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七十九章:高手就是高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九章:高手就是高手

有些人,不用出手,就能夠打消別人想要與之交手的念頭,無疑,云翳云爾就是這樣的人,因為沒有刻意隱藏,真正的高手是能夠感受到對方身上的氣勢的,那是打敗了無數的頂尖高手,才能夠磨練出來的.

大廳里只安靜了一瞬,又恢複了原來的吵鬧,勸酒的吵架的,聲音此起彼伏.

小二連忙笑臉迎了上來,做了個里邊請的姿勢,顧云橫一行人一看就是他們惹不起的人,可得好生的招呼好了,"幾位客官是用膳呢還是住宿?!"

"用膳."

"得咧,幾位這邊請."小二將顧云橫他們引上了二樓.

一樓都是些江湖浪客,來來往往的,有時候容易惹事,但一樓卻也是消息最靈通的地方,天南地北的人都聚在這兒,吹噓著自己的見聞.

小二見顧云橫他們衣著華貴,一看就是有權勢的人,雖然不清楚來頭,但引到二樓雅間去總是沒錯的.

顧云橫一邊跟著店小二,一邊留意著一樓的情況.

有幾個大漢猜拳的動作幅度十分大,飲起酒來也十分豪爽.

另一桌的人似乎在爭辯什麼,云橫隱約聽到一個人說什麼"花雕姑娘才是真正的花魁."

看來這些花魁的名頭是徹底打響了啊,云橫他們隨小二來到雅間,這些雅間設計巧妙,竟然有隔音的效果,樓下的喧鬧聲一下子被拉得很遠.

房間布置得十分清雅,沒有什麼多余的擺設,都是些字畫,房間內點了香薰,味道很淡,卻讓人覺得很舒服.

店小二拿出了菜單來,這也是朱雀樓的一大特色,將所有菜肴的名稱極其價格刻到了木牌之上,供客人選擇,"幾位客官想吃點什麼,我們朱雀樓各國菜肴一應俱全,相信能滿足各位不同的口味."

顧云橫看了一眼菜單,什麼群英薈萃,鴛鴦戲水,鐵樹銀花,魚躍龍門,這菜名起得也是文雅,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菜,顧云橫把菜單一翻,懶得再看,"就把你們店里的招牌菜都上一遍,再來幾壺好酒."

"都上一遍?!"店小二有點驚訝,"客官,我們店里的招牌菜共有十八道,怕幾位是吃不完啊."

"讓你上你就上."云翳取出一袋銀子扔給店小二,店小二一看,連忙點頭哈腰的走了,心里怪自己多嘴,十八道招牌菜雖然價格不菲,這幾位看起來也不是付不起賬的人.

在等菜的時候,顧云橫取出了剛剛買下的情人鈴在手里把玩著,卻沒有搖動它,她怕,怕自己會動搖,既然選擇了離開,就不允許自己還有回頭的機會.

菜還沒來,隔壁雅間卻傳來了一陣琴聲,琴音清冽,這曲子譜得極好,彈琴的人技藝更是高超,讓人宛如置身于桃花源中,溪水潺潺,花飛滿天,又仿佛遨游云海,羽化登仙,另人流連忘返,忽又曲風突轉,金戈鐵馬,刀槍相鳴,最終淒淒之音,令人黯然.

一曲終了,顧云橫忍不住鼓起掌來,這一曲就寫盡了一生,雖然她對音律並不十分精通,卻也深深地被吸引住了.

恰好菜也上了上來,顧云橫向店小二打聽了一下隔壁雅間的客人,店小二抱歉地搖了搖頭,朱雀樓有朱雀樓的規矩,他們不敢透露客人的任何消息.

店小二為顧云橫他們一一介紹了菜肴,又著重介紹了一下朱雀樓的招牌名酒,竹醉.

這竹醉乃是用春日清晨竹葉上的水制作而成,這其實一種原料,就是竹子的花,竹子開花後便會耗盡所有的生機,所以那花就是竹子幾十年來所吸收的天地精華,極為難得.

而制酒的酒師乃是號稱酒神的九娘,由她制出的酒,開壇之日,香飄十里,勾得所有酒鬼的酒蟲不住的往外爬.

只可惜酒娘有個古怪的規矩,一年只做十壇酒,其中一壇就是竹醉,且不知因為什麼原因,竹醉只供給朱雀樓,所以這酒就更為難得了.

其實店小二將酒呈上來的時候,顧云橫就已經聞到了香味,並不十分濃烈,有股淡淡的竹子的清香,卻意外地勾人,聽完店小二的話,顧云橫忍不住倒了滿滿一杯想要嘗嘗,店小二連忙阻止了她.

"姑娘不可!!這酒十分的烈,切不可空腹飲用!!"顧云橫杯子已到嘴邊,哪里肯停,卻被云落將杯子奪了下來.

顧云橫無奈,只好先吃菜.朱雀樓果然名不虛傳,每一種菜都各有特色,用料也十分考究,像那道魚躍龍門所用的龍魚,就是專門培育而成,肉質十分鮮美.

一頓下來,顧云橫四人都感到前所未有的飽,這一餐大概是他們來到東罕國之後最滿意的了.

那竹醉酒入口甘綿,後勁卻十分的大,顧云橫一時貪杯,現在竟有一點眩暈的感覺,她勉強維持著一分清醒,不過在手下面前沒有表現出來.

云落哪里看不出來,主動牽著顧云橫的手,給她一點支撐,最近忙二皇子的事,分散了娘親的注意力,今日的情人鈴卻又再一次勾起了她關于烈西曉的回憶,所以云落才有意縱容顧云橫,醉了也好,他只要娘親開開心心的.

云落扶著顧云橫小心翼翼地走出雅間,那竹醉後勁十分猛,顧云橫有點穩不住,突然腳下一個踉蹌,身子向前傾去,恰好撲倒了隔壁雅間出來的人.

那人一時不備,被顧云橫撲倒在地,給顧云橫當了肉墊.

云爾連忙上前將顧云橫扶了起來,那人身邊的隨從也將他扶了起來,有個人氣勢洶洶地站了出來,指著顧云橫大罵,"走路不帶眼睛嗎?!知道這位主子是誰嗎?!信不……啊!!"

話還沒說完,那人指著顧云橫的手就被云翳活生生折斷,云翳面色陰沉地看著那個人,一字一頓地說,"說話最好注意點,不然我不管你主子是誰."

那被撲倒在地的人穿著一身紫色的長袍,墨玉般的長發,劍眉星眸,站在那兒不動就散發著一種貴族氣息.

那人看清撞到他的是女子,分外美麗,顧云橫因為喝了酒,兩頰微微的泛紅,略帶著一絲嬌羞,倒比平時多了一份嬌媚.

這一撞令顧云橫酒醒了不少,她打量了一下紫袍男子,突然覺得真是緣分啊,她還在苦想應該怎麼和太子搭上關系,居然就在這兒撞上了太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七十八章:太子心動
下篇:第一百八十章:入骨相思知否知否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