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五十八章:娘吃這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八章:娘吃這個

說完,云爾還跟獻寶似的從背後拿出了一個蜂窩出來.

洛云橫嫌棄地看了他一眼,"你小心把蜂王給我招來!!"

"沒事兒."云爾嘿嘿一笑,舉著這蜂窩樣子還挺嘚瑟,"這蜂窩里頭的蜜蜂也不知道為何都沒了,倒是這蜂窩里頭還有一些蜂蜜.我之前聽人說烤野味用鹽巴跟蜂蜜味道最美."

說著,云爾還瞥了正專心練功的云落一眼,那意思像是說--瞧咱們家少宗主這都練了一天的功了,是應該好好補補.

洛云橫哭笑不得,別人家的孩子是父母兩個寵著,到了云落這兒就是一群人寵著.偏偏這還不是個一般的小孩子,大人們的寵愛在他眼里基本都是沒有用的東西.

不過洛云橫對這兩只山雞倒是還挺期待的.

云爾快手快腳地將這兩只山雞給收拾了,又架起了木頭架子,將兩只山雞都放到了架子上,隨後就准備生火.

只是這打火石還挺難倒騰的,云爾抓耳撓腮地擺弄了半天,最後無奈地一攤手,嘟噥道,"早知道要到這鬼地方來,出門的時候就帶個火折子了.這兒也沒火油,就算是用打火石打出點兒火星來,還是燒不著啊."

正在這時,原本一直沉默著閉著眼睛在練功的云落突然深深吐出了一口氣,隨後睜開了眼睛,然後就是一皺眉,盯著一地的雞毛十分嫌惡地問道,"這種東西還留在這兒做什麼?!給你吃麼?!"

云爾吐了吐舌頭.他家少主人還是這麼一如既往的不可愛.換做其他家的小孩兒,看到這雞毛不是要上來擺弄著玩一玩的麼……這兩只山雞的雞毛看著五顏六色還蠻好看的樣子.

洛云橫用有些同情的眼神看了云爾一眼,隨後對云落解釋道,"云爾原本想要生火以後再收拾的……但是現在火點不起來了."

云落微微一皺眉,隨後對云爾說道,"讓開."

云爾眨了眨眼,雖然心中有些不解,不過還是乖乖讓開了,隨後跟洛云橫一樣歪著頭看著這粉嫩的小娃娃,不知道云落想要做些什麼.

就在兩人一慌神的瞬間,云落就突然抬起掌來輕輕一拂袖……隨後三人就都聽到了霹靂啪啦的一聲,云爾跟洛云橫都順著聲音的地方望過去……只見原本還只是冒著煙的柴火竟然已經開始熊熊燃燒了起來.

云爾跟洛云橫此時的動作十分同意,就是長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著這燃燒著的柴火.過了良久,洛云橫才跑過去抓著云落的小手左看右看,"兒子誒,你是不是吃什麼髒東西了?!"

云落無奈地白了洛云橫一眼,隨後又是一拂袖……云爾就覺得自己腳邊升起了一陣寒氣,低頭一看,只見腳邊的河水不知何時都已經凍上了.

這山洞里面溫度一直都還尚可,並不如外頭那樣冷,但是這河水一下子全都凍住也算是奇景……

云爾咽了口口水,默默地朝著另一邊干燥的地方挪了挪,似乎是有點兒害怕等會兒云落一個不注意把他也給凍上了.

洛云橫盯著那已經結冰的河面看了半天,隨後伸出雙手捧起了云落的小臉蛋,十分擔憂地問道,"寶貝兒,你還好吧,怎麼會這樣啊?!是不是練功練得走火入魔了?!!!"

云落無奈地將洛云橫的雙手給巴拉開了,隨後淡淡說道,"內力上了一層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洛云橫此時也已經感受到了云落小小的手掌心傳來溫熱的觸感……這小家伙明明不是燒火棍也不是冰棍,怎麼就能又生火又結冰的呢?!

然而云爾此時卻是捧著臉一臉的花癡樣看著云落道,"呀……不愧是我家少主人,果然是居家旅行必備啊!!"

云落有些無奈地扶額……這兩個大人腦袋里一天到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比自己還幼稚的感覺.

正在三個人都各自想著心思的時候,就突然聞到了一陣香味……云爾這才想起來山雞還在烤著呢,于是連忙快手快腳地將那一地的雞毛內髒都收拾了,隨後洗了洗手,回頭用一塊隨身攜帶的鹽巴跟剛剛偷來的蜂窩里頭的蜂蜜烤肉吃.

洛云橫神情複雜地看了云爾一眼,"你怎麼還隨身攜帶鹽巴這種東西?!"

云爾輕咳了兩聲,有些怨念地看了洛云橫一眼……身為一個吃貨,又要經常跟著這兩個主人到處跑,有時候還是些荒山野嶺,不隨身攜帶一點兒調料烤點野味改善一下伙食,該怎麼活下去啊.

沒一會兒,山雞就已經烤熟了.洛云橫跟云爾十分不拘小節地拿著雞腿啃了一嘴的油,但是云落卻是那一把匕首將雞肉一片片地從山雞身上割下來,然後慢條斯理地放進嘴里細嚼慢咽……

云爾倒是不覺得有什麼,只是洛云橫看著看著,就忍不住捂著心口開始自我反省.她跟自己的兒子比起來,實在是太邋遢了,實在不配作為他的娘親啊!!

不過她轉念一想,上輩子自己也是個女漢子,沒什麼丟臉的,因此便還是放心地啃著雞肉.

就在這三人都吃得不亦樂乎的時候,云落卻突然放下了手中的匕首,從懷中拿出了一塊潔白的帕子,擦了擦自己的小手,隨後又十分溫柔地幫洛云橫擦了擦嘴邊的油漬,冷不丁蹦出來一句,"有人來了."

洛云橫嘴里叼著一片雞肉有些驚魂未定地盯著自己的兒子看了一會兒……倒不是因為別的,而是因為他兒子居然如此溫柔地替她擦嘴巴!!實在是太幸福了.

而云爾則是微微皺著眉頭說道,"怎麼我一點兒聲音都沒有聽見?!"

此時洛云橫也反應過來了,快手快腳將自己手上的雞爪子啃掉,隨後側耳聽了聽,也有些不解地看向云落,"是啊,我也沒聽見啊,你怎麼知道有人來的?!"

云落皺著眉頭,小臉皺了皺,看起來似乎是有些不爽,"還不止一個人,最起碼有四十人以上."

話音剛落,云爾跟洛云橫就覺得自己再次受到了驚嚇……五十個人接近這里,他們竟然都完全聽不到一點兒動靜?!兩人開始認真反思最近是不是沒有好好練功,所以功力衰退了.

只是兩人剛剛開始反省,就聽云落又突然云淡風輕地說了一句,"應該是在半山腰上掉著,估計一刻鍾以後才會下來."

洛云橫看了云落一會兒,隨後又撲到了石床上將原本云落在潛心研究的那一本內功心法給拿了過來,翻來覆去地看,一邊看一邊說道,"這其實不是什麼內功心法,而是修道成仙的吧……為什麼那麼遠距離的聲音你都能聽到?!真成千里眼順風耳了不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五十七章:生死難料
下篇:第二百五十九章:少宗主你成神了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