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三十四章:好戲上演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三十四章:好戲上演

一聽有好戲可以看了,洛云橫自然是打起了精神,只見她歪個頭看了慕靈半天,隨後張了張嘴,"哎呀,這丫頭心思還真不單純啊,我以為她只是想要做個皇後過過癮,卻原來是來跟皇帝死磕的啊.看來這慕靈還真是一心想要得到整個東罕皇室."

烈西曉正有些不解呢,就聽到那頭的慕靈放聲大喊道,"憑什麼?!!!我有那一點兒比你們差,我也可以當皇帝也可以處理朝政!!到時候我就會讓你們看看,這整個東罕沒有了你們洛家的人,也照樣很好!!本公主可以讓整個東罕的百姓們過上富足安逸的生活!!"

洛牧九總算是聽不下去了,忍著想要吐的沖動對慕靈說道,"既然從一開始就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跟貪欲,那麼就不要扯上天下蒼生的幸福生活.沒有你,東罕仍舊是東罕."

隨著洛牧九這夜色一般微涼的聲音落下了以後,慕靈才緩緩地抬起頭來,看向了眼前這個男人.

洛牧九此時正穿著一身龍袍站在自己跌身後,然而他的身後卻還站著幾十個弓箭手.

洛云橫在遠處看著,雙手背在身後面對著今日明亮的太陽,低聲說道,"牧九就是解藥,在聽多了牧九說話以後,慕靈自己就會漸漸清醒……然後對自己剛才所說的話懊悔不已."

而這時,那一頭的慕靈也有些茫然地甩了甩頭,就見自己正坐在地上,喜服上都已經滿是灰塵了,而洛牧九則是臉色淡淡地,站在她的身邊,看不出喜怒.

慕靈有些不解地看了洛牧九一眼,試探著叫了一聲,"皇上……"隨後又驚恐地睜大了眼睛.沒錯,她想到了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而且還是當著洛牧九的面.

洛牧九見慕靈已然清醒過來了,便上前一步蹲下,捏著慕靈的下巴,對她低聲道,"女人,你很聰明,但是卻也十分自作聰明.聰明人總是把問題想得太複雜.我看,你是需要好好改變一下了."

慕靈聽了,十分慌亂的搖著頭,似乎是瘋了一樣,抱著洛牧九的大腿不斷求饒,嘴里喊著,"皇上,我剛才那些都是亂說的,我那是因為……酒喝多了才會如此,您就念在臣妾第一次犯錯的份上,原諒臣妾這一回吧!!"

現在的慕靈已經不奢望洛牧九可以跟她相親相愛了.這也是一直老狐狸,她最怕的就是洛牧九現在會一刀吧自己殺了……他完全有這樣的理由.

正在這時,院子里一陣幽香飄過……聞起來像是梔子花的味道.

洛云橫也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隨後低聲說道,"來了."

烈西曉下意識地就看向了院子正中央的情景.只見現在慕靈又變成了剛才那一副野心勃勃的癲狂樣子,她突然拿下了頭上的發簪,就想要對著洛牧九沖過來,給他心窩來一下.

只是慕靈還沒來得及襲擊到洛牧九,就被洛云離提早安排好的,埋伏在四周為的高手給活捉了.

慕靈開始狠狠掙紮,但是就算是耗盡了全身力氣,也掙紮不出來.

洛牧九淡淡地看了慕靈一眼,隨後讓侍衛們跟著他進屋.

進屋之後,侍衛們才開始覺得有點兒頭皮發麻.

這新房也不知道是誰布置的,雖然里頭看起來放滿了玉器金樽,入眼就是蔓延的紅色,看起來喜氣洋洋的,但是在這房間正中間,就放了一個十字架,這十字架上有著五條長長的鏈子.可以將一個人完全給鎖住,讓她只能在自己能夠活動的區域內活動.

烈西曉這才反應過來,原來剛才院子里突然飄過的一陣香味,就是毒藥的味道.只不過這毒藥是洛云橫專門找人針對慕靈的身體特制的,對別人沒有任何影響.

洛牧九眼睜睜看著慕靈被鎖住,隨後對身邊的人淡淡地說道,"每日都給她聞一聞那藥,然後給她換喜服,換不一樣的人站在她面前."

身邊的侍衛連連稱是.

隨後,洛牧九才冷著臉出了寢宮.到了另一邊的宮殿里.

這邊宮殿里,有著一個更大的皇帝寢宮.這寢宮里有一張玉床,足足可以睡下五六個人,龍書案也是跟朝堂上的一模一樣,只不過都是剛剛那個寢殿的擴大版.

原來,剛才那個寢殿也是假的,不過就是洛云橫用來關押慕靈的地方罷了.

此時,洛云橫也拖家帶口地進屋了,眼神促狹地看著洛牧九道,"怎麼,我們的皇帝陛下被氣壞了?!"

洛牧九聽到了聲音,連忙轉過頭來,隨後趕緊搖搖頭道,"不是,我只是在想,這樣下去的話,她最後會變得如何?!"

洛云橫用一根白皙纖長的手指頭輕輕瞧著下巴,隨後淡淡地說道,"大概是會承受不住自己的臆想,然後瘋掉吧."

慕靈這樣的女人,不能殺,但是卻也不能好好地留著.唯一的方法就是讓這個女人變成一個傻子瘋子,這樣以後,她就算是再怎麼能,也已經翻不出天來了.

烈西曉有些意外地看著洛云橫道,"看不出來,你還挺心狠."

洛云橫干笑了兩聲,不說話.但是她身邊的云落卻十分淡定並且准確地說出了洛云橫的心聲,"不是心狠,不過就是用最好的方法解決掉應該解決的敵人而已.這位慕靈公主,當得起這樣的刑罰.倘若不是娘親的話,估計這位慕靈公主現在就已經算計上舅舅了."

洛牧九倒是對云落說的十分感興趣,于是便蹲下來跟他平視,問道,"哦?!云落覺得她會如何算計舅舅?!"

"很簡單,站在她的角度上去想問題,結果就會讓你們吃驚許多."云落繼續背著手小大人樣,氣場強烈簡直就是縮小版的烈西曉.

洛云橫人生的一大樂趣就是逗逗自己的這個小兒子,這孩子嚴肅得就像個冰娃娃一樣無趣,可偏偏又生得這樣可愛.洛云橫時常扼腕歎息,若是她兒子的性子可以跟長相一樣可愛,那麼自己恐怕就此生無憾啦.

于是,洛云橫便蹲下來拽了拽自家兒子的頭發,入手就是綿軟的手感,讓人心情都不禁跟著好起來.

"哎呀兒子,小小年紀不要學你爹說話,小心以後娶不到老婆."洛云橫一邊戳著兒子肉肉的腮幫子,一邊十分嚴肅地教育自己的寶貝兒子.

云落嘴角抽了抽,瞄了一眼身邊站著巍然不動,還用一種帶著濃濃愛慕之情看著洛云橫的烈西曉,那意思--這二貨還有沒有人管了.

洛云橫捧著腮幫子無辜狀,兒子又用那種嫌棄的眼神看著自己了,哎呀這個媽真是當得失敗啊……

不過好歹現場還有個正經人.洛牧九身上還穿著登基用的龍袍,卻完全無視了自己皇帝跟舅舅的身份,蹲下來對云落不恥下問道,"那你覺得她會怎麼從我這里下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三十三章:百官朝皇
下篇:第二百三十五章:娘親你是撿的吧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