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五十九章:少宗主你成神了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九章:少宗主你成神了啊

云爾也是一臉震驚地看著云落,他家少宗主還真是一日賽一日的牛逼啊……

但是云落卻淡淡地瞥了云爾一眼,對他說道,"山洞外那些東西收拾一下.這麼多人下來,一定是來者不善.我現在雖然內功精進,但是不知道對方究竟多少深淺,還是小心為上."

洛云橫瞅著自家兒子,表情稍微有一點點的不滿……為何明明自己才應該是那個最有話語權的人,為什麼現在云落這個最小的反而成為了頭頭?!

于是洛云橫便有些心不甘情不願地說道,"肯定是慕坤那厮派來的渣渣……"

云落歎了一口氣,伸出自己粉嫩嫩的小手拍了拍洛云橫的大手,算是給洛云橫順毛了.看得一邊往洞口爬的云爾一邊還笑個不停.

洛云橫有些不滿地瞪了云爾一眼,這家伙現在是越來越沒大沒小了.

就在云爾出去收拾外頭的這麼一會兒功夫,云落便坐到了洛云橫的身邊,一雙黑亮的大眼睛盯著洛云橫.

洛云橫被云落盯得有一點兒發毛,于是便有些不解地問道,"你……做什麼?!"

云落抱著胳膊斜著眼睛看了洛云橫一會兒,隨後語氣似乎是有些不大開心地問道,"那個什麼西陵的大皇子……就是被你拎著走那個,跟你什麼關系?!"

洛云橫微微張了張嘴,剛想回答,卻又馬上反應過來了,伸手就要去掐云落的小臉蛋,齜牙咧嘴地說道,"好你個小兔崽子啊,竟然敢懷疑為娘我的節操!!"

云落無奈望天,"你可別忘了,現在某人還帶著大軍在外頭守著呢……你這也就是被我給看見了,若是被他被看見了,你猜猜看西陵會是什麼後果?!"

洛云橫眯著眼睛想象了一下那後果……就不禁抖了抖身子.別說,烈西曉那瘋子還真有可能做出吃醋這種幼稚的事情來.到時候整個南疆都跟西陵作對的話,那可就精彩了.

于是洛云橫便小聲嘟噥道,"這讓我怎麼說……一頓飯的交情而已,我都早就不記得他了.要不是看在他將我放出來的份上,我干嘛拎著他不放?!"

洛云橫這樣的解釋似乎是讓云落感到很滿意,于是他便淡淡地點了點頭說道,"最好是這樣,我可不想看見什麼家庭矛盾夫妻戰爭……"

洛云橫斜著眼睛看小家伙,但是云落卻只是自顧自去翻看起了書架上其他的書籍,似乎是不打算再跟洛云橫耍嘴皮子了.

洛云橫便開始感覺有些無聊了起來,湊到了云落身邊給他搗亂,看著他手上的書問道,"這是什麼啊……你是想要在這幾天里面將這些書都看完嗎?!"

說著,洛云橫又看了一眼眼前碩大的書架,實在是很難想象云落就在這麼一會兒時間內看完這些書籍.

云落倒是云淡風輕的,一邊翻看著手中的書籍,一邊淡淡說道:"這些書也並不全是有用的.留下這些書的人似乎是還挺惡作劇的,這兒的書籍分兩半,這兩半是不能同時練的,否則會走火入魔."

洛云橫聽了這話,皺了皺鼻子似乎是有些不爽,用衣袖掃了掃石床,一屁股坐下,有些不滿地說道,"這老神仙還挺壞心眼呢?!"

云落淡淡一笑,不再說什麼了.

這時候,外頭云爾悄悄地回來了,還將地洞的入口給堵上了,拍了拍手對云落說道,"少主人,都收拾完了.別說,還真是起碼有四五十個人下來了,估計一會兒就找來了.但是應該找不到這地道,我都用沙土給封上了."

"做的好."云落挑眉表揚了云爾一句,差點兒把云爾誇得鼻涕泡都美出來了,搓著手對云落說道,"少主人還有什麼吩咐麼?!"

"沒了,休息吧."說著,云落就捧著另一本書到一旁坐下,看那架勢似乎是想要繼續看書.

洛云橫便有些不滿地拽了拽云落的衣袖說道,"你還真把自己當成鐵人了?!該休息的時候就休息,小孩子家家的不要那麼要強,一點都不可愛了."

云落嘴角抽了抽,不過還是放下了手中的書籍,走到了洛云橫的身邊,將她按在了石床上,隨後自己也爬了上去,那意思像是要陪著洛云橫休息.

洛云橫一張漂亮臉蛋此時笑得是見牙不見眼的,看樣子心情非常好.

只是這時候,就算是三人想睡都睡不成了,因為沒一會兒,上頭就開始折騰開了.

洛云橫跟云落躺在石床上,云落被洛云橫抱在懷里,安靜地趴著.而云爾則是在一旁的石桌上側躺著,三個人此時都睜著眼睛,仔細聽著上頭的動靜.

五十個人的腳步聲對于這三人來說當真是夠吵的了,因為他們三人都內力高強,一點點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的耳朵.此時覺得最吵的就是云落了,因為他聽得最清楚,于是便有些不滿地皺起了眉頭,嘴巴也微微撅了起來,倒是有點兒小孩子的樣子了.

這五十個影衛此時也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們一開始是瞧著下面這水月洞天的樣子還挺不錯的,但是無論怎麼找,找來找去都找不到一絲絲有人在這兒的蛛絲馬跡.

于是,這五十個影衛費勁了力氣來到這虎丘山地下轉了一圈以後,又無奈地回去複命了,沒有一個人發現這個地洞.

等到這些人都走了以後,洛云橫才將自己捂著云落耳朵的雙手給拿了下來,有些關切地說道,"沒事了.安心睡一會兒吧,回頭看完了這些書,咱們就趕緊回去了."

云落點點頭,隨後在洛云橫懷中沉沉睡去.

這頭三個人在山洞里隱居,那頭慕坤找人找得毫無頭緒不說,此時東罕軍營里頭的烈西曉也已經是有些不耐煩了.

今早云落背著他偷偷帶著云爾出門了,大約就是去找洛云橫的下落的.烈西曉知道云落心中牽掛著他娘,于是就也沒派人去跟著.以云落現在的功力,全天下能在三百招之內將云落拿下的人不超過十個.

可是現在,云落走了已經有六個時辰了,卻還沒有一點兒消息傳回來.

西陵軍營跟東罕也不過就是隔了那麼幾里地的距離,云落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了,都不應該就這麼毫無消息才對.

在軍營里等了一天的烈西曉于是失去了耐心,將原本跟在自己身邊的影衛給叫來了.

那影衛單膝跪在烈西曉的身前,"主人,有何吩咐?!"

烈西曉給他的這些影衛都定了規矩,在外頭只能叫主人.于是他便對這影衛說道,"去西陵軍營里看看,云橫跟云落此時如何了."

"是."于是影衛一閃身就沒影兒了.

烈西曉繼續在軍帳那里頭轉圈圈,倒不是覺得這兩人會出什麼意外,只不過不在自己眼前總是放心不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五十八章:娘吃這個
下篇:第二百六十章:到底去了哪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