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七十八章:太子心動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八章:太子心動

云翳云爾看著路人呆掉的表情,早就習以為常了,默默地跟在身後.

等到他們走過,路人們都紮堆議論起來,這女子可是比那天選美大賽的那些花魁們美的多啊,若是她在場,這花魁大賽的冠軍最後花落誰家都不一定呢,不過也有人提出選美大賽是靠才藝,這女子雖然容貌上冠壓群芳,本事卻不一定比得過公孫姑娘.

云橫對于他們將她與那三個花魁相提並論,沒有太大的感觸,嘴長在別人身上,況且言論自由,八卦都是天性.

云落雖然不情願被云橫當成小孩子那般牽著,倒也沒怎麼掙紮,只是黑著一張臉,沒辦法,對著云橫他沒辦法去反對什麼.

東罕國的建築十分有特色,幾乎全是由木頭築成,且他們的房屋上或多或少都會有花紋,有飛鳥走獸,山水風景,但更多的卻是蓮花,大概是與東罕國皇族有關吧,普天之下,莫非皇土,這也是東罕國子民表達自己對于天子的忠誠的一種方式,云橫想起了身上的火蓮紋,但很快就被別的事情轉移了目光.

云橫拉著云落快步走向了一個角落,云翳云爾還以為云橫發現了什麼,神色緊張的跟了過去,等到他們看清云橫手里拿的東西,瞬間無語了.

云橫像一個老頭買了一大把冰糖葫蘆,給他們一人分了一支,自己先嘗了起來.

那冰糖葫蘆雖然形狀與現代的相似,糖漿里裹的卻不是山楂,是一種心形的果子,不過口感酸酸甜甜,倒也十分開胃.

云翳云爾拿著那冰糖葫蘆,尷尬的不知道怎麼處理,宗主給的東西他們自然不敢不要,但要他們兩個大老爺們像小孩子一樣在街上吃這個東西,實在是太丟人了啊.

云落這一次倒是沒有拒絕,看云橫吃得那麼開心,他也輕輕地嘗了一口,說不上多好吃,味道倒也新奇.

云翳云爾看少宗主也吃了,更沒辦法拒絕了,只好認命的咬了幾口.

云橫一路上這也要嘗嘗,那也要試試,簡直就像是一個購物狂,云翳和云爾手上沒多久就拿滿了東西,云爾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吐槽一句,女人就是麻煩啊,連他們宗主也不例外.

在路過一個小攤的時候,顧云橫突然停了下來,盯著攤上掛著的一個鈴鐺,那串銀色的鈴鐺款式挺新穎,做成了風信子的樣子,風一吹,鈴聲清脆悅耳.

那攤主看云橫一行人衣著華麗,一路上又買了許多東西,一看就是個大主顧,連忙介紹了起來,"姑娘真是好眼光,這情人鈴可是我這攤上的孤品,就此一件了."

"情人鈴?!"云橫看著這小小的鈴鐺,不由得好笑,"看來這鈴鐺應該還有一段感人肺腑的愛情故事吧?!"標准的營銷手段,給商品編一個故事,讓那些所謂的癡男怨女去給故事買單,云橫收回視線,簽著云落打算離開.

攤主看云橫不感興趣的樣子,把到了喉嚨的愛情故事又吞回到肚子里去,連忙賠笑地喊住云橫,"姑娘真是冰雪聰明,不過這情人鈴不僅僅有故事,還有更有趣的地方."

"哦?!"云橫聽到這話,停住了腳步,"那你但是說說看,這鈴鐺有什麼特別之處."

攤主連忙把鈴鐺解下來,交到了顧云橫手上,"姑娘您試試搖一下,便知道這鈴鐺的奇妙之處了."

顧云橫看著攤主一臉胸有成竹的樣子,仔細打量了一下手上的鈴鐺,好看是好看,但要說有多特別,倒也說不上,云橫半信半疑的搖了一下,突然愣在了原地.

顧云橫終于知道這鈴鐺為什麼叫情人鈴了,就在鈴聲響起的那一瞬間,顧云橫的腦海突然一片空白,然後一個輪廓慢慢的清晰了起來.

那熟悉的眉眼曾在她夢里出現過無數次,那個說愛她的人,說此生只擁她一人為後,卻背棄了誓言的人,就這麼毫無防備地出現在她的腦海里,顧云橫想要伸手抓住那個身影,腦子卻瞬間恢複了清明,鈴聲停了.

攤主看著顧云橫呆愣的樣子,笑的十分得意,"看來姑娘已經有意中人了."

云落搖了搖與云橫握著的手,臉色有點凝重,怕云橫是著了什麼道,"娘親,怎麼了."

云翳出手極快地將攤主制住,什麼大膽狂徒,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面對宗主下手,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可憐那個攤主,上一秒還洋洋得意,現在性命一下子就被別人握在了手里,一臉苦相的哭喊,"各位好漢,咱有話好好說啊,怎麼就動起手來了."

路人們都圍了上來指指點點.

顧云橫被攤主這一嗓子喊得回了神,看見云翳將攤主制服,云落一臉擔憂地看著她,連忙讓云翳將人放了,"你們這是干什麼."

云翳見顧云橫沒什麼事,才把攤主給放了,"宗主,你剛剛搖了那鈴鐺後就一動不動,我們還以為這小子施了什麼妖法."

顧云橫搖了搖頭,語氣淡淡地說道,"我看見了烈西曉."

云翳云爾兩人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話,烈西曉在大烈好好地當他的皇帝,宗主怎麼怎能在這兒見到他?!

那攤主活動了一下被弄疼的筋骨,委委屈屈地解釋,"姑娘剛剛是看到了您的意中人了吧,這情人鈴拿在手里,只要輕輕一搖,就能見到你的意中人,所以這鈴鐺才叫做情人鈴."

這鈴鐺是攤主無意間得到的,他覺得十分神奇,一定能賣個高價,沒想到擺出來這麼久竟然無人問津,他看顧云橫好像感興趣,看起來又是個有錢人,才趕緊推銷起來,沒想到差一點丟了自己的性命.

云落看云橫一反剛剛高興的樣子,情緒有點低落,聲音軟軟的開口,"娘親,我餓了"

云橫聽云落這麼說,才想起已經是午時了,他們還沒有吃飯,剛好東罕最有名的酒樓朱雀樓就在附近,云橫打算帶著云落幾人過去嘗嘗鮮.

云翳見云橫沒有把那串鈴鐺放下,便從身上掏出了一錠銀子,扔給了攤主.

攤主本來還在嘟囔,突然得到了這麼一大筆錢,立馬喜笑顏開,他就知道這筆生意絕對能大賺,果然沒錯.

朱雀樓與云雀樓不同,朱雀樓是東罕最有名的酒樓,酒樓里的大廚們來自各國的皇宮禦膳房,廚藝自然精湛,所以在朱雀樓,客人們能夠品嘗到各種風味不同的菜肴,而朱雀樓出名的還有各種酒.

正是午飯的時候,朱雀樓里人聲鼎沸,在顧云橫他們進去的那一瞬間,人群突然安靜了下來.

那些男人們不住的用余光打量著顧云橫,這樣絕色的女子,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云翳云爾兩人用目光掃視了一下那些人,用氣勢鎮住了全場.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七十七章:軒然大波(3)
下篇:第一百七十九章:高手就是高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