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二百零九章:鹿死誰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二百零九章:鹿死誰手

烈西曉現在根本就沒有辦法知道二皇子心里面究竟是打得什麼如意算盤,再者說來,對于他來說,二皇子這邊現在只要穩得住情況就好了,其余的事情根本就不用他想太多,云橫,才是他最終的目的.

"悶?!看來我這府上還是不能滿足你的需要啊,不過,倒是也能夠理解你的心思,畢竟思親之苦,還是很能夠讓人理解的,今天我來,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有個宴會,到時候一起去吧,主要就是慕靈公主的和親之事,想必到時候公子會全力以赴的幫忙的吧?!"

最後那句話的時候,二皇子的眼神里面明顯帶著一絲威脅,那種眼神令他很不爽,但是現在他也不會說什麼,畢竟自己現在還在他這里過日子,到時候若是說的不合適,怕是什麼都沒得談了.

于是,烈西曉十分恭敬的笑了笑,"二皇子的事情自然就是我的事情,我定當全力以赴,只是現在事情還不成熟,到時候還是隨進應變吧."

二皇子心里面也沒有太多的想法,只要可以穩住這西大公子就好,看他那樣子,知道他是個懂得是非的人,所以說,現在心里面已經減少了很多的擔心.

"哈哈,我就知道,我的眼光肯定是錯不了的,看公子這樣子,我是很有把握啊!!到時候咱們里應外合,做好准備,相信我不是輸的那一個."

二皇子那話說的實在是有點奸險的感覺,烈西曉自然是知道他現在心里面的鬼主意,看得出來,這二皇子心里面的算盤怕是已經打的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了吧.

"呵呵,既然二皇子早就已經這麼有信心,那我怎麼會讓你失望?!"

烈西曉當然知道在什麼時候說什麼樣的話會讓人開心,在這個時候,順著二皇子,就是最好的.

洛云離心里面現在是充滿了信心,他知道西大既然說得出這句話,到時候必定就是有機會的,這個西大,智慧自然是沒的說的.

兩個人心里面各自揣著自己的心思,烈西曉就只想要洛云橫,除了她,現在什麼事都不能引起他的注意.

另外一邊,太子也是得知了宴會這件事情的消息,看來這次皇帝是花大價錢了,太子雖然平時表現的確實有些好色,但是心里面倒也不至于是什麼都不明白,皇帝這一次,就是想趁著這次宴會把和親的事情搞定,若是太子這次和親成功,江山以後十有八九都是他的了.

"云橫兄,這事兒你可得幫我啊,不然我今後沒了江山,拿什麼來罩著你?!"

洛云橫心里面自然是明白,這一次二皇子肯定也是要動心思的,看來,這件事情上面,只要自己處理的妥當,是可以事半功倍的.

這麼想著,洛云橫臉上勾起一抹笑意.

"太子殿下大可以放心,你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恐怕天底下沒有哪個女人會這麼傻,不知道該怎麼做出選擇吧."

洛云橫知道太子一向都是很放心自己的,要是自己這一次可以完全減輕他的擔憂,到時候到了宴會的時候,自己再出點什麼岔子,恐怕這件事情的結局就不是太子心中所想的那樣子了.

太子聽她這麼一說,心里面自然是塵埃落定,他相信云橫勝過相信任何人,豈會真的有顧慮?!

洛云橫見現在太子那一副輕松的樣子心里面就忍不住有點得意,這個人,現在已經是自己的囊中之物,想要玩弄他,簡直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加之現在,云橫心里面已經大致有了一個計策,就更是開心了,她一個女子,現在竟然可以玩的那麼順溜,怎麼想著心里面都是開心啊!!

太子眼中劃過一絲狡黠,看上去就像是要證明自己的什麼似的,畢竟,他只要一想到很快就可以有一個公主到手,心里面就是止不住的開心.

公孫水月現在的地位明顯是已經地下了很多,看來,這男人的持久能力還真的是不行,對一個女的一心一意難道真的那麼不好嗎?!

想到這里,心里面不由得再次想到了烈西曉,納妃的事情在她的心里面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痛楚,是的,她即使是在現在想起來,心里面還是會覺得很痛,這大概就是愛之深恨之切吧,其實要說恨,哪里來的什麼恨呢?!

若是恨,自己怕是應該留下來,而不是現在落荒而逃,所以對于洛云橫來說,事情本來就不是那麼簡單的.

太子似乎察覺到云橫眼中的那一絲惆悵,眉頭皺了皺,有點疑惑,"云橫兄這是怎麼了?!怎麼看上去就像是相思病犯了一樣呢?!"

說這句話的時候,太子臉上有掩藏不住的笑容,在他的眼里面,這個云橫原本就是不喑世事的人,現在要是真的為了哪家的姑娘犯起了惆悵,那他才是要准備拍手叫好.

云橫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態,怎麼會現在一下子想起烈西曉呢?!難道不是應該徹徹底底的忘掉那種心痛的感覺嗎?!

回到大烈,她依舊是離王後,只要那個時候,她的心腸已經足夠硬,硬到可以不顧著一切的話,那她就成功了.

只是那一天,恐怕是來日方長吧.

云橫歎了口氣,"沒事,剛才我只是在想著,是不是應該做點什麼,幫主太子更好的完成這件事情."

云橫說的倒是很輕松,在她的心里面,一切根本就不算什麼大事,若是她真心實意想幫助太子,拿下和親的公主,並不是什麼難事,況且這麼久了,她也能夠感覺到,那公主看上去並非善類,誰也不知道她心里面究竟想的是什麼,只有這群男人被迷的團團轉,絲毫沒有一點點大男人的氣概,這一點確實是有些令云橫失望,或許世間男子本身就是這樣的吧.

太子聽見云橫這麼一說,臉上立馬就綻開了笑容,看來自己的那件事情是越來越有希望了啊,那到時候豈不是任由他怎麼辦了?!

這麼想著,太子已經是有點繃不住自己的開心了.

"云橫兄果然是我的好助手,咱們到時候要是把這事兒給辦成了,必定是少不了你的一份,到時候,咱們一醉方休."

云橫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太子現在是全身心的注入到了公主的世界里面,似乎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即使是不擇手段也不會有所結果.

"太子只要安心便是,對了,公孫姑娘最近都不見太子的關心,是怎麼了?!"

云橫還是忍不住想問,難道喜新厭舊是通病?!

"云橫兄,大家都是好兄弟,這些事情,想必該是不用我多說了,哈哈,再者說,現在是舊愛,擱在那里,早晚有一天還是會變成新歡的嘛!!"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二百零八章:為什麼偏偏是我
下篇:第二百一十章:太子垂愛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