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一十七章:皇帝駕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一十七章:皇帝駕崩

太子年邁的身軀此時此刻也顯得有些無助,是啊,皇帝本身也年事已高,他現在身體也不是很好,所以,現在看起來就更加的老了.

皇帝的面色看起來很是不好,整個人就像是受盡了勞累一樣,太醫不斷地在歎氣,臣子在外面也都是坐立不安,一想到現在的情況,誰心里面放心的下啊?!

就在太醫針灸了一會兒之後,皇帝有了點反應,大家都激動了,只要龍體沒事就好,其余的都不重要了.

"皇上,皇上!!"

大家就像是看見了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一樣,一窩蜂的湧了上來.

皇帝睜開眼睛,神情依舊是顯得虛弱.

"你們,不要再想法子了,我知道自己是……"

說完這句話,嘴巴里面就開始不斷地吐著血,看來,這事兒是不太好說了吧,太醫現在已經退下了,他要去熬制中藥來進行調理.

群臣剛剛放下的心一下子又躁動了起來,看來,今天是注定了要發生點什麼!!

"皇上!!"

大家都是親眼看到,皇帝在他們的眼前閉上了眼睛,頓時,周圍涼風陣陣,剛才還豔陽高照的朝廷,現在已經是一片淒涼.

龍子歸天了,這是現在,滿朝文武紛紛跪在地上,這是一顆星的隕落,也是他們東罕未來的一次重大考驗.

究竟現在要怎麼解決這件事,太監那尖銳的聲音在空中回蕩著,聽的人心里面跌宕起伏,不少的人已經是掩面哭泣,現在,大家的心,就像是備受煎熬一樣.

"皇帝駕崩……"

東罕王朝,一時之間,就像是被黑暗籠罩了一樣,那種淒楚,何人理解?!

群臣的心里面想著的都是皇帝駕崩這件事情,究竟關乎到多嚴重的後果,現在雖然太子之位已經訂好了,可是如今皇帝暴斃,誰都知道,究竟誰能夠拿到最後那個令人想的快要發瘋的位置呢?!

其實,各位大臣心里面知道,現在,該是那些皇子們上演好戲的時候了,只不過不知道的事,究竟哪一個更勝一籌呢!!

而此時,洛云橫和烈西曉也是剛剛得知這個消息,兩個人現在的心情也不知道要怎麼說,宴會上的相遇,似乎是上天注定了的,之前兜兜轉轉了那麼大一個圈子,誰也沒有想到,竟然在此時相遇了.

烈西曉心里面自然是高興,他甚至已經不想管這個事情了現在,心里面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把云橫帶回大烈,繼續他們之前的生活.

可是,從洛云橫的表情看來,似乎是不願意這樣子,烈西曉知道這里畢竟是她的故土,或許這麼長時間在這里的停留,加之兩個人之間的誤會,怕是已經改變了她的心境.

"云橫,現在心里面是還有什麼事情放不下嗎?!咱們要不然回去大烈吧,你是我的王後,理應跟我在一起."

烈西曉現在是要試圖將這個女子帶走,眼底盡是慢慢地溫柔,似乎是容不得自己對這個女子有一絲一毫的傷害.

但是,洛云橫的臉上卻是如同湖水一般的平靜,看不出來一點點的波瀾,那樣子,就像是一個沉浸了多年的河流,那樣的不喑世事.

烈西曉看在眼里,眼底劃過一絲落寞,云橫難道是還在生氣嗎?!

"云橫,你知道的,我所謂的納妾,其實不過是……"

洛云橫一聽見納妾兩字,心中似乎是有些不愉快,大抵是想到了些什麼不好的事情吧,加之太子在公孫水月那邊的行為,也或多或少影響到了她對男人的看法.

"你不要說了,其實,你怎麼做完全是你自己的事情,于我而言,有何相干?!"

烈西曉知道云橫現在還在生氣,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作答,那次是自己太過于笨拙,竟然會順著太監的話說下去.

"云橫,那一次只不過是一個意外而已,是公公進來說我該納妾,我只不過就是將計就計."

云橫聽了,其實眼中也還是閃過一絲欣喜,畢竟這個男人還是自己深愛的,再者說來,若是他真的不在意自己了,怎麼會跑到這東罕來?!

"此話當真?!"

云橫雖說嘴巴上面強硬,但心中終究還是保留著女子的那一份溫柔,尤其是烈西曉的出現,讓她的心底泛起了陣陣漣漪.

"云橫,你怎麼舍得不信任我?!"

烈西曉的手輕輕地放在她的肩上,語氣里面透著無盡的溫柔,兩人四目相對,瞬間徜徉在了一片溫柔的花海里……

大抵這就是默契吧,云橫願意相信烈西曉,烈西曉也值得云橫信任,這不就足夠了?!

"那接下來,咱們一起看看皇子們的斗爭."

云橫說著,同時,眼底也劃過一絲異樣的神情,看了對方一眼,突然間笑了起來.

"你也不怕其他人聽到了,會把你碎尸萬段."烈西曉寵溺地想要勾一勾她的鼻尖,顧云橫一偏頭,躲了過去.

這俏皮的樣子倒是讓烈西曉好久都沒有看見過了,今日一見,竟然覺得分外的懷念.

聳了聳肩,毫不在意的模樣,不是還有那一個墊背嗎?!

對于兩個人如此肆無忌憚的模樣,周圍並沒有任何人知道.

倘若現在其他地方的某些人,知道有人如此幸災樂禍,恐怕只會更加地郁悶吧.

"云橫,你說,這一次,誰最可能就當上皇帝,坐在那一個位置?!"烈西曉十分有興趣地低頭看著顧云橫.

顧云橫抬頭,望了烈西曉一眼,對于這一個結果,她笑了笑.

其實,結果他們兩個人都知道,不論是太子還是二皇子,只要她不想,那麼,他們兩個人就不可能當皇帝.

這一點兒,並不是顧云橫十分的誇大,是顧云橫真的能夠有這一份的能力.

"你不想太子?!"看著顧云橫十分無奈的模樣,烈西曉也不知道怎麼說.

顧云橫作為太子的幕僚,竟然會不想太子當皇帝,不過,想想,他們兩個人的關系,也是十分的正常.

"假如你想的話,要不然,你去當皇帝?!"顧云橫挑眉,望著烈西曉眼中帶著戲虐的光芒.

在顧云橫的心中,皇帝和種馬是沒有兩樣的,就算烈西曉當了皇帝,那麼到時候也不能夠獨掌政權,當受到了大臣的逼迫的時候,還是需要娶妻生子的.

想到了烈西曉納了一個妾她心里就十分的不舒服,假如突然間,家里冒出來那麼多的妃子,那麼她的顏面放在那里?!

到時候她一定會轉身走人了.

"你在想什麼呢?!"看著顧云橫突然間處于發呆狀態,烈西曉有點兒不詳的預感,看到了顧云橫清澈的眼睛,感覺並不是由顧云橫這里產生的.

"我在想你."顧云橫並沒有做任何的猶豫,微微一笑就說完了,聽著顧云橫的話,烈西曉輕笑了一聲.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狩獵大會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我只要你一人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