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兩百章:西陵和親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兩百章:西陵和親

"這是太子定的規則,莫不是太子底下的謀士早已幫太子想好了這一計!!"站在二皇子這邊的大臣們不樂意了,紛紛幫二皇子說起話來.

"好了好了,眾大臣不要爭辯,朕心中自有定論,教他兩人上來聽我說話."

"是,陛下!!"一旁的太監手中拂塵輕輕擺動,低頭下了樓請太子與二皇子上來聽老皇上說話.

太子洛云成和二皇子洛云離聽完太監宣完聖諭來見老皇帝,一路上兩人隔著老遠,最後同時跟在太監後面上到城樓上.

"參見父皇!!"二人一齊說道.

高台上的老皇上看著自己兩個兒子,久久不說話,在場的也沒人敢出聲,太子與二皇子心里各自想著自己的小九九,等著聖上發言.

"我說太子啊,最近府上來了什麼高人啊?!"

太子想起云橫,"回皇上話,也不算什麼高人了,就是主意多了點,只是文才,不像二弟府上的那位新來的高手,可是武藝超群呢!!"太子話鋒一轉,將焦點指向二皇子.

"大哥說笑了,二弟府上來的都只是些莽夫,平日只會舞刀弄棒,哪像您府上一幫飽讀詩書的治國之士啊."洛云離也不傻,話里打起馬虎眼來.

"好了,都給我閉上嘴巴,今日你二人算是各顯神通,打成平手了!!"老皇上有些慍怒,道:

"我東罕火蓮花旗你也敢燒,太子你真是,哎!!"老皇上指著太子說道,太子表情羞愧,低著頭站在一邊.

二皇子心底一喜,看一場好戲咯!!

誰知老皇上話鋒一轉,"還有你老二,手下養的一群武者未免也太多了吧,你是有什麼打算嗎?!"

洛云離當然明白老皇上的意思,嚇得忙跪下來道:

"父皇息怒,兒臣哪敢有那種心思,兒臣這就驅散他們,讓他們各回各家!!"

"不用了,朕諒你也不敢有什麼想法,記住,朕還沒死呢,這天下是朕的天下,不是你二人爭就能有的!!"

太子二皇子二人聽了這話,立即都跪了下來,"父皇息怒,兒臣不敢了!!"

"好了,都起來吧,看你們一個個嚇得,今日你二人也是神勇,雖然打成平手也讓朕瞧見了你們的能耐,記住,將你們的能耐用在該用的地方就好,不要再讓朕操心了!!"老皇上點到為止,不再提其他,就事論事一番.

"是,父皇,兒臣謹記!!"二人回答道.

轉眼,這一場武略大賽就落下帷幕,太子和二皇子都沒占著對方便宜,反而碰了一鼻子灰,心中都有不快,各自回了自己的府上.

轉眼間又是大半月之後,這段時間太子與二皇子之間的明爭暗斗依舊在進行著,誰也不想讓對方占了上風.

二皇子洛云離悠然的在花園里散步,雙手背後,眼里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如今正值牡丹花開的香而豔,洛云離本來待在寢宮里,閑來無事就出來在花園里溜達,假山後面是一汪清泉.洛云離停在清泉面前,清澈的泉水倒影著他俊美的容顏,洛云離望到了水面倒影里的自己,禁不住停下了腳步.

良久,洛云離才轉過身來.

"近南,最近可有什麼大事?!"低沉的聲音里透著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嚴.

陳近南跟在洛云離的身後,心里直嘀咕,大事?!算什麼大事?!最近他都在武館里訓練,倒也沒有關注到有什麼大事,這可把陳近南給難住了,太子那邊也沒有任何的消息,不知道二皇子問這話什麼意思.倘若自己回答沒有的話,二皇子會不會怪罪自己探查不久.

突然,眼里閃過一絲金光,陳近南忽然想起了什麼.

"聽說西陵派遣公主來和親.那位西陵公主可謂貌美如花……"陳近南一臉奸笑的看著洛云離,心里卻直打哆嗦.他也只是在武館的時候,聽手下們閑聊談起的,至于是不是真的他就不太清楚了,只好死馬當活馬醫了.

"哦~"洛云離嘴角扯出一個弧度,心里當下就來了興致,西陵公主?!他可是聽說西陵出美人,那里的公主個個都是美若天仙.洛云離舌尖一舔,滿是興奮.看來自己又可以嘗嘗鮮了.

西陵是東罕邊境的一個小國,依附與東罕,國土極少,每年都會給東罕進貢,就最近幾年,不知道出于什麼原因西陵開始慢慢發展起來,隱隱有脫離東罕控制的跡象,現如今派公主來和親,是在向東罕示好,同時也是多了一個聯盟,邊上的其他小國都已經打算聯盟起來對付西陵,面臨這樣的境況,西陵的國王不得不求助與東罕.

西陵皇子睿智聰慧,能舍能分.西陵的長公主更是美如天仙,琴棋書畫更是樣樣精通號稱天下第一美人.如今西陵皇帝不惜把自己的的女兒送了出來.倘若能和東罕聯姻,那西陵就不用擔心其他小國聯合了.

"你再出去打探打探,西陵公主什麼時候進京."洛云離當然不會放棄這個絕好的時機.

"是,二皇子."陳近南只覺得一個頭兩個大.但凡是二皇子遇到美人總不會輕而易舉的放下,心里暗暗後悔,都怪自己多了嘴.現在各皇子之間明爭暗斗,形勢更是逼人,自己一介武夫,應該關注在斗爭之中,二皇子竟派他去調查一個女人.

雖然心里隱隱不願意,但是陳近南還是應了下來,對于二皇子的要求他從來沒說過不,這次也一樣.

陳近南從二皇子這里退了下去,並沒有直接回武館,而是來到了烈西曉的住處.

幽靜的小院里滿是芳香,潺潺的流水聲更是讓人心情愉悅,陳近南卻是冷哼一聲,二皇子收買人心的手段倒是了得,把如此好的地段給了西大先生,想必是讓西大先生心生感激,可是這西大先生哪里是這樣簡單的人?!陳近南隱隱有擔憂,西大先生身上的貴氣總讓他覺得西大不簡單.

這里陳近南剛一進小院,烈西曉就發現了,自來到東罕,烈西曉除了要找云橫,更是處處小心.對于陌生人的氣息他總有很強的感知力.

對于這個陳近南,烈西曉是打心里喜歡的.起身迎了上去.

"金南兄今日怎麼有時間來看小弟?!"低醇的嗓音像潺潺流水,自高空直瀉而下,緩緩落下,只覺得心里一種說不出的舒適感.

"西大先生說笑了,近南多日未見西大先生,今日路過此地,便進來看看."陳近南見烈西曉出來迎接自己,心下對烈西曉的好感又多了幾分.

"如此甚好,近南兄可願陪小弟小酌幾杯?!?!"烈西曉幾日還未打探到云橫的消息,心里即是郁悶,正打算去朱雀樓喝上幾杯竹醉,如今見陳近南過來,便出口邀請道.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九十九章:演習比賽(2)
下篇:第兩百零一章:西陵公主到訪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