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五十四章:傷我兒子殺無赦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五十四章:傷我兒子殺無赦

若是到時候慕淵再跟東罕的人馬來一個和解,到那時候……自己就算可以回到西陵,皇位也是不用想了.

想到這里,慕坤眼中便一閃而過一絲不甘……正在這時,下面傳來了一絲騷動的聲音.

洛云橫定睛一看,只見林子里不知何時已經圍滿了上百個黑衣人,這些黑衣人臉上都帶著紅色的面具,手中拿著弓箭,背上似乎還背著什麼東西,但是隔得太遠了,洛云橫看不大清楚.

此時,云爾也已經落到了洛云橫的身邊,伸手一提即將掉下去的慕淵,皺著眉頭說道,"不對,這些人都沒有氣息."

的確,洛云橫也絲毫沒有感覺到這些人的靠近.若非這些人自己弄出了聲響,大概洛云橫都還不知道呢.

此時,同樣臉色變得十分難看得還有云落.

只聽云落冷哼一聲,隨後質問眼前已經有些招架不住的慕坤道,"這些都是什麼東西,惡心死了."

慕坤微微一笑,隨後對云落說道,"怎麼,你個小孩兒竟然還能分辨出這是東西不是人麼?!"

只不過慕坤的話音剛落,云落便冷笑一聲,"我個小孩兒還能將你生擒呢."說著,云落又朝著慕坤的下盤攻去,雖然被慕坤堪堪躲過,但是慕坤的靴子上卻也出現了一個刀口.

就在這時,下頭那些沒有氣息的黑衣人突然都舉起了手中的弓,但是他們所使用的並不是弓箭,而是一個個紅色的水囊之類的東西……鼓鼓囊囊的,遠遠看去應該像是裝著什麼液體.

云爾一看,就忍不住錯胳膊,嘴里念叨著,"不是吧,這玩意兒看起來這麼惡心,會不會是狗血什麼的啊?!"

然而慕淵此時的臉色卻是大變了起來,一個趔趄差點從樹上摔下去,還好云爾在搓著滿身的雞皮疙瘩的同時還提溜著慕淵的衣領子.

此時慕淵整個人看起來都不太對,變得異常激動,一把拉住了洛云橫的衣袖就說道,"長公主,務必要讓小公子趕緊回來!!那些水囊里頭裝的都是劇毒,只要沾上一點點就會當場斃命的!!我們必須馬上離開這里!!"

"什麼?!"洛云橫此時也已經收起了開玩笑的心思,眼看著那些水囊就要飛上來了……倘若那些水囊當中當真是液體的毒藥,到時候飛上來被慕坤用刀劍一掃……那這些毒液可不得滿天飛了麼?!

到時候別說是沾上一點點,被淋個透心涼也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啊!!

于是洛云橫趕緊蹦起來對云落說道,"云落,快回來!!那卑鄙小人要用毒使詐!!"

而云爾則是有些奇怪地看了慕淵一眼道,"那為什麼那些黑衣人看到這些水囊都不怕的?!"

"哎呀!!"慕淵此時也是急壞了,一邊皺著眉說道,"那些都是毒人,專門用來煉毒的,平自然不怕了!!這些毒液都是這些毒人身體當中的雪水……他們一直都被封存在各種毒藥當中,早就已經不是人了!!"

"難怪那麼惡心!!"云爾皺著眉直嘟噥,"你們西陵皇室是瘋了吧,竟然用這種東西,也不怕遭天譴啊!!"

慕淵也無奈,"這些都是高後下令制作出來的……慕坤之所以會用,也不過就是用著順手而已.這些毒人都是萬金都買不到一個的,他們的毒液更是堪比金水."

洛云橫氣得差點將樹冠都給踹了,皺著眉語氣十分不善地說道,"什麼金水銀水的,比這玩意兒可可愛多了!!這得多惡心啊……別傷著我兒子,否則我跟你同歸于盡啊!!"

云落原本看到下頭的動靜就覺得不太對,但是卻不敢肯定這慕坤到底要搞什麼鬼,于是便想要看看,不打算這麼早撤退.可是就在這時候,他卻突然聽到了洛云橫所說的這句話,不禁眉毛一挑,這麼說來,他這位娘親還是蠻關心他的嘛.

就在云落分神的這麼一瞬間,一個紅色的水囊已經穿過樹葉朝著云落所在的地方飛過來了,云落下意識就想要用手中的云中劍去砍……但是他還沒來得及伸手,就被斜刺里突然竄出來的一個人影拉到了另一邊.

云落定睛一看,只見眼前抱著自己死不撒手一直跑的,就是自己的娘親洛云橫.

云爾見洛云橫抱著云落就要跑了,于是便想要跟上……只是他的腳剛剛一動,就發現自己的衣擺被人給抓住了,回頭一瞧,只見是慕淵正可憐巴巴地看著他.

云爾無奈,只得將慕淵一起帶上.

四個人就這麼在偌大的林間穿梭,洛云橫臉上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那麼難看.因為此時她面臨的情況十分凶險.

只見林子里不知何時已經布滿了這些個黑衣人,而且每一個的身後都背著一副背囊,當中放滿了那種紅色的水囊,可見都是毒藥.

洛云橫光是想象了一下這些水囊需要多少人的血來做成……就不禁有些犯惡心.

就在這時,洛云橫聽到身後傳來一陣風聲,于是便回頭一看,只見那慕坤此時也正追著她過來.

眼下後面還有人追著,下頭又都是這些個毒人,就只有前面一條路可走了.她又不能上天入地,輕功用久了也是要累的,這樣拖下去可不是個事兒.

正在這個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想要幫助他們,只見這無邊無際的樹林子突然到一半就斷了……洛云橫放眼一看,只見前面有個斷崖,這斷崖看起來還有很有些凶險,因為洛云橫一眼看不到底,只怕是有萬丈那麼高.

但是同樣的,在這麼高的地方,那些毒人們總不能再下去了吧?!

果然,那些毒人們都均勻分布在了斷崖邊,但是又跟斷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看來還是有思想的,並不全都是死物.

于是洛云橫便抱著云落就往那斷崖里頭跳.

云爾也要拽著慕淵往下跳,但是卻被慕淵抓住了袖子,十分急切地說道,"不行啊,這地方跳不得,這虎丘山若是下去了,可是有去無回的地方啊."

云爾不滿了,瞧著慕淵挺不順眼的,這家伙就只能拖後腿,于是便將他朝著身後慕坤的方向一扔,"算了,你還是回西陵當你的皇子去吧."

說完,云爾就跟著洛云橫往虎丘山的斷崖里頭跳了.

慕坤正追得緊呢,眼看著就要追上了,但是卻看到迎面飛來了一個黑乎乎的龐然大物……接到手中一看,只見這玩意兒不是別的,正是自己的大皇兄呢.

于是慕坤就只能將慕淵在空中掄了一圈,隨後有些不滿地看著他說道,"你跟那些人攪和在一塊兒做什麼?!!!"

慕淵眨眨眼,隨後指著虎丘山道,"他們進去了,怎麼辦?!"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五十三章:云中劍
下篇:第二百五十五章:虎丘山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