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五十五章:虎丘山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五章:虎丘山

慕坤此時也是覺得棘手.因為這虎丘山在西陵的國界當中,屬于最危險的地方之一.許多人進了這虎丘山,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而且站在斷崖旁邊往里頭看,就感覺里面深不見底……

慕坤曾經讓人扔過一些上百斤重的鐵礦下去,但是扔下去以後卻一點兒回聲都沒有.

可見這虎丘山有多高了.按理來說人掉下去應該是必死無疑的,但是換做是這三個人的話……慕坤卻並不怎麼放心.

先不說洛云橫功夫如何,單說那個小孩兒,就已經是不知深淺的角色了.若是他們能從這虎丘山中逃出去,那自己豈不是就功虧一簣.

于是,慕坤就順手將慕淵塞給了一旁自己的侍衛,隨後對身邊的其中一個黑衣人說道,"去給我調一萬精兵過來,將這山谷圍住!!"

于是,那黑衣人便立刻走了,也不說一句話,動作雖然敏捷但是十分不自然,看著就不像是人能做出來的動作.

慕淵則是皺著眉十分的不贊同,"三弟,這事情若是鬧大了,對我們兩國可是不好.要不咱們就回去等著,若是他們當真出來了,再光明正大打一仗?!"

誰知慕淵此話剛剛說出口,就被慕坤狠狠瞪了一眼,瞧著他冷笑著說道,"若不是你的話,他們現在怎麼會掉進虎丘山里?!這山谷里頭全都是野獸瘴氣,到時候要怎麼找你可知道?!你放個人容易,我要重新抓回來卻是難上加難."

不過話雖然這麼說,慕坤還是老老實實布置人馬圍攻虎丘山了.因為慕坤心中十分清楚,與其用數十萬人跟東罕打,倒不如少用點人多花些力氣把洛云橫再找回來.而且現在再加上一個她的兒子,到那時候,東罕就算想要不聽話都不行.

與此同時,正在急速往虎丘山下落去的洛云橫卻是松了一口氣.因為她仰著臉就可以看見,那些毒人們雖然用那一雙雙黑漆漆恐怖的眼神看著自己,但是卻並沒有跳下來……

按照慕淵剛才所說的那些話,這些毒人應該是被淬了毒的,稍微碰一點點就容易送命.跟這種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比起來,這萬丈深淵實在是可愛太多了.

一邊往虎丘山中掉落,洛云橫一邊摸著下巴想,自己果真是活得太苦逼了,自從來到這兒以後,就沒有睡過一個好覺啊.

在這麼下去,魚尾紋都要出來了!!

于是,洛云橫十分不悅地一扭頭,瞪云爾.

云爾被洛云橫瞪得莫名其妙,只得給云落使眼色求救.

云落無奈,伸出小手輕輕拍了拍洛云橫的胸口道,"算了,認了吧,你這輩子就是勞碌命了."

洛云橫看著這小小年紀的云落說出這麼老氣橫秋的話語,差點兒笑出聲來,不過還是努力板著一張大黑臉說道,"這什麼鳥不拉屎的地方,怎麼都掉了這麼半天了還沒見底啊."

但是洛云橫的話剛剛說完,她就突然感覺到原本被自己抱在懷中的云落往一旁輕輕松松一滾……就從洛云橫的懷中滾了出去.

洛云橫有些驚慌失措地想去抓住,但是卻突然看到了云落臉上有一些算計的表情.

與此同時,洛云橫就聽到了嘩啦一聲……隨後自己就突然感覺到了一陣冰涼……

等到洛云橫再次從水里出來的時候,她的臉色很難看.因為很顯然她此時已經知道了剛才云落突然滾下去的真相,很明顯就是云落比自己先一步知道下面是泉水,但是卻故意沒有提醒自己,而是自顧自躲開了.

而云爾這家伙也真是可惡,跟著云落躲開了……于是,洛云橫就當著兩人的面落入了水中,那叫一個狼狽啊.

洛云橫從水中爬出來,抹了把臉以後就要去揪云落的耳朵,卻被云落靈巧地躲過,他一邊躲一邊還對云爾說道,"別看了,再看就要被某人挖眼珠子了,快去燒點柴火取暖吧."

云爾最聽的就是他們家少主人的話,于是便屁顛顛去燒柴火去了.

直到這時,這三人才有心思抬頭好好打量一下眼前的這個地方.這才知道原來這斷崖地下並不是什麼讓人覺得懼怕的地方,反而還有些像是世外桃源.

只見這斷崖下邊是一個橢圓形的山谷,山谷正當中有一個水潭,正是剛才洛云橫掉下去的這個.這水潭的潭水十分清澈,一眼看去還能看到底,地下還有些小魚兒在游來游去.

不過洛云橫心中卻是明白得很,這潭水其實非常深,只不過因為清澈所以看著淺罷了.也多虧了這潭水深,否則自己剛剛那一落下去非重傷了不可.

而在這水潭的周圍則是長著一種紅黃黑三色相間的花朵,看著樣子有點兒虎頭虎腦的,花瓣分布不均勻,而且顏色奇怪,倒是還真有點兒像老虎,難怪叫虎丘山了.

而在這水潭對面的,就是一個黑漆漆的山洞.

這山洞看著不像是純天然形成的,更像是被人給鑿出來的,只不過不知道到底是誰這麼無聊了……

此時云爾正抱著一堆柴火在山洞里面生火取暖呢.洛云橫到底是個女人,身上濕漉漉的不太好,也容易生病.云落這一輩子可能誰都不在乎,最在乎的就是自己這個寶貝娘親,于是連忙趕著洛云橫去山洞里頭曬衣服去.

此時云爾也已經將篝火點好了.細心的他撿了兩堆篝火回來,還在山洞門口也生了一堆火,此時洛云橫將自己的外袍掛在了云爾搭起來的架子上,就將山洞內外給隔開了.

云落跟著云爾在山洞門口坐下,抬頭仰著臉看著眼前的景色,突然覺得這滿地花兒看著有點兒詭異,而且越看越覺得眼暈,于是便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微微眯起了眼睛.

此時,洛云橫也已經在後頭換好了衣服了,探頭出來對云落笑著說道,"兒子,害什麼羞呀,進來跟娘親嘮嘮嗑."

云落頗有些嫌棄地看了洛云橫一眼,隨後又往山洞外頭坐了坐,那意思--不跟你一塊兒,丟人!!

"嘿呀你個小兔崽子!!"洛云橫捋胳膊挽袖子就要上前教訓這小子,但是卻冷不丁被腳下的一個東西絆了一跤,隨後就往前摔去,連帶著這衣架子也同時往前摔.

云落無語地望天翻了個白眼,隨後就抬手一掌用掌風將洛云橫連同衣架子都拍了回去,順便站起來拍了拍自己衣裳上面的塵土,十分嫌棄地說道,"這麼大人了怎麼走路都還走不穩."

洛云橫睜大了眼睛瞪著眼前的這個小子,恨不能將他撈過來狠狠敲打一頓,怎麼跟娘親說話的呢!!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洛云橫卻看見自家這個機靈鬼兒子正緩緩蹲下了身子看著地上的一個東西.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傷我兒子殺無赦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地下秘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