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九十二章:武館紛爭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九十二章:武館紛爭

阿飛一看到立馬奔了過去,"放開我姐姐!!"扭開兩隨從的手將姐姐手上的繩子解開,帶到一旁.

"孔老頭,你在這兒干什麼呢,怎麼著,背著老娘請一幫人要和那小妖精成親啊!!"

"大娘你說錯了,我沒有要和你家相公成親,你家相公百般刁難與我和弟弟,拿我弟弟的腿威脅我做他的小妾,若是真那樣了,不如讓我先死了,也好一了百了,不要再傷害我弟弟了!!"阿飛的姐姐說的真切,竟真的甩開弟弟阿飛的手,一頭向廳內銅柱撞去,眾人大驚失色!!

"姐姐!!""小蝶!!"……

關鍵時候,烈西曉一個箭步,將離自己最近的胖貴婦一掌向前攤開,小蝶一心求死,一頭紮向的正好成了那婦人,"哎呦!!"小蝶被彈飛了,這一聲哎呦卻是站那兒紋絲不動的胖貴婦,那場景煞是好笑,眾人還沒從剛才的情景緩過勁來,又來了這一出措手不及,一時真是哭笑不得.

館主看著西大先生剛才抬手救人,知道他功夫太過了得,自己不會是對手,心里真是急開了鍋:也快到了吧!!

館主正急著呢,廳內陷入尷尬的局面,館主婦人看到眼下情況不對勁,也是閉上了嘴.

"何人敢到我城南武館鬧事!!"一聲洪鍾般的聲音想起,人未至,話先至.

烈西曉起身,眾人中有知道的立馬反應過來這乃城南眾武館頭子陳近南是也,人群中頓時炸開鍋,館主臉上一絲喜色閃過:這下叫你西大先生吃不了兜著走!!

烈西曉當然明白此人不簡單,能以如此深厚的內力將聲音傳至如此遠的距離,絕不是凡人能及,烈西曉出了孔丘武館的大門,結果後面一群看熱鬧的人都跟著出來了.

"你就是來我城南武館踢館的?!"一位黑發冷峻,一身長衫的男子站在烈西曉的面前.

烈西曉拱手道,"本不為踢館而來,卻也算把踢館之名接了吧."

"西大先生是為了主持公道來的,請陳爺明鑒啊!!"阿飛在身後高喊道.

"有你說話的份嗎!!"孔丘館主怕自己丑事敗露,怒斥阿飛道.

陳近南擺擺手,"自打上次二皇子過生日我被請去,這好不容易讓我能歇息了一月,城南這塊地上難道你們就不能消停點嗎?!"眼神直指孔丘館主,孔丘也是嚇得住了嘴.

"閣下名字?!"陳近南對著烈西曉道.

"西大先生."烈西曉答.

"有趣有趣,有趣極了!!"話音還未落,就先動了手.烈西曉心里一陣好笑,原來都喜歡先發制人.

兩人打斗精彩,俱都是武藝超群之輩,施展招式行云流水,十分寫意,常人看著這兩人哪里是在比試武藝,分明是在跳舞.孔丘當然看出那不是在跳舞,一招一式都凶險無比,庖丁解牛,只用站在他們兩位的武學高度,才有資格說優雅二字.

"一百招了,好好好,今天我老陳戰的痛快!!"陳近南久未逢敵手,今日棋逢對手,慢慢的竟有英雄惜英雄之意.

烈西曉看對手拿二人打斗做為久未經曆的樂趣,心里有些慍怒,迸發出全力,,生生躲過陳近南一招龍抓手,身形突然飛快,靈活異常,陳近南反應過來,掌由爪變拳,急襲過來.烈西曉看准時機,雙臂施展出太極兩儀之道,呼吸之間,兩指頭已點至陳近南的頸旁,陳近南來不及反應,手上已沒了動作.

烈西曉停下手指,沒再動作,聽陳近南淡淡道:"你贏了!!"

"我沒有其他意思,今日之事算我西大多管閑事冒犯了!!"烈西曉拱了拱手,徑直走過去牽起自己的馬,就要走人,那片刻安靜極了,周圍的鳥叫都只剩幾聲,眾人站在館外,看著兩人精彩的打斗就這樣結束了,那些擔心陳近南臉上掛不住的人更加是大氣都不敢出.

烈西曉走出十幾步,忽聽背後一聲,"西大先生,可否交陳近南一個朋友!!"

朱雀樓的招牌名酒-竹醉,沁香迷人,直入肝腹,烈西曉和陳近南二人,喝的酒壺已經堆滿了大半個桌子,還不過癮繼續喝著,旁邊是封飛姐弟二人,阿飛的臉上寫著笑意,姐姐小蝶也是很開心.

"我說西大先生,咱們今天這朋友也就是交上了!!以後你西大的事就是我陳近南的事,放心,在東罕這一帶,不敢說全部,就說你想到皇帝上的茅房去方便一下我陳近南也能辦到!!"陳近南有些醉意,拉著烈西曉的胳臂說道,"今兒個我是酒逢知己千杯少,來,西大,咱不醉不歸,干了,那邊的兩位,你們也干了!!"

烈西曉臉色如常,酒這東西似乎對他不起作用,他看著姐弟兩,對陳近南說道:"近南兄,這姐弟兩中的弟弟阿飛,我看他筋骨也還行,十幾歲正是練武的好時機,你不妨收他為徒如何?!"

"沒問題,不過我說,我一直以為他是你看中的徒弟,這才一直沒說,怎麼,在這東罕你有更好的去處?!"陳近南疑惑道.

"兄弟說笑了,我哪有什麼好去處,今日來到東罕只是為了尋找一位故人,找到了我就要回我的地方了,所以才請你代為照顧."烈西曉心里牽掛著顧云橫,只想著快些找到她才好,今日節外生枝已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你要找人,找我啊,在東罕怎麼還有我陳爺找不到的地方呦!!"陳近南拍著胸脯保證.

"是嗎,那太好了!!"烈西曉一聽高興極了,忙端起酒壺四人干了一杯.

烈西曉沒想到剛到東罕國就有這種巧遇,也算是不打不相識,陳近南在東罕似乎也是一號人物,結交甚廣,在酒桌上拍著胸脯保證,"西大先生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一定幫你找到那個人!!"

烈西曉初來乍到,對東罕國也並不熟悉,陳近南極力要他留在他的劍館,得空時也好幫他指導一下弟子,烈西曉推辭不過,只好應下了.得空之時去看看封蝶封飛兩姐弟,阿飛那小子每次見到烈西曉都纏著自己教授他武藝,烈西曉也看了看他的家傳寶劍,確實是把好劍,那劍的鋒利程度絕不輸給當世的十大寶劍.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九十一章:城南武館
下篇:第一百九十三章:入廟堂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