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三十八章:虎符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八章:虎符

到了那個時候,憑著東罕現在國力,還有烈西曉跟洛云橫的幫助,想要將整個西陵拿下,簡直就是易如反掌!!

洛牧九眼睜睜看著慕靈的臉色越來越白,眼睛也眯了起來,有些危險地問道,"對了,朕還沒有問過你,前兩日你帶著二皇子洛云離逼宮的時候,那些兵馬是從哪兒來的?!"

果然,洛牧九的這個問題剛剛問出口,慕靈就渾身一顫,隨後看著洛牧九得眼神也變得有些驚恐不已.

洛牧九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突然明白過來了一些事情,隨後點了點頭說道,"原來如此……你之所以能調動那些兵馬,是因為你手里有東西?!讓我想一想,當初洛云離看起來是那樣得意,就像是一個拿著虎符征戰天下的大將軍一樣……"

洛牧九不過就是試探著隨口一說,但是慕靈的神色卻在聽到虎符這兩字的時候,變得驚恐異常.于是洛牧九心中便明白了,這要命的籌碼就是虎符,而且現在,保不准這虎符還在這位公主身上.

難怪了,倘若西陵的虎符就在東罕的國土之內,那麼哪怕是女兒死了,估計西陵國王也是要過來打個招呼的.

慕靈松開了慕靈,就看見慕靈似乎是脫力了一般緩緩倒下,坐到了地上,雙目無神似乎是收到了極大的刺激.

"交出來吧."洛牧九站起來輕輕地拍了拍自己的龍袍下擺,低垂著眼瞼看著眼前的這個女人,"難道還要朕親自派人來搜麼?!"

慕靈聽著這冷若冰霜的話語,只覺得自己渾身上下都似乎是被凍住了一般動彈不得.

洛牧九見慕靈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便微微一挑眉,隨後對門外的人說道,"天牢里面還有多少人犯?!"

萬德芳就在門口站著呢,他對于朝中內外的事務都是了如指掌的,為了避免皇帝問起的時候,自己回答不上來而受罰.

因此萬德芳便十分順口地答道,"回稟皇上,天牢現在還有人犯四十四人,八個女人,三十六個男人."

洛牧九緩緩地點了點頭,對萬德芳說道,"把那三十六個男人叫過來吧,就說朕讓他們幫忙做點事兒."

說著,洛牧九又淡淡的瞥了慕靈一眼,說道,"三十六個男人,應該有的是辦法讓你交出虎符了."

慕靈怎麼能不知道洛牧九話中的意思,因此在洛牧九打算離開之前便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撲上前去抱住了洛牧九的腿,帶著哭腔求饒道,"不,你不能這樣,我是西陵的公主!!"

"朕已經說過了,朕的皇後昨日暴斃而亡."洛牧九輕輕動了動腳,就十分輕松地將慕靈給踹開了,對她冷笑著說道,"現在你若還想救自己一命,你就應該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

慕靈深深地閉上了眼睛,過了一會兒又張開,隨後緩緩地從自己的腰間摸出了一塊黑玉.這黑玉雕成了老虎的模樣,的確是西陵的虎符.

萬德芳見狀,連忙上前從慕靈的手中接過了虎符,用一塊白色的帕子包起來,隨後對洛牧九說道,"皇上,咱們現在?!"

洛牧九知道萬德芳要問自己打算怎麼處置慕靈.說實話,這慕靈手中若是沒有虎符的話,事情還難辦一些,但是有虎符的話,那就好辦的多了.

若是西陵當真要為了這一枚虎符來跟東罕叫板的話,那麼正大光明給的殺了慕靈,一點兒關系都沒有.反正在百姓們心中,皇後已經死了.

洛牧九沉吟了一會兒,隨後說道,"且等等吧,看看西陵那邊有什麼反應."

"是."萬德芳將虎符收好了,隨後就跟著洛牧九出了別院.在走出門院門之前,洛牧九可以聽到里頭傳來的隱隱的哭聲.可見慕靈也是知道自己現在已經完全成為了待宰的羔羊,氣數已盡了.

然而氣數已盡的,又怎麼可能只有慕靈一人而已.

過了大約十日的光景,一路快馬加鞭帶著人趕路的東罕的使臣就已經到達了西陵的境內.

原本算算日子,這應該是慕靈回門或者是跟父母孝敬禮品的時候,可是只有一個小小的使臣前來,還是有一些不對勁的.

于是,特地在城門口打算迎接女兒的西陵國國主在看見這使臣的時候,心中就生起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果然,這使臣剛剛走進,就撲通一聲跪在了西陵國主的面前,行了個大禮,眼神之中有些悲痛.

西陵國主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這位使臣,不過還是伸手將他扶了起來.隨後使臣才看到自己面前站著一個已經兩鬢斑白,穿著寬大龍袍的帝王.

西陵國主看了一眼使臣以及使臣身後那巨大的車子,有些不解地問道,"你是誰?!朕的女兒呢?!怎麼沒有跟儀仗隊一起回來?!"

使臣于是便從寬大的袖子里拿出了一份詔書,是洛牧九讓丞相許澤寫的.說是原本公主要跟皇帝成婚的似乎後,心中就已經十分高興了,待到晚上洞房花燭之事……似乎是收到了一點兒刺激,于是便引發了心疾.

最後,所有人都知道,心疾這種病是很難治好的,就連妙手回春的太醫也沒有辦法.所以公主就只能被葬在皇陵之中,等待百年之後,跟皇帝同陵.

西陵國主在聽到女兒已經暴斃而亡的時候,臉色就已經難看到了極點,十分大聲地說道,"朕的女兒從小身強體健,從來沒得過什麼心疾,怎麼可能……"

"皇上節哀."還沒等皇帝的話說完,這使臣便十分悲痛地加了一句.

皇帝傷心歸傷心,卻是不能當著大庭廣眾的面痛哭流涕的.他收斂了一下心神,隨後目光就落在了使臣身後的馬車上,只見這馬車碩大,i幾乎已經有半個屋子那麼大了.而且看著這車輪碾在地上的痕跡,應當是裝著很重的東西才對.

于是國主便想到了一件事情……隨後對使臣說道,"這馬車里,都是公主的東西嗎?!"

使臣愣了愣,隨後說道,"哦,這馬車里頭的,原本是皇上賞賜給公主的.當然也,也有一些公主自己的東西."

西陵國主聽了,眼睛微微眯了眯,隨後就大跨步走到了這馬車的面前,自顧自上了馬車,似乎是在翻找著什麼東西.

使臣跟西陵其他的官員們就這麼干站在城門口,看著自己的老皇帝在別人送來的車上一邊找東西,一邊將其他東西都扔出了窗外.

使臣不禁有些納悶,這些東西都是他親自帶著人收拾的,可沒看到什麼特別的,就算是公主的東西,也都不過就是些比較零散的衣裳首飾罷了,用的著如此重視?!

西陵國王在馬車里翻找了一陣,隨後便氣急敗壞地下車,拔劍指向使臣,呵斥道,"你這狗奴才,朕女兒的東西,是不是都被你們偷走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三十七章:真嫌棄
下篇:第二百三十九章:花落誰家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