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三十六章:跟著學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六章:跟著學點

然而,無奈,不論怎麼說,自己在智力上好像的確是賽不過這一家三口的組合,于是便只能默認了這個做法.

于是,第二天一早,皇宮里頭那些大紅色綢子還沒有被摘掉,百姓們大慶三天也都還沒慶祝完,文武百官們更是還沒在家放假休息夠,就聽到宮里傳來了消息,說是當今皇後,西陵公主居然在昨晚暴斃了!!

這可是大事啊!!若是這皇後只是東罕自己的還好,這是西陵的公主啊.這就是兩國之間的事情了.

于是,還躺在床上睡懶覺的那些文武百官們,就都紛紛穿好了自己的朝服,匆忙就跑到宮里來了.

果然,剛一進宮,這些百官們就看見皇宮門口的大紅色綢子已經被摘下來了,換上了白色的綢緞.

而皇宮的門口,百姓們則是聚集在一起低聲討論者……怎麼這西陵公主頭一日還好好的,在天底下人的見證下嫁給了皇帝,今日就死了呢?!這如花似玉的年紀,就這麼去世了還真是可惜.

洛牧九急詔文武百官進宮,為的就是商量這件事情.

百官們匆匆進宮,並沒有被傳召到朝堂上見皇帝,而是到了禦書房中跟皇帝商量事宜.

洛牧九此時正穿著一身明黃色的稍微簡約一些的龍袍,坐在龍書案後頭,看樣子似乎是有一些憔悴……只見他下巴上有點兒胡子茬,眼圈周圍也都是黑黑的,明顯就是沒有睡好.

只是文武百官們不知道的是,洛牧九確實沒睡好,但不是因為這檔子事兒……而是昨晚他們一家人聊天挑了個通宵,所以現在就有點兒犯困了,整個人看上去都沒精神,但是這在外人眼里,就是皇帝傷心過度了.

也是,換成誰家的兒子,娶個媳婦這樣的好事突然一下子就成了一件喪事,一般人誰能坦然接受啊.

新上任的丞相年紀不大,看著還挺老實,辦事能力也不錯.這還是洛云橫在觀察朝臣們之後像洛牧九推薦的.這位名叫許澤,據說才高八斗,只是人有點兒傲氣清高,因此跟同僚們的關系並不是那麼好,也就沒人能幫他一把,甚至還經常被人踩,于是便一直升不上去官.

這麼巧,新皇帝登基,這日子竟然跟這位新丞相的生日竟然是同一天,因此這丞相對皇帝感覺十分親切.

洛牧九見到許澤似乎是有什麼話要說,因此就點了點他道,"丞相有話但說無妨."

許澤這才上前給洛牧九行了個禮,隨後猶豫著說道,"不知公主究竟是得了什麼重病?!現在尸體可還在宮中?!或可以讓太醫驗尸."

只是許澤的話剛剛說完,另一頭有人就有些不滿的開口道,"丞相此言差矣.現在公主已然病逝,再去查什麼死因已經沒什麼用了.現在最主要的就是想辦法跟西陵的國主解釋,否則時間長了,也是紙包不住火."

的確,這才是最實在的問題,洛牧九點了點頭.

許澤似乎還有什麼話想說,但是洛牧九卻率先打斷了許澤的喋喋不休,有些不耐煩地開口道,"公主的尸體,已經讓人驗過了,的確是心疾.長公主醫術高明,不會出錯."

好麼,群臣的脖子在一聽到長公主這三個字的時候,就又縮回去了.

現在的文武百官們,那都是人精當中的人精,誰不知道現在這皇帝的皇位也是讓長公主出手了才拿下的?!誰願意去招惹這麼個大麻煩啊,何況人家不僅僅是護國長公主,還是大烈國的王後.

別的不說,若是大烈國的國主烈西曉一個不高興,舉兵出征,那這周邊的幾個國度全部都得在這個世界上消失.

所以現在要做的,就是裝聾作啞.現在群臣們都已經將自己的原則給改變了,那就是長公主說什麼就是什麼!!

丞相許澤原本是一個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但是一想起舉薦自己的人也是長公主,而且這西陵公主的野心可謂是路人皆知,也不是什麼好人……因此他還是沉默了.

洛牧九滿意地看了一眼下頭的群臣,臉上還是有些傷感,但是骨子里卻已經十分開心了.果然,他剛剛在急詔群臣們進宮的時候,云落就告訴過自己,一定要提出他娘親的名頭來,這樣比較管用.

這不,洛牧九才用了一次這個大招,這些人就都默默閉嘴了.

"公主暴斃,這件事必須對西陵國主有個交代.朕思來想去,還是想要派一個人親自去一樣西陵."洛牧九淡淡地說道,"希望老丈人聽到這個消息,不會太難過."

的確,洛牧九已經選好了前去西陵的人選,正是一個年輕的小太監.其實是誰去西陵都不重要,最重要的就是將話傳到就行.

對于洛牧九的決定,百官們連連稱是,隨後就都紛紛散了.這一次的急詔,也不過就是走個形式罷了.

等百官們都走了以後,洛牧九才回到了後宮,就見禦花園中,洛云橫此時正穿著一身水藍色紗裙,外頭一件紫色紗衣,黑發垂在胸前,拿著魚食靠在九曲橋邊,給荷花池中的錦鯉喂食呢.

而烈西曉則是坐在湖心亭中的石桌邊,手中拿著一個白玉杯,看樣子像是在喝茶,一邊喝一邊看著自己的愛妻.

云落是個比較能來事兒的,也是個比較清高或者說是奇葩的,什麼魚啊蟲啊,他都不喜歡,于是便翻身上了湖心亭的屋頂,站在琉璃瓦上遠遠看著整個東罕皇宮的景色.

這一家三口,還真是各有各的風格……不過話說回來,洛牧九也有些別扭.這烈西曉一直都在自己的宮殿里呆著,整日優哉游哉的,莫不是已經忘了自己還是大烈國國主這件事了?!

遠遠看見洛牧九來了,洛云橫便轉過頭去朝正背著手站在屋頂上迎風看景的兒子招招手道,"云落,快看你舅舅來了."

云落瞥了一眼洛牧九,卻並不下來.一想到剛剛他娘逼著他去抓那尾紅鯉魚……就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雞皮.

烈西曉剛剛目睹了自己這一項冷靜淡定的乖兒子是怎麼被他娘殘忍地用一尾紅鯉魚給逼上房頂的,也不禁失笑.他這兒子什麼都好,就是冷冰冰的,而且還許多毛病,這其中一樣就是禁止自己方圓十步之內不能有任何水生動物跟蟲子.

他家兒子此生能承受的動物的腿的極限就是四條,三條五條都不行,零條更是直接能把他給逼急了.

雖然說云落還是挺喜歡吃海鮮的.

這就導致洛云橫一邊靠在九曲橋上喂魚,一邊嘀嘀咕咕吐槽著自己的乖兒子,一直念叨到了現在.

這不,洛云橫又想用云落最喜歡的舅舅來騙他下來.只可惜,他若真的能這麼容易被騙下來,當初也不會被惹急了翻身上房頂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娘親你是撿的吧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真嫌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