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八十四章:賀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八十四章:賀禮

這一步實施的很順利,顧云橫回到下榻的地方,立刻叫來云落,吩咐了幾句,云落小小的身影趁著夜色就轉身出去開始准備了,顧云橫決定讓兒子出去曆練一番,自己能保護兒子的安全,讓兒子長大成熟一點更好.

顧云橫手指扣著桌子.如果云落順利的話,不久就可以完成目標了.夜色下,二皇子的府上燈火通明,人聲鼎沸,四處掛著紅綢緞自己紅燈籠,府上傳來一陣陣歌聲,以及哄笑聲,有人頗為好奇地問,"二皇子府今夜怎麼了?!"

便有人告訴他:"今日是二皇子的生辰.不好好巴結一下怎麼行呢."

那人才恍然大悟般,點點頭.

云落趴在飛簷上方,看著下面巡邏的侍衛,不動聲色地記著換崗的時間以及地點,這二皇子府還真是守備森嚴,幾乎是三步一崗,五步一衛,每半個小時換一次崗,其中間隔不會超過一刻鍾.云落心里計算著,要怎樣分配時間才能不被發現.

前些日子,江湖上傳言,羅家的天水珠會送給二皇子做生辰賀禮.

云落便一路打聽,直到三天前,聽聞羅家想要將天水珠獻給二皇子做賀禮,云落本想在半路上將天水珠劫走,但看了看羅家護送的陣容,知道自己勝算不大,他才一咬牙來夜探二皇子府,准備從二皇子府中劫走,然後獻給太子,估計能達成目標.

"丞相大人來賀……"

"李中丞李大人來賀……"

"江南劉家來賀……"

"戶部尚書吳大人來賀……"

……

各種各樣的人物都來得差不多了,卻還沒有聽到有羅家的人來,云落有些焦急,莫不是不來了?!

等了將近半個時辰,終于聽到一聲:"羅家攜天水珠來賀二皇子生辰."

二皇子一聽,急忙迎出去,與羅家的開始談笑道:"羅家家主真是客氣了,竟送小王如此貴重的禮物,小王不敢當啊!!"

羅家那人卻笑道:"哪里哪里……二皇子自然是當得起的.二皇子乃人中之龍,自然是要配這種好寶物的."

二皇子聽聞大笑道:"那小王便卻之不恭了."

讓下人收下天水珠,二皇子又邀請所有人去喝酒.

差不多接近半夜時,參加宴會的人才三三兩兩的離去,二皇子似乎是喝醉了,被手下扶著離開了大廳.好不容易熬到換崗的時間,云落行動了,他先是避開了巡邏的侍衛,黑色的身影如飛鳥一般靈敏,就這樣在夜色的掩護下,云落進了二皇子府.

二皇子府占地面積十分大,院落,回廊又多入牛毛,簡直就是一座小型的皇宮.

云落在二皇子府中如無頭蒼蠅般亂轉,走了不知多久,云落才停在了一個院落.

這個院落很奇怪.在金碧輝煌的二皇子府里,怎麼會有這樣一間破財的房子,而且屋子周圍還有重兵把守.云落在心中暗歎:事反常必有妖!!這里可能便是二皇子放寶物的地方吧.

云落看著院落外的守衛,正愁著怎麼進去,忽然便看到了從小院里伸出來了樹枝.云落便摸著過去,輕輕縱上那一截樹枝,借著黑暗與樹葉的遮掩,云落在不驚動守衛的情況下就進入了小院.

正打算推開窗子翻進去時,卻聽見里面出來了對話的聲音.

"大哥,你還不打算將東西交給我麼?!"似乎是二皇子的聲音,可是他不是應該喝醉了麼?!

二皇子似乎很生氣,甩手離開了小院,在院落外又吩咐了一聲:"小心點,別讓人混進來."

"是."

云落暗想,二皇子的大哥,那豈不是當今太子?!想罷,云落打開窗戶翻進去,看到了一個被鐵鏈困住的中年人.

那人看到云落進來似乎很驚訝,但過後又是一笑,輕聲問:"小兄弟,你怎麼進來的?!"

那人笑笑道:"快離開吧,小兄弟,免得一會二皇子回來,看到你會殺了你的."

云落不禁被眼前這個人所折服.

"拜托你件事,我現在脫身不了,你幫我把這玩意送到城南,自然有人找你."云落拿了兵符就往著城南去,他也不用擔心那些士兵會不聽他的話,因為朝廷中的軍隊,只看兵符不看人.

"什麼人,軍營重地,禁止亂闖."

云落亮了兵符,過了幾分鍾,一名大將急忙迎了出來,"小大人有何貴干?!"

云落低聲說了幾句.

不一會,整個軍營之人都開赴二皇子府.並將二皇子府包圍.

"諸位將我二皇子府圍困起來是想作甚?!"二皇子聽聞消息,趾高氣揚地來到門口,大聲呵斥道.

那粗豪大漢低笑:"奉命將二皇子府一干人等緝拿.上."

二皇子見狀,連忙退回去,一群士兵突然從王府中湧出,與天元軍激戰起來.

云落一步殺一人,如入無人之境,卻還是在混戰中被人劃傷了腿.云落卻不顧強勢,率領眾軍殺進了二皇子府,並將太子從小院中救了出來.

太子被就出來時,看著滿地的尸體,痛心疾首地問二皇子:"你既然私自招兵買馬,你是想謀逆麼?!"

二皇子冷笑,道:"不必說這麼多,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如今我已這樣,你想如何便如何把!!"

太子下令將二皇子府之人通通押入大牢聽候處置.而後轉過身對著天元軍的將士們道:"多謝大家了,那些死去的將士,以及他們的家屬,我會下令好生安撫的."

"那末將就謝過太子殿下了.末將先帶謝謝將士們回去修養了."天元軍的將軍對太子行了禮,便率領一干將士退去.

云落將兵符還給太子.然後對太自說:"太子殿下,我想向您求取一樣東西."

"何物?!"

"羅家獻給二皇子做賀禮的天水珠."云落直視著太子的眼睛,有些擔心,長長的睫毛和小小的身子讓太子登時對他喜愛起來.

"好.不過,今日不行,明日,我一定將天水珠送給你."太子爽快地答應下來.

云落雖然只有六歲,但是成熟的表現讓太子爺不敢當成小孩看待.

不久後,太子府的守衛到來,將云落與太子一起接回太子府,留下一半人馬,駐守二皇子府.

校場之上,太子府內有身份的文人武士幾乎都在,一身便衣的太子正拿著弓箭,照著邊上教頭說的要領瞄准遠處的靶心,一箭"嗖"的一聲離弦而去.

"不會中的",云落看在眼里,心中早已有了判斷,看見太子在向自己招手時,云落便走了過去,單腿跪下,雙手做了個揖.

"拜見太子殿下,請恕草民腿上有傷."云落大方說道,自己腿上傷確實沒好透不假,再一個他從不願意向別人下跪.

"哪里話,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哪有讓恩人給自己跪下的道理,那些繁文縟節你不了解我還不了解,幾十年了,每天見到他們跪在我的腳下,知道他們也不是真心想跪,我都會扶起他們,私下里不讓他們弄髒自己膝蓋的."太子倒是好說話的狠,嘴上帶著微笑,一副面善和藹的模樣.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八十三章:太子爭奪
下篇:第一百八十五章:沙場點兵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