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四十九章:高後出現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九章:高後出現

慕淵此時臉上的神情就像是找到了一個知己一樣的那麼高興,看得慕坤心中莫名其妙地有那麼點兒不舒服.

只是現在沉醉于美食跟美酒只見的洛云橫跟找到了知己似的慕淵顯然都沒有注意到慕坤難看的臉色,當著慕坤的面就開始各種跟洛云橫討論起了這天下的美食美酒起來.

聊完了這些,兩人還豪邁地隔著空氣碰杯,頗有些相見恨晚的意思.而原本身為主帥坐在主座上的慕坤則是黑著一張臉,徹底被無視了!!

于是,慕坤便將手中的杯子往桌子上重重地一放,成功地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

洛云橫皺著眉看了一身紅衣銀色軟甲的慕坤一眼,挑著眉似乎有點兒不大高興,"怎麼,三皇子手不好使啊?!這麼小個杯子都抓不穩."

慕淵聽了洛云橫這話,似乎是臉上有些繃不住了,便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西陵的皇帝軟弱沒有主見,朝中實際掌權的人其實是高皇後,但是高皇後並沒有子嗣,因此西陵皇帝的這些皇子們競爭十分激烈.

其中三皇子是十分睿智勇敢的,有勇有謀很受皇帝的賞識,但是大皇子卻溫厚仁慈,十分得百姓的民心.而其余的幾個皇子則是資質平庸了,因此這兩個人可算是最有可能繼承皇位的人,也是彼此眼中最重要的敵人.

如今三皇子慕坤見自己竟然被慕淵給嘲笑了,一時間心中也是有些不爽,于是便冷眼看著洛云橫提醒道,"別忘了你現在是什麼身份."

洛云橫如果真是那麼好欺負的人,也就不會生出云落這樣強悍到可以因為心情不爽而填平整座山的兒子了……因此洛云橫便微微一挑眉,十分優雅地放下了筷子,朱唇輕啟道,"你覺得你自己現在身份比我高?!你倒是殺了我試試?!"

慕淵看在眼里,只覺得自己憋笑憋得都快內傷了……果然,就看見三皇子慕坤的臉上變顏變色的,但是又不能發作,可算是氣得不輕.

慕坤看了一眼這似乎是商量好了要來氣自己的兩人,恨恨地將茶杯摔在了地上,隨後就拿起了佩劍大跨步走出了軍帳.

等到慕坤的腳步聲完全消失了以後,慕淵才轉過頭笑得十分疲憊地看著洛云橫道,"你是故意的麼?!哈哈哈……我這輩子都沒見到過他這樣的神情!!"

洛云橫一邊剝著蝦皮,一邊用一種看神經病一樣的眼神看著慕淵,心說這人不要緊吧?!看見自己的親弟弟被自己氣成這樣竟然還這麼開心?!

于是洛云橫的嘴角就禁不住抽了抽,"你想太多了……"

慕淵此時也已經停止了放聲大笑,而是看著洛云橫道,"喂,你怎麼會一個人被慕坤俘虜到這兒來?!你的兒子不是聽說很厲害麼?!"

慕淵不提這件事還好,一提這件事,洛云橫就覺得自己的食欲又要沒了……這西陵的皇子還真是一個賽一個的那麼不可愛啊.

于是洛云橫便只能無奈地回答道,"虎落平原被犬欺動不動?!"

慕淵倒是很給洛云橫的面子.不知道為什麼,洛云橫總覺得慕淵似乎是對自己十分客氣,一點兒敵意都沒有,倒像是朋友一樣還能跟自己聊聊感興趣的話題,可比那個面癱臉慕坤好多了.

同樣是面癱臉,烈西曉有時候還能表現得將狂野,頹廢,性感跟帥氣集于一身……但是這個慕坤給人的感覺就只有兩個字--欠揍.

再加上這個人那面無表情的樣子很容易讓洛云橫想到烈西曉……洛云橫不禁皺了皺鼻子,以烈西曉跟云落的功夫,完全可以潛進來將自己救走,可見烈西曉應該還有什麼目的要進行,因此就攔著云落了.

不得不說,烈西曉當真是一個帝王之才,關鍵時刻,他最為顧忌的,不會是某一個人,而是整個最大的百姓群體.

比如為了天下蒼生,烈西曉可以讓洛云橫去死,但是等烈西曉平息了一切事情之後,他就會跟著洛云橫去死.

這個人,心中有情有義,卻偏偏被世人看做了最為恐怖的惡魔.其實世人的眼睛哪兒就是雪亮的了?!老天其實有眼著呢,哪些人需要壞,哪些人需要好,他都十分分工明確.

慕淵見此時軍帳里不知何時只有自己跟洛云橫兩個人了,于是便將自己屁股下面的凳子一點點挪到了洛云橫的對面,坐在了那兒跟洛云橫對視著,手里頭還拿著一串烤肉,吃得滿嘴油乎乎,而且任由那些烤串上的油就這麼流到了自己雪白的衣衫上.

洛云橫倒是也額毫不在意這位皇子就這麼毫無形象地跟自己一起吃飯,只是戳著眼前的這道醉蝦,眯著眼睛說道,"這醉蝦用的可是陳年花雕,成本不小啊,看不出來,你們這位三皇子軍營里面的伙夫還蠻有品味的."

慕淵的嘴角抽了抽,伸手從自己的袖口拿出了一張帕子擦擦嘴道,"你是真不記得了還是忘了?!"

"什麼?!"洛云橫有些不解地抬頭看向了慕淵.

慕淵輕歎了一口氣道,"這些菜都是我給你選的,是你最愛吃的菜,那時候你說過你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些菜的."

洛云橫一聽,心里就是一咯噔,心說不是吧,難道這位慕淵竟然跟自己認識?!只是為什麼自己腦海里一點兒印象都沒有?!

于是,洛云橫便放下了手中的醉蝦,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對慕淵說道,"你的意思是,我認識你?!"

慕淵微微一愣,隨後哭笑不得地說道,"您該不會真的是貴人多忘事吧?!"

洛云橫盯著眼前的這個斯斯文文的年輕男子看了好一會兒,隨後才指著慕淵道,"你……"

慕淵用一種十分渴求的眼神看著洛云橫道,"你終于要想起來了麼?!"

洛云橫驚詫地看了慕淵一眼,"哦……我還是想不起來."

慕淵抹了一把臉,眼神似乎是還不願意放棄地看著洛云橫,然而接收到的卻只有洛云橫有些無辜的視線.

于是慕淵就只好為自己說話,"那什麼,六年前,大烈國京城里的順風酒樓,還記得不?!你請了我吃飯的."

不過,不管慕淵怎麼說,洛云橫還是巍然不動.很正常,因為六年前洛云橫還沒有到這兒來呢.

不過這個大皇子看起來跟自己交情匪淺的樣子,要不然還是試探一下?!于是洛云橫便突然做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哦……是你啊."

慕淵到了此時才松了一口氣,隨後十分自來熟地對洛云橫道,"我一聽說慕坤把你抓住,我就急忙趕來了."

洛云橫眨眨眼,舉著筷子有些不解地問慕淵道,"你來做什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四十八章:云落小修羅
下篇:第二百五十章:大殿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