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二十七章:妙計叢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七章:妙計叢生

太子此時心中已然有些虛了,便轉過頭看洛云橫.

洛云橫打了個哈欠,看起來有點兒懶懶的.烈西曉那別院里面的床不怎麼舒服,再加上烈西曉昨晚上動手動腳的,她一點兒都沒睡好,現在就有些犯困了.

太子看著洛云橫這樣子,心中火燒火燎的,不禁湊過去小聲對洛云橫說道,"先生,您若是現在真有妙計,便趕緊拿出來吧!!"

不遠處,烈西曉挑眉看著太子湊到洛云橫身邊,心說你個小兔崽子,竟然敢靠洛云橫這麼近,回頭是該好好收拾一頓.

洛云橫看著太子比看著那二皇子順眼多了,也不想太子被欺負地太過分,因此便代替太子懶洋洋地開口對對面還十分囂張的洛云離說道,"不知道二皇子今日到底是想要干什麼?!"

"干什麼?!"洛云離微微一笑,"自然是要太子殿下將手中的詔書交出來!!本宮可以給太子殿下一個享樂王爺的名頭,看在昔日兄弟一場的份上,若是現在太子殿下肯乖乖束手就擒,我倒是也不會趕盡殺絕."

洛云橫聽了這話,臉上一點兒表情變化都沒有,只是對洛云離說道,"不知道二皇子是哪兒來的自信,覺得你今日一定可以逼宮成功的呢?!"

洛云離一愣,隨後伸手指著自己身後的士兵們說道,"自然是有這些勇士們相助!!"

洛云橫聽了這話,嗤笑一聲.洛云離看著眼前這個年輕貌美的男子,也不禁有些呆了.此時微風起,洛云橫身上的白袍隨風飄揚,一頭黑色的長發垂在胸前,配著那精致的容顏,讓人看了便有些移不開眼神.

烈西曉轉臉看了洛云離一眼.喲,這位不長眼的也盯著洛云離看起來沒完了.看起來等會兒這兄弟倆都應該好好收拾收拾.

云落此時也微微眯起了眼睛.這兩個皇子難道都是不長腦子的麼,竟然就這麼光明正大盯著自己的娘親看,看來是欠教訓.

洛云橫自然是注意到了不遠處烈西曉跟自己懷中這個團子的變化,不禁在心中歎了口氣--就說這父子倆其實還是相像的吧……

只不過洛云橫此時可沒心思管這兩父子,于是便抬起頭來對洛云橫說道,"若是我沒看錯的話,這些兵馬應當是西陵的吧?!二皇子這是想要借助西陵國的力量來篡位?!未免也太沒面子了些,難不成等你篡位成功了以後,東罕就要變成西陵的屬地不成?!"

這一番話可謂是尖酸刻薄,說得洛云離臉上變顏變色的.的確,靠著女人得來皇位是容易讓人笑話,但是那也總比什麼都沒有要好吧?!

于是,洛云離便硬著頭皮說道,"你一介書生,懂什麼軍國大事!!"

"哦?!"洛云橫微微一挑眉,一邊把玩著云落垂在胸前的柔軟黑發,一邊淡淡地說道,"那你猜猜看,若是現在西陵公主讓這些士兵們殺了你,他們會不會動手?!"

不知為何,洛云橫說這話的時候,便傳過來一陣壓迫感,讓洛云離不禁有些心慌了起來.

不過緊接著,洛云離就又看到洛云橫對士兵當中的某一人說道,"我說的沒錯吧,西陵公主?!"

洛云離一愣,隨後順著洛云橫所看的方向望過去,只見西陵公主慕靈正穿著一身戎裝,站在人群之中.原本她女扮男裝站在一大堆人頭里,是不會被輕易認出來的.只是洛云橫注意到了那一塊的隊形有所改變……

也是,公主畢竟是金枝玉葉,有那個士兵膽敢靠的太近的?!于是西陵公主所在的那一片區域,士兵們便站得有些松散.

洛云離此時看到了西陵公主,也不禁有些驚訝.這女人不是把虎符交給自己之後就走了麼?!怎麼又突然女扮男裝出現在了士兵當中?!難道這女人當真想要在士兵們動手的時候,趁亂將自己也殺死?!

正在洛云離愣神的瞬間,眾人就聽到那西陵公主慕靈輕笑了一聲,隨後說道,"這位公子真是好眼力,本公主藏在這數萬人之中,竟然都可以被你發現."

洛云橫對女人一點兒興趣都沒有,特別是這種一眼看過去就是心機深沉的女人,于是便一扭頭看向了別處,那意思--不想跟你講話!!

洛云離此時可是按捺不住了,便坐在馬上對慕靈說道,"公主你此舉是何意?!"

西陵公主還沒來得及開口呢,眾人就聽到一個軟軟糯糯的聲音響了起來,"說你蠢你還真是不聰明.這公主擺明了是想要在你跟太子自相殘殺之後再將你也拿下,到那時候,整個東罕就成了她的了."

這番話還真是一針見血.大人們紛紛都順著聲音望去,只見說這話的人正是洛云橫懷中那個同樣穿著一身白衣的團子.

眾人于是不禁感歎,這個孩子還真是要成大器啊.

不過此時洛云離跟太子的臉上則是變顏變色的.特別是洛云離,他有些惱怒地瞪著慕靈,冷聲質問道,"你當真是這樣想的?!"

慕靈一挑眉,不說話,表情十分的理所當然,那樣子像是默認了.

于是,慕靈的這一舉止十分成功地挑起了洛云離的怒火,洛云離舉起手中的寶劍就要跟慕靈拼命.

慕靈可是西陵的公主,這些將士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公主被人欺負,于是便馬上團團將洛云離圍住,洛云離一看,自己已經是四面楚歌,而慕靈仍舊優哉游哉地坐在馬上.

的確,就算自己手里有虎符也不管用,這些人只會聽他們的公主的.

太子看到了這一幕,也不禁有些心驚.若是只是洛云離起兵造反那還好,怎麼著都算是內亂,可是這一涉及到了西陵,那就是距離亡國也不遠了.

此時,就見慕靈策馬上前,對洛云橫微微一挑眉,笑著道,"這位先生跟這位小公子倒都是妙人,若是你們現在願意臣服的話,本公主可以饒你們不死,並且賜予你官職."

洛云橫只是微微笑著,不說話,云落也是不禁在心中覺得好笑.西陵跟東罕兩國若是跟大烈國對上,那都是白給.他娘親就連大烈國的王後都不稀罕,還能在乎這麼一點兒芝麻大小的官職?!

果然,洛云橫慢條斯理地說道,"公主此言差矣."

"哦?!"慕靈倒是頭一次碰到這樣跟自己說話的人,心中的那一點兒斗志也被激發起來了,便冷聲問道,"先生這就是打算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同樣的話,我原封不動地送還給你."洛云橫說得云淡風輕,順便將落在云落頭頂上的柳絮輕輕弄掉,"若是公主今日願意帶著你的兵馬遠離東罕,那麼或許我可以饒公主一命."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二十六章:逼宮
下篇:第二百二十八章:借兵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