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三十七章:真嫌棄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七章:真嫌棄

想到這里,烈西曉又有些無奈.

洛牧九一看到云落小臉蛋上那嫌棄的表情,又看到了荷花池中的紅鯉魚,就知道這小家伙在鬧什麼別扭了,因此便哭笑不得地說道,"云落,你怎麼好被一尾小小的鯉魚嚇到呢?!"

云落皺眉看了洛牧九一眼,隨後一扭頭,那意思--就算是丟臉一點也絕對不要碰那東西!!順便云落還在心里狠狠埋怨了他舅舅一頓,為什麼偏偏要在皇宮里養這些個東西.

調戲云落調戲夠了,幾個大人就都在湖心亭中坐下商量事情了.烈西曉今天還是穿著一身黑衣,在陽光照射下可以看見布料上隱藏著的龍紋,照樣讓人看了就不禁心生敬畏.只不過這幾日或許是妻兒都在身邊的緣故,整個看起來倒是還算溫和.

烈西曉抬手給洛云橫倒了一杯熱茶,送到她嘴邊,"喝吧,跟云落貧了那麼長時間的嘴,也不嫌渴麼."

洛云橫原本還不覺得,被烈西曉這麼一說,倒是真渴了,于是便就這烈西曉伸過來的手,將杯中的熱茶一飲而盡.

在這過程中,洛云橫的嘴唇還輕輕碰到了烈西曉的手上,引得身邊的下人宮女們看得都有些臉紅心跳的……

洛云橫則是橫了烈西曉一眼,那意思--你個招蜂引蝶的家伙!!

烈西曉哭笑不得,選擇不跟洛云橫耍小孩子脾氣,于是便轉過頭去對洛牧九說道,"情況如何了?!"

"文武百官都沒有任何異議."說著,洛牧九抬頭看了一眼房頂,笑著說道,"云落的主意倒還真是不錯的."

云落在房頂上微微一挑眉,心說那是,小爺的腦子難道是白長的麼?!

既然眼下百官們都已經被打過招呼了,那麼接下來的事情,就是要派人去通知西陵的國主了.最好是能讓西陵國主就此知道這件事情以後,就識相一點不要再過問了.對于西陵皇帝那樣的人來說,女兒只不過就是個工具而已,兒子才是更為重要的.按照常理來說,他應該不會太過在意.

另外,洛牧九還讓去送信的人帶了一車的賠禮過去,說是自己沒有好好照顧公主,心中有愧.

至于公主的遺體,則是說因為已經是東罕的皇後,所以還是要葬進皇陵.

商量好這些細枝末節的事情,又派人送這位使者除了城門以後,洛牧九就回到了後宮,直接往先前關著慕靈的別院里去了.

慕靈瘋叫了一晚上,現在已經筋疲力盡了,身上還穿著那身大紅色的喜服,只不過喜服早已不再整齊了,甚至還有一些口子……都是被慕靈自己給扯出來的,在她神志不清甚至于失控的時候.

慕靈此時正坐在地上閉目養神.每天早晚,她就會聞到一陣香味,每次聞到那些香味以後,整個人就會變得十分狂躁,但是在中間的那一段時間,她又會清醒,只不過醒過來之後就忘了自己到底是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的.

此時她聽到了一陣腳步聲,于是便睜開了眼睛,入眼就是一雙黃色的靴子,上頭有著金龍的圖案.這種團讓人看著就覺得熟悉,不用問了,就是洛牧九.

只有皇帝才會這樣穿戴.

慕靈現在都不用抬起頭來看這個英俊不已的男子了,只是淡淡地說道,"皇上,就是這樣對待自己的結發妻子的麼?!"

不得不說,慕靈是一個十分有心計的女人,即使到了現在,即使知道眼前的這個男人其實並不對自己有什麼感情,但是她十分懂得善用女人的柔弱來博取同情.

畢竟男人最受不了的就是這個.特別是那些個有權有勢的男人.慕靈從小在宮中長大,早就已經見得多了.那些個後宮里頭的娘娘們,爭寵的時候沒有一個是上趕著跟人吵架的,用的最多的還是可憐兮兮流眼淚訴苦的招數.

慕靈自以為自己現在的樣子已經足夠梨花帶雨,這語氣之中的悲涼之感也已經足夠讓人心疼她了.

只是當她費盡力氣抬起頭來看向這個男人的時候,卻發現洛牧九眼中還是波瀾不驚,一雙黑色的雙眸看著她,沒有一點兒憐憫之情.

慕靈被看得心中一顫,不知為何突然覺得心中有些慌張……這雙眸子就像是能看出自己心中的算計一樣,讓她覺得戰栗不已.

洛牧九其實來找慕靈,就是想來看看她現在已經如何了.捫心自問他跟這個女人並沒有太多的接觸,但是他就是打心眼里討厭這個女人.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呢?!大概就是從她跟洛云橫套近乎想要嫁給自己的時候開始的吧.

慕靈見軟的不管用,于是便開始對洛牧九大吼大叫,"洛牧九!!九皇子!!皇帝陛下!!你可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麼?!你現在在囚禁西陵公主,你猜如果我父皇知道了這個消息,他會如何!!?!"

洛牧九淡淡地一挑眉,雙手背在身後一派的氣定神閑,絲毫沒有被慕靈這猙獰的樣子給嚇到,只見他薄唇微啟,吐出了一句話,"西陵公主慕靈,已經暴病而亡了."

"什麼?!!!"慕靈此時的臉色突然變得慘白,她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經在這些人的算計下,在自己的父皇眼中就要變成一個死人了……

只不過,就在這即將絕望的時刻,慕靈卻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情,隨後就開始瘋狂大笑了起來.

洛牧九用有些探究的眼神看著眼前這個看起來瘋瘋癲癲的女人,現在還不到給她用藥的時間,怎麼突然變得如此激動?!

慕靈此時為什麼突然放聲大笑?!因為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手中的一個籌碼,這個籌碼,可以迫使西陵國王無論如何也要將自己救回去.就算真當她死了,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收拾東罕國這些富有心機的人.

洛牧九深深地看了慕靈一會兒,隨後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似的,蹲在了慕靈的眼前,伸出手捏住了慕靈的下巴,迫使慕靈不得不看著自己.

慕靈看著眼前這雙清澈黑亮的眼神,只覺得自己的心跳都差點兒漏了一拍.

洛牧九看著慕靈一會兒,隨後低聲問道,"你笑什麼?!你的反應跟表情似乎是在告訴朕,你不會死."

慕靈一愣,隨後眼中就一閃而過了一絲慌亂.的確,她手中有籌碼.但是這籌碼萬一當真落到了洛牧九的手里,那麼自己可算是完了.

要知道,虎符是可以調動任何一支西陵的兵馬的.現在沒人知道自己被關著,都以為自己已經暴斃而亡了,那麼這虎符若是落到洛牧九手里的花……繼承死去妻子留下來的東西,似乎應該是十分理所當然的.

到了那個時候,在西陵國王反應過來之前,洛牧九就算是得不到西陵國的這些兵馬,也可以隨意將西陵國的兵馬攪得亂成一鍋粥!!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跟著學點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虎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