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四十一章:別跟我搶啊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四十一章:別跟我搶啊

洛牧九無奈地望天,為什麼明明他才是東罕的國主,可是這些糟心事兒為什麼洛云橫要跟自己搶著干啊?!

其實事實只有一個,那就是洛云橫實在是太閑了,閑得有些沒事兒干,剛好又看這位西陵的國主挺不順眼的,滅了就滅了唄,反正對于百姓們來說,不過就是換了個更好的居住地而已.

無奈,雖然洛牧九不知道洛云橫是怎麼說服烈西曉的,也不知道剛剛在屏風後面這兩個人差點兒就上演了一副現場春宮圖……于是便十分天真地答應了洛云橫的要求.

而洛云橫則是拿著元帥的掛印覺得有些吃虧,剛剛被那禽獸給非禮了個夠,下次一定要非禮回來!!

事不宜遲,西陵已然大兵壓境,那麼東罕也應該趁早出發,原本洛云橫是打算當天就出發走了的,但是卻還是被最近顧家有方的烈西曉抓去吃了一頓豐盛的菜肴,順便說服了洛云橫帶著自己一同上戰場.

洛云橫只記得當初自己喝得暈乎乎,于是就隨後答應了烈西曉提出來的這些要求,還樂呵呵地覺得烈西曉真是個體貼的好丈夫.

直到大兵出征前一天,洛云橫要掛帥出征的時候,看見了自己的白馬身邊竟然還有一批黑黝黝的黑馬,而馬上坐著的不是別人,正是烈西曉.

文武百官們原本是要夾道歡送大隊伍出征的.只不過這時候一眼看到了馬上殺氣騰騰的洛云橫長公主跟一派氣定神閑的烈西曉,于是便開始默默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了.

洛云橫不滿地看了烈西曉一眼,"你之前跟我說的那些事兒難道不是說著玩兒的嗎?!你身為皇帝打仗還不夠多啊?!!!"

烈西曉則是無辜地眨眨眼,"你看我什麼時候跟你商量事情是說著玩的?!你看云落像是被我們倆給玩兒出來的麼?!"

于是,眾人的視線都落到了站在洛云橫身邊,個子小小穿著一身白袍,跟個白色糯米團子似的云落.

云落心中也無奈,他這位娘真是越玩越大發了,不過話說回來,自己瞅著那西陵國也是滿不順眼的,若是能收拾了也好,給他舅舅省點事兒.

洛牧九跟文武百官們則是放下了心來,這有大烈國的皇帝作保,難道洛云橫還能吃虧不成?!

于是,隊伍便浩浩蕩蕩地出發往邊關去了.這若長的隊伍從皇城門外的官道上走過,遠遠看去就像是一條紅色的長龍,看起來還真是讓人覺得十分能夠鼓舞士氣.

洛牧九站在城樓上看著這長長的出征隊伍越走越遠,直到完全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那個虎了吧唧的大將軍也已經被洛云橫封為副將帶走了.要知道那種戰無不勝的運氣,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有的.洛云橫打算就把這位大將軍拿來鎮宅.

"話說回來,西陵這次的元帥是誰?!"身為大烈國的皇後,洛云橫倒是十分稱職地打算打聽一些對方的主帥,看看對方到底是龍還是蟲.

一直跟在洛牧九身後的大將軍不禁抬頭看了一眼這位主帥,只見此時洛云橫已經穩穩地在馬上坐定了轉過頭問自己道.

大將軍愣了一下,隨後從懷中拿出了軍報,眼神十分複雜地說道,"這……這位西陵國的主帥,不是別人,正是西陵國的三皇子."

大將軍這話剛說完,就聽到另一頭烈西曉冷笑了一聲說道,"又是個拿皇子來送死的.這年頭的皇帝是生兒子太多了麼?!要我看,要生就生一個,省得到時候還要想辦法給他們策劃好自己死了能換來什麼寶貝."

只可惜,這為三皇子能不能看透這一點,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而此時,西陵國的邊境也已經是亂成了一鍋粥,完全沒有給東罕的軍報里寫得那麼齊整.

這是為何?!因為西陵國的主帥也是一位了不得的人物,那就是他們的三皇子.

這位三皇子別說,還真是有兩把刷子.之前西陵國有過一次小規模的混亂,那就是被這位三皇子擺平的,這位三皇子在西陵國那就是修羅一樣的存在……同時,聽聞這位三皇子跟慕靈的關系還不錯,算是兄妹情深.

兄長給妹妹報仇什麼的,自然就是最合適不過的理由了.

這一日正午剛過沒多久,將士們吃完了大鍋飯,就准備輪班休息了.西陵作戰的規矩很簡單,那就是吃好睡好打好仗.將士們午膳過後就會有半個時辰休息的時間,而且是輪班休息的.

這不,這些戰士們剛剛脫下了身上重重的鎧甲,一頭栽倒在軍床打算美美地會周公的時候,就聽到外頭一陣鑼鼓喧天.

于是,剛剛開始打呼嚕的戰士們趕緊一個鯉魚打挺又蹦跶起來,去外頭看看這是東罕提前打過來了還是怎麼的了.

結果他們剛剛收拾完畢出了軍營,就看見軍營大門口,一大堆人馬正站在門口呢,這些人馬看起來可比這些將士們要精神多了,而且各個挺拔英俊,像是百里挑一似的.最重要的是,他們穿著的都是紅色的號衣,這遠遠一看還以為燒火了呢.

而為首的那個年輕人就是一個穿著紅衣的年輕男子.這一身紅衣可是講究,不像女人穿的那樣感覺娘里娘氣,也不會過于陽剛,而是一種剛剛好的感覺.

這紅衣是用了蘇州來的雙面繡,里頭外頭都可以看,而且摸上去也一樣.這年輕人身上里頭的那件紅衣就是織錦的,繡著雙面繡的麒麟圖案,外頭一件黑色的紗衣,一頭黑發高高豎起,腰間一條白玉腰帶,此人眼窩深,鼻梁高,眉毛十分英氣,嘴唇有些薄,標准的一個美男子的長相.

而且這男人看著還不像一般的美男子,還美得很有特色.

只不過這位卻是不怎麼愛說話.只見他一手抓著馬缰繩,一手拿著佩劍,將手中的佩劍輕輕一甩,劍穗一晃蕩,他身後的副將就開始代替他宣讀聖旨.

眾人這才知道,原來從今以後自己的大老板似乎是要換人了.

三皇子環視了一下四周,隨後對帶頭的將軍說道,"你們這穿得都是些什麼東西,隨便拿一塊破布披在身上就可以出門打仗了麼?!趕緊給本皇子去換了!!"

于是,這些將軍們只能唯唯諾諾地低頭不語,心說這戰袍不都是長這樣的麼,這位三皇子還真是挑剔啊.

殊不知,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這位三皇子名字叫做慕坤,此人倒還真是一個可用之才,只不過脾氣大了點兒.而且還是分愛乾淨,他所居住的地方,就算是軍營也要一塵不染,而且自己的手下一貫都是穿紅衣服的,十分惹眼.

因此三皇子一到了軍營里,第一件事就是先把這些好不容易舟車勞頓可以睡一覺的士兵們拉了起來,隨後開始對軍營進行了全面大掃除.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四十章:公主禦駕親征
下篇:第二百四十二章:西陵軍隊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