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九十五章:給點教訓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五章:給點教訓

"殿下,經過我的考慮,覺得殿下能夠看得起我西大,是我的榮幸,那麼我也就是理應幫主殿下的,不知道殿下可否願意呢?!"

無論何時,謙卑是永遠都需要的,所以烈西曉即使現在心里面一直在猜測這人的目的,也不會說出來,他要做的,是讓這個人徹底的信任他.

二皇子聞言之後捧腹大笑,弄得烈西曉有些反應不過來,實在是看不懂這二皇子的計謀.

"你早該答應了,難道不是嗎?!"

烈西曉現在只得先迎合著.

"既然你已經是我的幕僚,我的要求不高,你懂得,凡事,替我著想."

二皇子說完,嘴角勾起了一個弧度,烈西曉盡管心里面知道自己即將面臨的或許不是什麼好兆頭,可是為了顧云橫,一切都不重要了.

"至于西大先生說的尋親一事,我自然是會放在心上的,這一點,你大可不必擔心,到時候若是有什麼情況,我定會告知你,西大兄可千萬急不得."

二皇子看來是想拖延時間了,烈西曉倒也不慌不忙.

"二皇子答應的事情,我想怎麼也是有把握的,只不過,殿下,我想說的是,若是您的效率太低,恐怕我會有點懷疑,殿下是不是把我這個幕僚放在心上,人與人,原本就是建立在互相信任的基礎之上的."

烈西曉說這話並沒有威脅的意思,大家各取所需,若是連這麼一點點的信任都沒有,後面的合作想必也是不會很成功的吧.

二皇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並沒有胡須,或許只是習慣性的動作吧,"公子這麼說話就傷感情了,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想必誰也不會拿著自己的人格在開玩笑,咱們現在不是挺好的嗎?!再者說了,我平易近人,你還有什麼擔心的?!"

二皇子說完這話之後,就不再說話了,是想讓烈西曉自己知道自己現在的地位吧,要是他二皇子不願意,他就會一事無成.

"是,殿下說的不錯,西大自然是信任殿下的,今後,我也會做好自己的工作,望殿下放心."

烈西曉現在是不得不服從,除非自己真的不打算找到顧云橫了,云橫啊云橫,這可真得是苦了相思之情,多日未見,不知道你現在,究竟過得如何?!

此時的顧云橫卻悠悠的在寢宮里品著茶,對于烈西曉來到東罕的事情當然一點也不知情,嘴里自顧哼著小曲,心情倒很是愉快.

"姐姐!!"

洛牧九滿頭大汗的跑了過來,云橫老早就聽見了牧九的聲音,搖搖頭,這孩子總是一副缺心眼的樣子,訓練這麼久了,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明顯的變化.

"牧九,這個時候怎麼沒有訓練?!"

等到牧九跑到云橫身前的時候早已累的氣喘籲籲,沒有理會云橫的問話,直接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云橫被牧九這樣一整,就有些納悶了,牧九本就性子和善,雖然最近的進步很大,但是還是略欠火候,要想登堂入室還需要繼續訓練幾年,看來又是云爾看自己忙,又開始偷懶了.

半晌,洛牧九才緩過勁來,目光灼灼的盯著顧云橫,內心掙紮了良久,心里還是有些猶豫.

云橫被洛牧九看的有些著急,不知道他到底有什麼欲言又止,"你趕緊說啊!!"忍無可忍,云橫催促到.

"云爾師傅和云翳把念貴妃帶著出去了,我不知道該不該告訴你!!"牧九滿臉委屈的看著云橫,他也是今早起來找師傅的時候發現師傅和云翳鬼鬼祟祟的帶著念貴妃從後門溜了出去,他悄悄的跟在後面叫"師傅."

誰知他們只是小心翼翼的瞄向眼前,哪里顧得上背後的洛牧九,牧九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除了後門,這才撒腿就往後跑,心里卻還在師傅和姐姐之間坐著選擇,不管是師傅還是姐姐都是他現在心里最為重要的人.

思索再三,牧九覺得還是應該告訴云橫,雖然不知道他們要干什麼,為什麼瞞著姐姐,但姐姐知道總歸不會害他們.

"這該死的云翳云爾!!現在倒是翅膀硬了,敢自己做主了!!"云橫氣的牙癢癢,現在東罕的老皇帝正在滿世界找著念貴妃,這個風口浪尖上,云翳云爾居然還敢偷偷的將娘親帶出去,倘若被發現的話後果不堪設想.

洛牧九看著云橫氣憤的樣子,就知道是自己把師傅給賣了,心里不斷默哀"師傅你要原諒我啊,我都是為了你好……"

"你可知他們帶念貴妃出去所謂何事?!"氣憤歸氣憤,云橫心里始終覺得云翳云爾是個有分寸的人,也許他們這麼做是有自己的道理,云橫更願意相信他們這麼做是有什麼無法告知自己的原因,而不是刻意隱瞞自己.

"我不知道."洛牧九頭搖的像波浪一樣,當時的情況哪里容的下他來了解到底是因為什麼事.

顧云橫只覺得心里一冷,看來是她是時候讓他們長長記性了,不然這些人就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什麼了.眼里浮上一抹擔憂,不知道娘親現在怎麼樣了,可千萬別出什麼事才好.

"牧九,你換下衣服,我們出去找他們!!"

說罷,云橫就從屋里匆忙換了男裝,畢竟現在緊要關頭,她必須事事小心,東罕不比大烈,還是小心為秒,她可不想節外生枝,染上不必要的麻煩.

牧九這才低下頭,發現他還穿著訓練的衣服,臉色唰的一下變得通紅,一溜煙跑了出去.

不一會,一身淺藍色的衣袍進入云橫的視線,柔順的青絲高高束起,與剛才的滿頭大汗,氣喘籲籲形成鮮明的對比.

云橫只是掃了一眼就向外面走去,牧九緊隨其後.

熙熙攘攘的人群宣示這東罕的繁華,大街上滿是挑著擔子的游走的商販沿街叫買著,街道兩旁是木質的房屋,有的上面還有雕花.

因為云橫上次來過這里,這次倒是一點也不陌生,輕車熟路的游走在大街上,洛牧九自幼就在大街小巷上輾轉,這里就更不在話下了.

"來來來,走一走,瞧一瞧,看不看……"

云橫的耳邊響起了商販的吶喊聲,震的耳朵蚊蚊作響,顧云橫趕忙向旁邊移了移,想要躲開商販的叫喊聲.

誰知這商販似乎是看准了顧云橫,顧云橫挪那邊商販就挪那邊,如此幾番,顧云橫就意識到眼前的商販是故意堵著自己.當下站著不動了,明亮的眸子掃向商販.

面前是一個可以移動的小攤子,上面有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模樣都非常的漂亮,顧云橫的視線這才被吸引過來,伸手觸摸到一個小木偶,這是一對情侶款,組和在一起中間有一個鮮紅的心形.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九十四章:做我幕僚
下篇: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跑哪里去了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