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二十一章:婚事作罷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二十一章:婚事作罷

而此時的西陵公主正是滿臉得意的照著鏡子,本來她還在想找個機會向皇上悔婚,可如今皇帝突然暴斃,那麼她和二皇子的事情就會不算准,畢竟他們只是兩情相悅,並沒有提和親結婚的事!!

皇宮里已經亂成一團,西陵公主眼睛半眯,眼神里閃過一絲狠毒.她要借此機會將整個皇宮攪亂,東罕國現在內憂外患,正是他們西陵國的覺好時機,只要她把東罕皇帝暴斃的消息傳給父皇的話?!那麼以自己父皇的本領又怎麼會攻不下亂成一攤的東罕國.

再加上自己,在東罕國里再攪一攪的話,內外相通,西陵定會是這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二皇子殿下你不能進去!!"

小雪的聲音在外面響起,刻意加大的嗓門像是在給西陵慕靈提醒,狡猾的西陵慕靈又怎麼會不知道.

"讓開!!連我也敢擋,你這婢女活的不耐煩了吧!!"洛云離的聲音里滿是憤怒,一腳踹在小雪的肚子上.

小雪身體本能的想要抵抗,可是理智告訴她現在時機沒到,她不能暴露了自己,任由洛云離的腳踹了上來,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哎喲!!"

慘痛的叫聲,像是受到了多大的重創,可是西陵慕靈知道,這是小雪在告訴自己她已經拖不住洛云離了.

西陵慕靈整了整衣裙,端坐在雕花椅子上,靜靜的等待著洛云離的到來.

"哐--"

果然,西陵慕靈剛坐定,洛云離就一腳踹開了木質的門,"啪"的一聲,木門倒在了地上.

西陵慕靈一臉驚訝的看著洛云離,像是對他的行為很是差異,可心里卻滿是鄙夷,這麼快就沉不住氣了.

洛云離看著西陵慕靈逼真的驚訝,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無禮.

"不知道二皇子以這樣的方式來到靈兒的閨房所謂何事?!"

西陵慕靈盯著二皇子深邃的眸子緩緩開了口.

"公主,是云離無禮了,實不相瞞,云離今日是有事相求."

洛云離聽出了西陵慕靈的責怪,直接開口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西陵慕靈一聽洛云離這樣的語氣,心里猜想到是因為皇帝暴斃皇子繼位的事情,但是面上卻滿是驚訝的問道.

"靈兒不過一個弱女子罷了,又哪能幫的了二皇子,二皇子殿下說笑了."臉上扯出一個柔弱的表情,看在二皇子的眼里倒還真有幾分天真無邪的樣子.

"不瞞公主,我父皇暴斃,現在眾皇子都在為皇位爭斗,云離希望西陵公主能助云離臂之力!!"

事到如今,二皇子也不兜圈子,墨色的眸子詢問的看著西陵慕靈,眼里滿是期望.

"啊!!!!"

西陵慕靈張大了嘴巴,一臉不相信的看著洛云離.像是剛剛聽到了一個炸彈新聞一樣.

"公主不必驚訝,事實的確如此."

洛云離看著西陵慕靈的表情不像作假,又耐心的解釋道.

"可是,靈兒又怎麼能幫二皇子殿下呢?!"

從洛云離剛一進門,西陵慕靈就知道二皇子來找自己的目的,如今聽洛云離講出來心里更是得意.

他假裝答應二皇子的要求,取得二皇子的信任之後,對她的計劃將會更有幫助吧.

聰明如她,又怎能讓二皇子看著她心中所想,無害的眸子停在洛云離的身上.

"公主只需要告知西陵國王即可,云離相信你的父皇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吧?!"

洛云離眼里的算計一閃而過.

殊不知西陵慕靈此刻心里也滿是算計!!她的父皇是不會錯過這次機會,可是和洛云離口里的機會倒是大有不同.

"哦,那靈兒一定會轉交給父皇的,至于父皇怎麼做,靈兒就不得而知了."

西陵慕靈聰明的把責任推到了父皇的身上,到時候不管洛云離什麼時候問起,她都可以推到父皇的身上,那麼一切都與自己無關了.

"那就多謝公主殿下了."

洛云離嘴角勾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心里滿是得意,似乎一切都照著自己計劃進行著.

而此刻的湖岸之上:

眼看著畫舫上的人越來越多,船家為了早點兒做生意,就打算拋錨下水了,但是直到畫舫漸漸駛到了湖中心,都還是沒見到烈西曉的身影.

洛云橫架著腿坐在畫舫甲板上的一個小木桌便,百無聊賴地用筷子戳著眼前的點心,一邊嘴上也不閑著,低聲念叨著什麼,但是身邊人卻聽不清.也是因為這畫舫上還有琴姬談情助興,這此起彼伏的絲竹聲蓋掉了一切細微的聲音.

不少來來往往端茶遞水的下人們在看到洛云橫的時候都有些意外.這位公子生得真是好生俊俏,黑發披散了一半在肩頭,身上穿著上好的云錦制成的白色衣裳,還用銀線繡著松竹暗紋.

只是此時他臉上的表情卻不怎麼溫和,一只手拖著下顎,另一只手拿著雙筷子對著盤子里的云片糕狠狠戳啊戳,一邊戳一邊還喃喃自語,"烈西曉你這個騙子,大混蛋……竟然敢放老娘鴿子,等下用筷子戳死你!!"

給洛云橫上點心的丫鬟有些後怕地咽了口口水,心說這位公子不要緊吧,生得這麼溫和俊俏,怎麼表情這麼猙獰這麼凶的……

正在這丫鬟一愣神的功夫,她就恍惚間看到了眼前黑影一閃,隨後一個穿著黑衣的年輕男子便在這白衣男子的對面坐下了,伸手拿過了桌上的一杯酒,對著白衣男子說道,"少俠介不介意與在下同桌而食?!"

洛云橫眯著眼睛瞧著眼前這人,心說小心嗆死你!!

而此時這丫鬟也是看得呆了.只見眼前這個黑衣男子穿著一身黑衣,金絲滾邊還挺有貴氣.再看這男子的長相,劍眉朗目,高挺的鼻梁,薄唇微微抿著,眼神之中似乎是有些笑意,一頭黑發隨意地紮了起來,端的是瀟灑倜儻.

也幸虧這兩人挑的地方比較隱蔽,不然這畫舫里頭的琴姬姑娘們,恐怕都要往這兒來了吧.

正在丫鬟發著呆的時候,那黑衣男子對丫鬟微微一挑眉,"怎麼,還有事麼?!"

那丫鬟這才反應過來,將手中剩下的一盤蝦仁蟹黃膏放到了洛云橫的身邊,隨後淺淺一禮,連忙走了.

這若是再多看這兩人一眼,只怕丫頭這輩子都不想嫁給其他人了呢.

洛云橫有些不滿地橫了烈西曉一眼,嘀咕道,"招蜂引蝶的家伙……"

烈西曉微微一笑,從隔壁空著的桌子上順過來一小瓶醋放到了洛云橫的面前,笑著說道,"吃麼?!"

洛云橫沒好氣地瞥了烈西曉一眼,隨後還是憤憤地拿過了醋瓶子.這畫舫上的吃食都是時新的海鮮,吃海鮮沒醋怎麼行.

笑鬧完了,就該說正經事兒了,洛云橫不著痕跡地看了一眼四周,低頭給自己倒酒,嘴唇微動,"出門的時候沒被什麼變態盯上吧."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成也云橫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私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