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九十七章:情人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七章:情人鈴

就在顧云橫剛走出門口不久後,一個熟悉的身影閃進朱雀樓,當然就是烈西曉.

烈西曉在二皇子府中兜兜轉轉,閑來無事,便決定出來到朱雀樓轉轉,那里是云橫曾經出現過的地方,心里隱隱覺得云橫的氣息就在附近.

所以這幾日烈西曉幾乎每天都會來這朱雀樓,希望有一日可以在這里看見顧云橫和落兒,同時他也為這竹醉而來,好像只有喝醉了,才能看到云橫絕美的容顏,他喜歡看著云橫朝著他笑的花枝招展,他現在已經習慣來這里麻醉自己.

"西大先生,你來了."店小二簡單的打了個招呼就去招待別的顧客了.心里更是嘀咕著這個西大先生每天都會來這里,但卻只點竹醉.聽說是為了一對母子而來,每天都等在同一個雅間里,倒也是一個癡情的種子.但是想歸想,店小二更多的精力還是在銀子上,這位西大先生更是出手闊綽.

烈西曉照例到了二樓的雅間,剛打開門,只覺得一股獨特而又熟悉的味道撲面而來!!烈西曉心里一怔!!

云橫,是你嗎云橫!!

"小二,小二!!"整個朱雀樓都充斥著烈西曉焦急的聲音,眾人紛紛好奇的看向烈西曉,心里嘀咕著,不由的好奇起來.

"西大先生,怎麼了?!"店小二被烈西曉這突如其來的吼聲給嚇到了,不免有些疑惑,好像自己沒有做錯什麼吧?!還和往日一樣啊!!

"這個雅間剛剛有人來過嗎?!"烈西曉一臉急切的拉著店小二,聲音里隱隱有些激動.

"哦,是兩位公子,衣著樸素,卻舉止優雅,貴氣逼人."店小二對于云橫的影響極為深刻,一般對于權勢貴族,小二都會留個心眼,顯然云橫已經被他劃分為這一類人了.

"公子?!什麼時候走的!!"烈西曉心里有個直覺,他的橫兒肯定在這里出現過.

"就剛剛你進門的時候啊."店小二滿臉迷茫的說道.

烈西曉一把甩過店小二,直接朝著門口飛奔而去,心里滿是懊惱,他的橫兒就在他的面前溜走了,他卻毫不知情,握緊拳頭,狠狠的在自己等我頭上砸了一拳頭,看來是自己越來越沒用了!!

跑了一會後停了下來,周圍哪里還有顧云橫的影子,沮喪的蹲在地上,痛苦的揪著頭發,滿目扭曲,必定是痛到了極點才會這樣.

而此時的顧云橫依舊在剛才買情人鈴的攤上失了神,"叮鈴鈴,叮鈴鈴……"仿佛只有這樣才能看到自己朝思暮想的容顏.

攤主滿臉詫異的看著面前的這位公子,那會明明說過不要的現在又愛不釋手的撫摸著,剛欲開口,云橫一臉決絕的放下情人鈴像遠方走去.

牧九很懂事的跟在云橫的後面,聰明的什麼也沒問,只是安靜的陪在她的身後.

"這位公子,你可要看看這情人鈴?!"

烈西曉三步並作兩步的跑在這個攤子上,他明明看見酷似云橫的背影停在這里,可是等到他跑過來的時候卻什麼也沒有了.

"先生?!"商販看著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停在自己攤前的公子,眼里滿是光芒,衣著華麗,拇指上的玉石扳指更是少見,正是極品貨色.商販心里盤算這怎麼才能把烈西曉忽悠到手.

"情人鈴?!"烈西曉眉頭輕挑,看起來是小姑娘西喜歡的玩意.

商販以為烈西曉對眼前的情人鈴感興趣,又絮絮叨叨的開始講起來他的愛情故事.

烈西曉拿起情人鈴輕輕的一晃,只見眼前又浮起顧云橫絕美的容顏,她輕輕的朝著自己微笑,烈西曉鼻頭一酸,伸手想要抱緊云橫的時候,卻哪里還有她的身影.

"橫兒……"烈西曉一臉的哀傷.

半響,收回情緒,烈西曉又恢複冰冷的神情,"小哥,這情人鈴我買了!!"

小販還未反應過來,就見一大錠銀子丟在自己擱情人鈴的地方,面前這個偉岸的男子就離開了.

再說念貴妃三人,云橫回去的時候便見到自己的娘親念貴妃和云翳云爾好端端的在家,這才舒了心,估計是閑不住去外邊逛逛吧她這樣想,也就沒再多問.云橫自己因為酒的緣故,獨自先睡覺去了.

幾日後.

東罕皇宮,廟堂高殿之上琉璃瓦金光閃閃,禦花園內古樹參天,奇珍異獸生活在其中,更有佳麗三千,六宮粉黛.

金鑾殿上,太子洛云成站在一排謀士的前頭,向著自己的爹爹行完大禮,說道:"兒臣有事要啟奏聖上."

老皇上拍著龍椅,道:"什麼事,說吧!!"

太子照著昨夜顧云橫交待的一切說了起來,"想我東罕國近年來休養生息可謂算得上風調雨順,東罕都城內家家夜不閉戶路不拾遺……"

"大哥,說重點!!"二皇子陰沉沉來了一句,惹得大殿上的大臣們之中有了笑聲,拆台的這些人自然是二皇子的黨羽無疑.

太子清了清嗓子,臉上有些慍怒,改口道:"父皇,如今東罕國泰民安,兵強馬壯,又正值春天之際,萬物生長,正所謂文韜武略,我們各皇子整天吟詩作畫,閱覽古籍,雖說也是修身養性,但不免會有些紙上談兵的感覺,不如?!"

"不如什麼?!"

太子遲疑一句,正要把話說完,二皇子冷不丁又插一句嘴,太子急了.

"父皇,你看二弟!!"太子對著老皇上道.

老皇上一看,心里當然明白太子與二皇子之間的明爭暗斗,自己這個大兒子有的時候與自己這個二兒子相比,自是讓人覺得草包了點,但畢竟是嫡長子,將來繼承大統,可是要做萬人之上的位置.

"老二,不可沒大沒小的,聽你大哥好好說!!"老皇上訓斥道.

"是,父皇!!"二皇子當然不傻,乖乖閉上了嘴.

太子白了自己的二弟一眼,回過神繼續說道:"父皇,不如在我們各皇子之間舉行一場"武略"比賽."

"'武略’比賽,你且仔細說說!!"

老皇上來了興趣,要知道老皇上年輕時也最喜歡舞刀弄棒,要不是東罕一直奉行與諸國和平共存的外交,他真想借著年輕時的那股勁好好操持一下軍隊,揚自己東罕的國威.

"父皇,我們每個皇子各自領一支百人部隊,各自運用兵書上的帶兵之法,攻城略地,守城防衛種種演習來個遍,到時我們皇子各自的城頭插上一只火蓮花旗,以攻城最多,拿著旗最多的人為勝利者,父皇你看怎樣?!"

老皇上捋了捋下巴上的胡須,"嗯,倒是個不錯的提議,朕看行."老皇上給了句肯定,底下大臣自然不敢多言,聽到太子繼續說.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跑哪里去了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演習比賽(1)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