光芒,烈西曉雙手背在身後,看了那張掛在牆上的地圖一眼,隨後冷聲說道,"給我把整個西陵給圍住了."

黑影已經組就沒有聽到過烈西曉這樣一字一句地說話的語氣了,當下也覺得有些可怖,于是便戰戰兢兢地從烈西曉手上接過了那一枚烈西曉獨一無二的令牌,轉身就施展輕功回國去了.

烈西曉站在軍帳門口看了一眼遠處西陵的疆土,隨後轉身問身邊的侍衛道,"那刺探消息的還沒回來麼?!"

"回稟陛下,已經回來了."此時的烈西曉身上帝王之氣盡顯,逼迫得人都有些手足無措,就連原先烈西曉吩咐的只允許叫主人都已經忘了,現在在他們眼中的,就只有這個唯舞獨尊的帝王.

"聽說娘娘應該是跟皇子一起掉進了一個名叫虎丘山的地方……現在慕坤都還在那虎丘山邊遍布人馬看守著呢,而且用的都是一些毒人……"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六十章:到底去了哪里
下篇:第二百六十二章:毒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