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六十八章:實在太像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八章:實在太像了

二皇子一邊說,一邊低下頭去親吻女子身上的傷口,云橫沒有想到,對著這樣一個血人,二皇子竟然也能動情欲,"洛牧九,我要你生不如死."二皇子脫下了身上的錦袍,抬手放下了床簾.

云橫聽著房里傳來的充滿情欲的聲音,突然覺得十分惡心,心理得有多變態的人才做的出這種事情,云橫不忍再看下去,從屋頂上下來,示意云爾離開,她知道,如果云爾知道里面發生了什麼,一定會毫不猶豫地沖進去的.

剛剛云橫聽的很清楚,二皇子叫的就是洛牧九的名字,難道他是把那個女子當做了洛牧九的替身?!當初如果不是她出手及時,救下了洛牧九,恐怕他下場會比這個女子還慘吧?!云橫完全不敢細想,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怨,才會做出這種事情.

云橫和云爾快速地離開了別院,想到別的地方去看一看,誰知一隊侍衛剛好巡邏在這里,云橫和云爾無奈,只好躲入別院旁的另一個小院子.

這個小院子比起別院來顯得更加的荒涼,四周黑漆漆的,沒有一點光亮,云爾以一種保護的姿態現在云橫旁邊,觀察著四周.外面的侍衛已經離開了,云橫卻忽然改變了主意,推開了小院子內的房門.

"宗主小心!!"云爾怕有什麼意外,立馬飛身擋到了云橫的面前.沒有想象中的機關,迎面而來一股酸臭的味道.

黑暗中傳來鐵鏈拉動的聲音,眼睛已經慢慢地適應了黑暗,云橫借著清冷的月光,終于在牆角發現了一個人影,還沒等云橫有所動作,一把沙啞難聽的聲音傳了過來,"輪到我了."

云爾往前踏了一步,從懷中取出一個火折子點燃,小院子很偏僻,不會有人發現這一點火光.云橫終于看清了那個人影,是個男人,雖然有點蓬頭垢面,但可以看得出是個面容清俊的人,他的眼睛沒有睜開,手腳都鎖著鐵鏈,酸臭味是從他面前餿掉的食物中散發出來的.

云橫掃視了房內一遍,發現牆上還有另外三副鐵鏈,這里之前應該還關著三個人.

云爾將云橫護在身後,警惕地看著那個人,云橫卻走到那個男人面前,蹲了下來,"你是誰?!"

男人聽到問話,睜開了雙眼,有點疑惑地看著云橫,云橫一下子對上他的眼睛,他的眼睛清澈透亮,雖然沒有神采,但與這周圍的環境格格不入.

"你是誰?!"云橫又問了一遍.

"在下穆清羽."穆清羽的聲音十分沙啞,應該是許久沒有喝過水了,"兩位不是這里的人?!"

云橫搖了搖頭,"偶然路過,進來看看."

理由雖然牽強,但穆清羽並沒有多問,眼神中突然燃起了希望,"兩位,能不能……能不能救我出去?!"

云爾看了看云橫,這個人被關在這兒的時日應該不短了,看穿著以前應該也是個富家子弟,救不救他主子才說了才算.

云橫盯著穆清羽,想了一會才點頭,"救你可以,報酬呢?!"

穆清羽聽到云橫願意救他,整個人仿佛重新活過來了一般,"只要姑娘能把我救出去,我穆某願意拿出千兩黃金當做酬謝!!"

"好,成交."云橫爽快地同意了,千兩黃金可不是個小數目,他們現在流落在外,有點錢財傍身總是好的.

云爾抽出刀想把鐵鏈砍斷,卻被云橫制止了,"弄出那麼大的聲響,到時候別說是他,我們都走不了."

云橫拔下頭上的發簪,用尖頭的那一邊輕輕地跳動著鐵鏈的鎖心,不一會兒就傳來了"啪嗒"一聲,一個鎖被打開了.

云爾驚訝地看著自家宗主,沒想到宗主居然還有這種技能,沒過多久,云橫就把所有的鎖給打開了.

穆清羽活動了一下手腳,想站起來了,結果卻無力地滑了下去,只能尷尬地看著云橫二人,他太久沒有進食,早就沒有力氣了.

云橫示意云爾背著穆清羽,三個人很快就悄無聲息地離開了二皇子府.

云翳這邊一夜相安無事,刺殺的人沒有再來,念貴妃也早就睡下了.

云橫三人回來的時候,云翳和云落還在大廳里等待,看到云橫他們帶了一個人回來,不由得驚訝,云爾把穆清羽放在椅子上,嗅了嗅自己,一臉嫌棄的把自己的外套脫掉了,果然臭了.

洛牧九聽到動靜,也起身來到大廳,見到穆清羽的時候,洛牧九愣了一下.

"很像吧,九弟."云橫拍了拍洛牧九的肩膀,其實她看清穆清羽的那一刻,就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所以她才會決定把穆清羽救回來.

洛牧九點了點頭,"很像太子."

其實細看的話,穆清羽其實也挺像洛牧九,只是如果非要比較的話,穆清羽與東罕的太子,倒是有個七八成相像.

云橫讓云翳給穆清羽喂了點水,穆清羽看見洛牧九,整個人都激動起來了,"你不要過來!!"

洛牧九連忙後退幾步,和穆清羽保持一定的距離,"你別怕,我不是他."

穆清羽環顧了一下四周,其實洛牧九就是想把他怎麼樣,他也根本沒有辦法逃開,云橫云爾就不用說了,云翳看起來也是個高手,他根本無路可逃,唯一的依靠就是把他救出來的云橫了.

穆清羽向云橫作了個揖,態度恭恭敬敬,"姑娘,穆某既然承諾了黃金千兩,就不會食言,只是穆某的家並不在這兒,不知姑娘可否先讓我通知一下家人,把錢送過來?!"

云橫雖然看出來穆清羽可能是個富家子弟,不過當時也並沒有真的把穆清羽的承諾當真,畢竟黃金千兩也不是尋常可以隨便拿出來的,聽到穆清羽這麼說,就知道穆清羽當時應該是撒謊了.

云橫只是輕笑,拉過一把椅子坐到了穆清羽對面,云翳云爾一左一右的現在云橫身後,云橫覺得自己現在特別像一個黑社會老大,好吧,如果暗宗算是黑道的話,"穆公子不必緊張,我只是想問你幾句話而已."

云落站在旁邊,整個大廳都彌漫著一股酸臭的味道,讓他覺得很舒服,有云翳云爾在,笨蛋娘親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云落伸了伸小懶腰,轉身回房睡覺去了.

穆清羽看這陣勢,頓時有點緊張,生怕一句話說不好,剛出龍潭,又入虎穴,他當時只是想著要逃走,所以完全沒有懷疑云橫和云爾的話,其實現在認真想想,竟然有人能夠去到那個惡魔的牢房,還那麼輕易地把他給救了出來,怎麼看都不可能是云橫所說的剛好路過,所以他只能順著云橫的話說下去,明哲保身,"姑娘請問,穆某自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裝扮游戲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九皇子的替身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