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四十三章:西陵皇子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三章:西陵皇子

烈西曉湊過來一看,只見這畫上畫的是一個年輕男人,這男人生了一雙帝王專用的重瞳子,整個人看起來氣場十分強大,穿著大紅色的衣裳跟黑色的紗衣,正站在大雪之中.

這樣的畫,看起來原本還是有點兒惆悵的.只不過一想到這人這一次是要來拿自己的命的,就忍不住撇了撇嘴,"這西陵的皇子公主們,有一個靠譜的沒啊?!上次是個傻公主,這會兒又蹦出個皇子有青光眼白內障?!!!"

烈西曉跟云落都十分不解地歪過頭看著洛云橫,這場面看著還有點兒可樂,父子倆一同問道,"什麼是青光眼白內障?!"

"額……"洛云橫磨了半天的下巴,終于算是憋出了一句說道,"就是眼睛髒兮兮啦."

烈西曉跟云落都有些懷疑地看了洛云橫一眼,不過見她臉皮十分厚,似乎是沒有什麼想要改變一下說法的意思,于是就都不再追問了.

洛云橫看了一眼這父子倆,只見他倆此時一個正坐在馬車當中的軟墊子上閉目養神,云落則是將小小的腦袋靠在了烈西曉的腿上,懷里還抱著一本書籍,也打算香噴噴地睡一覺.

這畫面倒是出其不意地和諧.洛云橫看了半響以後,便微微笑了笑,隨後伸手戳了一下烈西曉的肩膀,說道,"你說,這個三皇子來頭這麼大,咱們要怎麼對付他?!"

烈西曉淡淡地瞥了一眼洛云橫,隨後不大高興地說道,"誰想要當主帥的,誰就自己想主意."

洛云橫聽了,有些不悅地看了烈西曉一眼,那意思--小氣!!

烈西曉伸手把玩著云落垂在自己身上的,烏黑柔軟的發絲,眼中是一閃而過的促狹.原本想要攔著洛云橫不讓她出來顯擺,當時偏偏攔不住,現在想想,能讓她鍛煉鍛煉也是好的,畢竟大烈國的皇後還是需要有兩把刷子的.

于是,沒人給出主意的洛云橫便只能自己琢磨眼下的情況.她一手拿著一支朱砂筆,一手捧著地圖,皺著眉頭看了半天,隨後在地圖上畫上了一個小圓圈.

這圓圈不是別的,而是西陵跟東罕接壤的地方里頭的一個小山村,這山村在一個峽谷里頭,若是要到東罕,勢必要經過這個山村,可是這個山村地勢險要,不容易被人發現的同時,也有些難走.

洛云橫琢磨著,要不先帶著小部分的人進去,將山村當中的居民遣散,隨後帶著雷火彈將這峽谷給夷為平地.西陵的人必然不會想到自己會這麼做,到時候就殺他一個出其不意!!

于是,洛云橫的臉上就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殊不知,就是她心中的這個好主意,差點兒讓自己斷送了性命.

不過這也是後話了.

烈西曉見洛云橫此時靠在馬車的軟墊子上,似乎心情很好地看著地圖,便有些不解地問道,"想到什麼好主意了,開心成這樣."

洛云橫淡淡地瞥了烈西曉一眼,隨後將地圖藏到了自己身後,那意思--你不給我出主意,我也不給你看主意.

無奈,烈西曉這個男人對付誰都有一套,唯獨對待自己的這個妻子,那是一點兒辦法都沒有.于是他便只能苦笑著坐了回去,只希望洛云橫這次可以平安無事就好.另外那個三皇子打不打得過,都不重要.反正就算是東罕輸了,大烈國也照樣可以將西陵踏為平地.

馬車就這樣一路平穩地朝著西邊前進.一直到了五日之後的清晨,大部隊總算到達了這個峽谷的前頭,眼看著前面就是千丈高的山了,于是洛云橫便下令在原地安營紮寨,等待下一步行動.

將士們瞧著這位長公主此時正穿著一身紅衣,外頭套著一件金絲軟甲,一頭長發高高豎起,只有一條白色的發帶垂下,臉上沒有一點兒胭脂水粉,但是依舊明豔動人,都不禁覺得有些驚為天人.

而烈西曉一身黑衣,金絲滾邊,站在這位長公主的身邊,也是異常般配.

然而就在將士們覺得看著這兩個人挺順眼的時候,洛云橫卻覺得自己心里還挺有些郁悶的.

不為別的,就為烈西曉這一身帝王氣概往自己身邊一戳,自己這主帥的風頭就要被搶光了!!

于是,洛云橫很有些不滿地看了烈西曉一眼,那意思--你搶我風頭了!!

烈西曉面無表情地看了洛云橫一眼,穩如泰山地站在她的身邊一動不動.

再看那些士兵們,瞧著烈西曉的樣子無不崇拜.這可是大烈國的皇帝啊,一代梟雄,戎馬皇帝啊!!必須得抓緊時間好好多看幾眼.

洛云橫無奈,一把拽住了烈西曉就往大帳里頭帶.烈西曉很有些意外地被洛云橫帶進了大帳了,似笑非笑地看著她,"怎麼今天難得這麼主動?!"

洛云橫差一點兒就想拔出手邊的劍狠狠戳烈西曉一下,但是卻還是遲遲下不去手.她伸手推了烈西曉一把,"不行,你在這兒我要分心,等會兒我帶人進山谷,你在外頭給我等著!!"

烈西曉薄唇微啟還想要說兩句什麼,卻被洛云橫一下子按住了嘴巴狠狠瞪,那意思,如果烈西曉還敢發表什麼意見或建議,直接就要被趕出軍營.

無奈,自己這個王後什麼都好,就是調皮了些……嗯,沒錯,就是調皮.想到這里,烈西曉伸手輕輕撫了撫洛云橫一頭黑亮的秀發,眼中滿是寵溺.

云落雙手抱胸冷眼看著這兩個大人……他爹這眼神是怎麼回事?!那個可以所向披靡的戎馬皇帝去哪兒了?!為什麼眼前剩下的就只有一個這麼溺愛妻子的無腦丈夫?!!!

不過事實證明,烈西曉還是有腦筋的,只聽他還是輕笑著說道,"我不去沒關系,但是云落必須跟著你,否則我直接去西陵殺了他們的皇帝."

洛云橫此時真的想要拔出佩劍了,但是她的雙手卻被烈西曉用力抓住了,他臉上的笑容云淡風輕,但是語氣堅決不容拒絕地說道,"就這麼決定了."

就在洛云橫還想要出口反駁兩句的時候,卻聽到下頭也傳來了一個脆生生的聲音,"我也覺得這樣比較穩妥."

洛云橫望天翻了個白眼,終于是忍不住了,"穩妥個大頭鬼啊!!你還是一個未成年啊未成年!!怎麼可以這樣?!!!"

誰知云落卻只是輕輕挑了挑眉頭,十分鎮定地開口說道,"要我不去也行,除非你現在就把我打趴下."

洛云橫覺得自己要被這父子倆氣瘋了……誰不知道云落是繼承了暗宗老宗主的全部獨門絕學的,就算是自己再怎麼厲害,現在也最多就是跟這小子打個平手.而且……現在這小子跟他爹顯然是一邊的,若是自己跟云落打架的時候,烈西曉暗算自己怎麼辦?!!!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西陵軍隊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峽谷紛爭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