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二十五章:梨花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五章:梨花白

要不怎麼說這些都是蠢材呢?!太子有自己的野心跟計劃,二皇子跟慕靈也有.可是不管這三個人再怎麼折騰,到最後的結果都只會是栽到了洛云橫的手上,成了為他人做嫁衣裳的苦工罷了.

很快,就到了掌燈時分.烈西曉早早地就到了郊外的宅子里等候了.他今天沒有帶上任何影衛,是只身一人前來,還拎了一壇子梨花白.

洛云橫剛剛走到了院子門口,就已經聞到了這清甜的酒味了,于是大搖大擺地走進去,朗聲道,"原來堂堂大烈國的皇帝,還會獨自一個人躲起來偷酒喝.不知道這事兒若是傳出去了,天底下那些愛慕你的女子會有怎樣的感想?!"

隨著話音的落下,烈西曉的面前也出現了一個年輕貌美的女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洛云橫.

洛云橫趁著太子去前頭跟幕僚們商議事情的時候,借口身體不適回到了院子里,隨後脫下了那一身白袍,換了一身女兒裝跑了出來.

烈西曉微微抬頭,入眼便是一個穿著一身鵝黃色華服的錦衣女子,這女子臉上還帶著些笑容,不過看起來有些壞壞的,像極了一只打著主意的貓兒.

洛云橫大大咧咧在烈西曉面前坐下,自顧自給自己倒酒喝.

烈西曉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洛云橫的屁股後面,隨後問道,"落兒沒來麼?!"

洛云橫的嘴角抽了抽,沒好氣地說道,"像這樣五六歲的小屁孩兒就應該在家里呆著乖乖睡覺,怎麼好滿世界亂跑!!"

這一點,洛云橫可是沒冤枉云落.在她出門前,還碰到云落了呢.只不過這孩子那時候正站在高高的屋簷上,雙手背在身後,粉嫩嫩的小臉蛋上是不符合這個年紀的孩童的冰冷表情.

洛云橫就不禁嘴角抽了抽,對屋簷上迎風站立的小兔崽子說道,"喂,小孩兒這時候應該睡覺了,不然要打屁股的!!"

洛云橫話音一落,就聽到了黑暗中傳來了一陣抽氣聲.原來是那些暗宗的手下們正在佩服洛云橫--這個世界上能這樣跟少宗主講話的,恐怕就只有洛云橫這個親娘了啊.

果然,云落只是稍稍皺了皺眉頭,倒是沒有什麼不高興的.只不過這只看起來粉嫩嫩的團子還是用一種稚嫩的聲音說著無比成熟的話,"早去早回,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也不怕被人占便宜."

說完,云落就跳下屋簷,自顧自回房了.只剩下洛云橫一個人站在原地風中凌亂.

而黑暗中,那些暗宗的手下們再次抽氣--他們少宗主現在才不過個位數的年級吧!!是哪個殺千刀的混蛋教給他們少宗主這樣不良的知識的啊!!簡直就是不要命的典型代表啊!!

再看洛云橫,果然已經是滿臉殺氣……

不過話雖如此說,還是辦正經事要緊,于是洛云橫便急匆匆趕來了烈西曉的宅子.

這會兒,烈西曉正含笑喊著眼前的洛云橫,薄唇輕啟說道,"怎麼,又被兒子氣著了?!"

洛云橫沒好氣地白了烈西曉一眼,心說你就不能消停點,還火上澆油呢!!

烈西曉知道自己這夫人有時候抽風起來會有點兒小氣,于是便趕忙倒了酒遞到了洛云橫的面前.隨後才開始說正經事.

"慕靈今天來找洛云離,給了他一個虎符,可以調動西陵任何一方的兵馬."烈西曉似乎完全不把這些兵馬放在眼里,說這話就像是在說今天月亮很圓似的.

而洛云橫聽了,則是有些意外,"慕靈當真有那麼大方?!這虎符要是真隨便給出去了,那可是相當于擁有了可以踏平整個京城的兵馬數量啊."

烈西曉點了點頭,"不錯,她什麼也沒說,甚至就連跟洛云離的婚事也似乎並不放在心上,而是直接就答應了."

洛云橫端著酒杯皺眉,"這丫頭片子,有蹊蹺."

烈西曉被洛云橫這話給逗樂了,笑著說道,"說不定這丫頭片子只是單純的情竇初開,想要為自己的情人付出點什麼了呢."

其實烈西曉不過就是隨口一說,但是洛云橫卻是想起了一些不大高興的事,于是就對烈西曉冷笑著說道,"那她這虎符可是給錯人了,應該給你才是."

烈西曉挑挑眉.喲,這梨花白還能喝出一股子醋味來呢?!

"不過話說回來,洛云離要這麼多的兵馬,他是真的想要逼宮麼?!"洛云橫摸著下巴,有些意味深長地說道,"這一招行不行啊……"

"若是換做是其他人,我不知道."烈西曉說著,又自己干了一杯,隨後用杯子朝著洛云橫的方向,悠悠地說道,"不過既然他的對手是你,那我可以肯定,他這是在自掘墳墓."

洛云橫砸吧砸吧嘴,覺得烈西曉這話說得還挺讓她滿意的,于是便笑著說道,"哎呀,這梨花白還真是好喝啊."

烈西曉伸出手來用一塊帕子幫洛云橫擦了擦嘴角,隨後極盡溫柔地說道,"你若是喜歡,等咱們回去以後,我就讓整個皇宮里的人都掘地三尺,埋下這些梨花白.等到咱倆白頭之後,還能對月飲酒……"

洛云橫有些別別扭扭地轉過身去看天上圓滾滾的月亮,臉頰卻是微紅.

這男人太會說話了,白頭偕老什麼的,簡直就是對付女人的必殺技啊!!

烈西曉看著洛云橫通紅的耳朵,不禁失笑.不管過了多長時間,他眼前這個女人,還是一如既往地在自己面前,在感情面前,如此的單純.哪怕在朝堂跟江湖上,她卻可以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這一晚,兩人對著月亮喝了整整兩壇子的梨花白,隨後就相擁而眠了.烈西曉倒是沒有他兒子想得那麼齷齪,這一晚上除了親親洛云橫的頭發跟臉頰之外,都沒做別的什麼.到了最後,烈西曉也不禁在心中嘲笑自己:也許只有在面對這個女人的時候,才會如此小心翼翼吧.

第二天天不亮,兩人就醒了.烈西曉的院子里種了梨樹,而這梨花也不知道何時開了,落了一地,遠遠看去就像是下雪了一樣.

洛云橫打開房門,走出了院子,雙手背在身後對烈西曉擺啊擺,算是告別.

烈西曉目送著洛云橫遠去,隨後自己才施展輕功回到了二皇子府上.

果然,二皇子洛云離一拿到了虎符以後,就開始蠢蠢欲動了,哪兒還能注意到自己府上的幕僚一晚上沒見跑去哪兒了?!

烈西曉回到了二皇子府上的時候,就剛好看見洛云離穿著一身戎裝出門,那樣子還真想是去逼宮的.

西陵在這附近的兵力分布,烈西曉身為大烈國的皇帝,自然是沒有不了解的道理.這東罕西邊邊境一帶,就駐紮著不少西陵的將士們,還都是一些驍勇善戰的戰士.

這會兒,估計這些戰士們也早就已經得到了慕靈的傳召,到了京城外頭來了吧.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二十四章:入目三分
下篇:第二百二十六章:逼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