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兩百零二章:美人之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兩百零二章:美人之爭

云落看著太子眼里的一抹柔情一閃而過,一臉焦急的看著娘親,娘親真是糊塗了,這樣下去遲早會暴露.手指一彈,云橫直接坐了起來.

云橫不滿的瞪了云落一眼,這死孩子,這個時候也敢戲弄自己,但當目光落在洛云成身上的時候就明白了過來,差點壞了大事!!

"你可能助我得到西陵公主?!"洛云成一心只想著美人,絲毫沒有注意到云橫云落之間的小動作,云橫只覺得一顆懸著的心安了下來.還好沒有被洛云成發現.

"呃呃,太子殿下,這個恐怕要見機行事了!!"云橫撓了撓頭,一臉無奈的樣子,心里更是把洛云成罵了個遍,不是吧,你泡妞也要問我怎麼辦!!我總不能直接把人給你綁床上讓你生米煮成熟飯吧!!

顯然洛云成現在極其的信任云橫,這麼明顯的敷衍,洛云成竟然點了點頭,覺得云橫此言有理.

云落看了云橫一眼,意思是娘親你這也太過明顯了不是?!

可就是有人愣是看不出來.

馬車已然到達城門口,由于日夜兼程的趕路,西陵公主早已饑腸轆轆疲憊不堪,按理說公主應該進城先去面見皇上,可是如今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再加上西陵公主覺得倘若自己這麼上趕著進宮,東罕的皇帝肯定會以為她們西陵非東罕不可,自己則處于被動狀態.

差人停下馬車,西陵公主緩緩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一襲鵝黃色的衣裙,柔順的秀發上挽著漂亮的頭結,金色的發簪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只覺得耀的人睜不開眼,絕美的容顏上滿是盈盈的笑意,讓人看一眼都覺得美到窒息,窈窕的身姿一扭一扭向人群中走來.

眾人紛紛禁了聲,不自覺的讓開道路,愣是給西陵公主自覺讓開了道.

"謝謝大家~"櫻花般的性感唇瓣緩緩張開,甜美的聲音落在了眾人的心田.

二皇子"噌"的一下從雕花椅子上站了起來,目光炙熱的看著西陵公主,他貴為皇子,見過的美人自是不在少數,如今一見西陵公主只覺得所有的女子都失了顏色.

烈西曉眉頭輕佻,自己竟然也被西陵公職吸引了過去,眸子里滿是癡迷的看著西陵公主,他感覺到了一絲的不對勁,把眸子看向二皇子,只見二皇子的眸子里滿是癡迷,再看陳近南,竟然也是如此的癡迷.烈西曉心里有一個大膽的猜測,這女子會媚術!!而且道行不淺!!

這邊的云橫也看出了端倪,太子目不轉睛的盯著西陵公主,連著云落那麼小的孩子里眸子里都是癡迷,云橫心里思索了起來了,自己在現代曾經見過一本關于媚術的說,但是當時對此不屑一顧,都只是騙人的小把戲罷了!!

如今看來,這就是傳說中的媚術了,可能因為自己是女子,所以媚術對自己一點用都沒有吧.

云落片刻眸子便恢複清明,一臉迷茫的看向娘親,云橫朝著他點了點頭,意思是這西陵公主有大問題.

西陵公主享受著眾人滿是愛慕的眼神,心里不由的冷笑,看來傳說中的大國也不過如此罷了.她卻沒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那一抹冷笑.

眾人這時才回過了神,眼神還是留戀的看著西陵公主.

西陵公主在眾目睽睽之下進了朱雀樓,一時之間朱雀樓又被眾人圍了起來,外面滿是人頭,有的人因為看不到西陵公主而推搡了起來,不一會外面傳來了爭吵聲.

店小二滿是得意的關上了店門,爭吵聲頓時小了很多.只留下權貴和富豪待在朱雀樓里看著西陵公主.

"姑娘,你是住店還是吃飯?!"店小二恭敬的站在旁邊,手里拿著菜譜,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西陵公主.

"住店."甜美的聲音在店小二的耳里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好的,姑娘請到這邊來……"店小二伸出手指向前方,恭敬的給她帶著路,眾人見西陵公主離開了,都紛紛搖搖頭,等了一會才戀戀不舍的離開.

云橫滿臉期待的看著洛云成,希望他能夠帶自己離開,她是一分鍾都不想待在這里,也不知道太子殿下守在這里有什麼用,該見的時候總會見著,又何苦這樣委屈自己呢.

洛云成似乎看出了云橫的不耐煩,再加上自己也覺得口干舌燥好不舒服,思索再三便決定回去.

云橫心里直呼萬歲,終于不用待在這里像個傻子一樣了.

西陵公主隨著店小二來到了房間里.木質的房子里有一股奇異的香味,讓人心里很是舒服,看的出來這是朱雀樓的上等房,雖然不如自己的寢宮華麗倒也說的過去,西陵公主沖著店小二點了點頭,表示自己很滿意.

西陵公主一臉疲憊的神情,店小二很知趣的退了下去.

"小雪."

西陵公主話音剛落,就有一個丫鬟走了進來.

"在,小姐."

"准備沐浴,我累了."

小雪見狀,准備好了熱水給西陵公主沐浴,西陵公主閉上了眼睛,修長的指尖上挑這一片花瓣,周圍氤氳著水汽,朦朧中偶爾可以看見白皙的皮膚在水中浸泡.

簡單的沐浴之後,西陵公主便睡了去.

可是這樣的黑夜里注定有人會失眠.烈西曉手里拿著一個鈴鐺模樣的東西,伴隨著清脆的鈴聲,眼里滿是柔情,那顯然是在小攤上的情人鈴.

第二日一大早,眾皇子早早的都起來了,連著太子洛云成一大早居然狂敲顧云橫的閨房.云橫被嚇了一大跳,微微蹙眉,滿臉的不爽.

任誰在大清早被這樣急促的敲門聲吵醒也都會不開心的,更何況云橫是個起床氣極其大的人.奈何這人是太子,她目前還必須要依附的人.

"太子殿下,怎麼了?!"隔著門,云橫直接大吼了起來,開什麼玩笑,自己現在披頭散發,衣服丟的滿處都是,儼然一副邋遢不堪的模樣,更為重要的是她現在赤裸著身體!!!!

"云橫兄,你趕緊起來,我們要進宮,今日西陵公主面聖!!"太子殿下竟然也不顧形象的在門口喊了起來.

"知道了."云橫不耐煩的喊道,天天西陵公主,你堂堂一個太子敢不敢有點正經事.云橫直翻白眼,手忙腳亂的穿起衣服來.

"云橫兄,你先開門讓我進去."

開什麼國際玩笑,現在這種狀況我能給你開門!!云橫低頭看著一片狼藉的屋子,忍不住扶額!!自己可是個女人!!

"太子殿下,你先回去,我穿上衣服就來找你."顧云橫現在只想把太子打發了去,她第一次覺得太子是個黏人的跟屁蟲,你進宮見西陵公主帶我干嘛!!

三兩下穿好衣服,把頭發挽好,云橫忍不住感歎,這男裝就是比女裝好穿的多,她在這里生活了這麼久還是一個人穿不好女裝,可是男裝卻很快的學會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兩百零一章:西陵公主到訪
下篇:第兩百零三章:誰能娶公主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