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六十五章:遭逢故人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五章:遭逢故人

顧云橫不禁想起那天小翠剛剛來的時候,是半夜被送來見她的.

"是誰?!"聽到動靜的顧云橫,對于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這個老嫗很是警惕.

是啊,她的模樣實在太過不正常了,整個面龐干巴巴的,像是被用後揉過的廢紙.因為消瘦的緣故,她的顴骨高突出一塊,而眼窩卻全部都深陷了下去.這種不和諧的感覺,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陰曹地府之中的孟婆.

"顧云橫公主......"老嫗並沒有直接回答顧云橫,但是僅僅只是這四個字就已經足夠讓顧云橫心中一驚.

她當然是東罕皇女,當然知道知道自己的這個稱呼.可是如今,她遠嫁他國,在此地,並不會有什麼人用這樣的稱呼來叫自己.

是故人嗎?!

顧云橫心中多少對于這個老太太萌生出了親切感,她怔怔地道:"嗯,是我."

聽到了顧云橫如同琴瑟一般溫潤的回答,面前的這個老人忽然激動了起來.

她冷不防地向顧云橫撲來,嘴里似乎還嗚咽著什麼.

顧云橫顯然沒有預料到這種情形,她不知所措地愣在當地,任憑對方干枯的老臂抱住自己.

當然,這個老嫗也絲毫沒有想要害她的意思,相反的,在這樣突兀地情況下,這個老人說出了自己的身份:"是我,小翠."

"小翠,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顧云橫熟悉這個名字,顯然,她知道這個小翠.或者說,她的過去和小翠有著密切的關系.

顧云橫還記得小翠是自己二皇兄最為器重的奴仆.

雖然她年紀很大,在皇宮里一干就是四五十年,但是一直都被人用小翠這一個名字呼來喝去.而對于樣貌和名字的不和諧,就算被人嘲笑,這位老媽媽也看得很開.

關于她,顧云橫記憶最深的就是她永遠都樂觀開朗的性格,和即使到了暮年依然明澈的眸子.

但是時過境遷,如今在物非人非的情況下,她們相遇了.過去的回憶,遇見了殘酷的現實,只剩下驚愕與悲傷.

過去發生了什麼?!顧云橫不能理解,那麼面前的這位老奴能將事情的全部告訴自己嗎?!

對于這個問題,小翠似乎並不情願回答:"沒什麼,我老啦,上了年紀了."

但是她說道這里還是哽咽了,似乎一種不甘心的情緒想要在顧云橫湧出來.

顧云橫怎麼能看不出這一點,她想幫忙,即使她如今身在他鄉,面對這樣的景象人能不驚異,誰能不動容,誰能對于做一切始作俑者完全漠視呢?!

顧云橫也顫抖了,一如她衣服在風中的抖動.從小翠的一舉一動中,她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說吧,再不說,或許就沒有機會了."

這一句話,像是利箭,穿透了小翠的矛盾.最後的心防就這樣被攻破.

小翠終于踉蹌地從顧云橫懷中站了起來,弓起身子的她似乎還沒有顧云橫一半高:"是,是二皇子殿下."

當她抬頭的時候,顧云橫也正注視著她,她到這時才發現,小翠曾經的眼睛處,只剩下了棕褐色的傷疤,原來她已經瞎了.

"是,皇兄?!"顧云橫對于這樣的消息也如同剛才初見到小翠時,那樣的驚異.

不過老實說,顧云橫已經想到了這樣的可能,只是她並不願意承認.她和他,一個妹妹,一個哥哥,血濃于水的關系豈是小翠這個奴仆所可以比的?!

但是......這也做的太過分了吧!!

顧云橫也陷入了矛盾之中:"他,他是怎麼對你的?!"

不知為何,她希望這樣問,可以為皇兄減輕一點罪孽.

然而她錯了,錯的很離譜.小翠的開口,讓這一切真相浮出水面,顧云橫幾乎已經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那,那天,我為一個仆人求情,可他,他,用煙熏,熏......"小翠似乎也不願意讓這件事情在顧云橫的腦中被放大.可是她這麼說已經太遲了.

當顧云橫將這整件事情問清楚之後,那殘酷的場面便如同一個血腥的幻境,讓她不住地打起了寒顫.

事情的起因,說白了竟然只是源自二皇子的起床氣!!

那一次是東罕少有的圍獵時分,仆人們跟著儀仗駕車去皇宮附近的山野之中去打獵.說是體察百姓,再欣賞自己的大好河山,但是說白了不過只是游樂而已.

顛簸的山路讓久居宮宇的東罕二皇子有著不住地困意,他睡著了.就是在這段時間,一只受了驚的黃麂沒價命地竄了出來.眼看就要和馬車撞個正著.

就在這樣性命攸關的時刻,車夫急急拉住缰繩.也全憑他及時的判斷這才沒有讓馬車之中的二皇子受什麼危險.

但是二皇子卻並不這麼看,被這個突然事件吵醒的他,顯然會將自己的怒意找到一個可以發泄的對象.

他對坐在車門前的仆役一頓痛罵,說著還不解氣,他干脆一腳把對方踹下了車.

"回去以後,你就等著吧."他雙指一撚,眾人都已經知道了這個一心護主的馬奴的下場.

果然,在回府之後,想起還有什麼事沒處理的他,還是特意"關照"了這件原本微不足道的小事.

這個大半輩子生活在院外,和屋主人沒有多少交集的馬奴被"請"進了正堂.

"過來!!"皇子這麼招呼著他,接著,他猛然抬起一腳將對方踹倒在地.

就算仆人知道自己將要受苦,但他還是沒有忍住這樣的痛苦,瞬間叫出了聲.呻吟讓二皇子的動作越發窩火.

他絲毫不加分辨,劈頭蓋臉對倒在地上的仆人一頓亂踩.

喀,仆人的手臂被踩斷了.

喀,仆人的脛骨被踢斷了.

喀,仆人的鼻梁骨也斷了.

"疼死了,疼死了......"迷離之際,對方出于本能地哀嚎著.

而二皇子也當真下得了狠手:"好,今天我就是要疼死你!!"他一氣之下,居然就真的讓人一片一片的割下仆人的肉.

這樣的舉動,無疑比死更令人害怕,令人痛苦.

在一旁的小翠終于看不下去了:"要不就這樣算了吧?!"

"不行!!"小翠試探性的一問,為她招來了無比糟糕的結果.

二皇子充滿怒意的眼神,像是又盯上了獵物.他盯著小翠,盯得她發虛:"你要是看不下去,那就永遠都不需要再看見了."

再次看著小翠,顧云橫剛剛才干的淚痕上又重新增加了咸澀:"小翠,去給我做碗雞蛋羹吧!!"

過去,她經常這麼使喚小翠,但是這次的意義卻不一樣.

"是!!"小翠原本弓著的背愈發的彎了,當她用喑啞的聲音回答時.兩個人的眼睛都濕潤了.

東罕的二皇子的臭名可謂遠揚在外,看著小翠,顧云橫又一次眼睛濕潤了,也許皇家這些秘聞就是多,既有東罕九皇子牧九被奴仆欺凌,也有二皇子洛云離欺凌奴仆,顧云橫揉揉眉心,有點頭疼.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六十四章:特麼找死的
下篇:第一百六十六章:二皇子的往事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