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七十三章:選美大賽(3)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七十三章:選美大賽(3)

此次參賽的八大青樓分別為醉紅樓,百花園,天香樓,紅袖閣,倚天觀,千紅閣,聽雪樓與秦淮樓.八大青樓可謂包括了"花榜"榜上八成以上的女子,花榜排名前三位分別落在了天香樓,倚天觀和千紅閣這三家.花榜前三一般不再排名,不知道這是誰定的規矩,因此前三的青樓花魁們提到花榜都會被拿出來作比較,"十美選鳳"這十美自然是八大青樓的花魁都得有資格,剩下進入比賽的兩位選手一位在天香樓,一位便在倚天閣,這兩大青樓實力也是公認的強.

"小棠,我有點緊張誒!!"作為百花園的花魁,論長相江語嫣自然不輸給任何女子,此刻她攏到背後,颯颯散開的頭發,給人的感覺如此清冷,藏星的眼神仿佛天生似無字的故事,鼻尖不高而挺,鼻尖小小,刻意呵護緊貼人中的那一朵工筆朱唇,下巴也豐腴動人.

"有什麼緊張的,語嫣你只要把它當做是我平時給你安排的訓練就行,論舞蹈身段,說歌喉嗓音,談詩詞作畫,咱不輸任何人是不是!!"林小棠打氣道,說的豪邁,連自己也不知不覺笑了起來.

"你呀你,我的小老師!!"江語嫣一身才藝師承花一葉,但為這次的十美選鳳賽前准備俱是按照林小棠的訓練安排,眼前這個模樣可人的姑娘,想必也是一位滄海遺珠般的女子吧,想到這兒,江語嫣不禁又好奇起林小棠的來曆了.

江語嫣望著鏡子里的自己努力平複有些緊張的內心,三年了就等著這一刻,人生能有幾個三年,何況一正值年華的女子.突然想起來自己最愛吃糖炒栗子,昨天在樓下李姥姥那兒買了一袋還沒吃完,不由吃起一顆壓壓驚.

林小棠安排好江語嫣的梳妝服侍,徑直下到台下觀眾席坐了下來,她在等著蘇康,不知道為什麼蘇康到現在還沒來,大賽已經要開始了.林小棠讓伙計將舞台上的油燈蓋上五顏六色的油紙,燈光映照在舞台上顯得極為出彩.

"小棠!!"

"哦,包大人也在啊."

與林小棠打招呼的男子約莫三十歲,乃是翰林院出身的管事院士包柏,此刻也正在台下期待第一位登台的花魁.

天香樓的花魁華風月,花榜排名前三,此時舞台帷幔低垂,佳人已登上台,卻是懷抱折扇半遮面神秘模樣.

起初台上的她低吟嫋嫋,琴聲遠遠近近的響起,如山上有清泉沿石上又下,漸漸的她便起身開唱,開口似三月春雨淅淅瀝瀝,側耳凝聽,那人聲伴隨著琴聲仿佛有著奇異的力量,音律流轉,如此空靈的意境在腦海中如記憶溯洄,盤旋在頭頂,縈繞在耳畔.

一曲罷,底下沉寂好久,卻見她左手微抬輕輕摘下面紗,一時廳內靜極了,但見一個寶玉般的女子施施然在眼前,底下不由響起一陣喝彩與雷鳴般的掌聲.

天香樓的葉老板正坐在底下,對著一旁的東道主花一葉不客氣道:"花姑娘,你說我這天香樓帶來的表演可還行?!"

"自是無可挑剔的!!"花一葉回答.

葉老板一哼聲,有些得意.

"不過,風月姑娘是不是有些太完美了?!"

"完美不好嗎,我葉天做事就是要完美,這一點沒有人比我更在意!!"

花千葉閉上了嘴巴,不再言語.

醉紅樓的花魁第二個出場,接著聽雪樓的花魁,美人如繁花,太多則會迷了眼,甚至會讓人醉,看過了太多的如畫美景,如花之人,易讓人想起舊事,想起故人.

輪到紅袖閣的花魁表演了,那女子站在那里,身段可人,姿態曼妙,臉上只略施粉黛,舉手投足顰笑間像是畫里的女子一般,見她先是一套"流云水袖舞",水袖翻飛,螓首高抬,舞台上的她似燕子抄水,如蝴蝶翩翩.

"這紅婉君,身段生的真是妙啊!!"看台上的翰林院士包柏贊歎道.

"我看包大人不會是看上她了吧?!"同是翰林書院的管事黃中笑道.

"胡說什麼,身體生的再好也就是靠父母,你看人家千紅閣的朱珠小姐,寫的一手好詩詞,那才是真正的美女!!"包柏認真說道

"那包大人就是看中那朱珠了!!"

"黃中我說你..."

"哎哎哎,包柏你別這樣啊,揪耳朵這事只有我老婆才能做的……得得得,我不說了還不行嗎!!"

"讓你亂說!!我看你該改名就黃大舌差不多."包柏放了黃中,沒好氣說道.

"哎包柏,我說真的,我這都有家室的人了,你看你自打小蝶去世之後再沒續弦,怎麼樣,何不考慮考慮,你看那林小棠跟小蝶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放心,說媒這事包在我身上的."

包柏不回應,卻陷入沉默,黃中自知不該提小蝶,腦袋不由轉向一旁門口,一個清瘦高挑,神情溫和的人正緩緩走了進來,見此人笑如春風,舉止間清雅禮貌,循著過道在林小棠身邊停下,白衣墜地,坐了下來.

"對不起,我來晚了,西陵十里桃花盛開,不由駐足寫了幾句詩,一時耽誤了."來的這人自然是蘇康,林小棠本有千言萬語想要表達,話到嘴邊卻說不說出來,只能化為一句:"沒事,看表演吧,等會兒咱們還要大眾投票呢."

台上一陣悅耳的山音傳來,聲音穿透耳膜,像是在訴說著少女心事,清新舒暢,輕柔委婉,原來是倚天觀的花魁公孫水鳳,這女子眉眼如畫,卻從眉間透出一股英氣,她要表演的乃是倚天觀觀主絕學--劍器舞,寶劍佳人,公孫水鳳凌波微步般的身姿,靈動間透著劍氣,氣勢猶如當年"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的公孫大娘那般,也是博得個滿堂彩.

緊接著千紅閣的花魁朱珠登場,輕撫古琴,幾個跳動的音便進了腦海,猶如來到京城外的南山谷,像是看到了西陵的桃花,蘇康與林小棠,包柏與黃中,還有全台的觀眾都在靜靜聽著.

一曲高山流水之後,朱珠姑娘秀眉微抬,不知怎的從背後變出一支筆來,舞台上出現了宣紙,只見她邊跳著舞,邊來到宣紙前,手腕輕抬,蓮步輕踏,須臾間題出兩句詩來:

滿堂花醉三千客,一劍霜寒十四州.

今古爭傳木蘭事,紅顏誰說不封侯.

顯然,前十名的比拼都是到了各個青樓的花魁紅牌的階段,怎麼能像之前那些庸俗的胭脂水粉堆砌的姑娘們一樣呢.

顧云橫欣喜的點頭看著選秀往正常的方向發展,不過很快,顧云橫就笑不出來了.

原來是各位姑娘們開始哭哭啼啼的博取同情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選美大賽(2)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選美大賽(4)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