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六十三章:下毒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三章:下毒

云尓臉色也很不好看,云落立馬打翻了那碗雞蛋湯,被打翻的雞蛋湯灑到了地上,冒出一片白色的氣泡,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

顧云橫將頭上的銀簪子都摘下來,遞給云尓一個,自己手里一個,對他使了個眼色:"看看別的菜有沒有被下毒."

"嗯."云尓立馬用銀簪子去試菜.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看著對方,只有雞蛋湯里被下毒了.這時候牧九一張臉被嚇得煞白,他哪里知道人心這麼險惡?!居然要將他們幾個全部毒死嗎.真是好狠的心啊.牧九突然有些擔心,自己死了不要緊,可是姐姐對自己這麼好,云落又還這麼小.

牧九當即發誓,一定要好好學習武功,要盡快擁有保護姐姐和云落的能力.而不是躲在他們身後被他們保護.

顧云橫黑著一張臉,說:"別的菜都沒有下毒,可以放心吃了."

"到底誰是干的?!!!"云落有些生氣,娘親好不容易親自下廚做了香噴噴的飯菜,到底是哪個活膩味的敢下毒的?!

云橫搖搖頭,這時候云尓才想起來剛才宗主是喝了一口雞蛋湯才發現不對勁的,于是連忙問她:"宗主,你沒事吧?!"

看到云尓緊張的樣子,云落一張小臉也糾結到一起,云橫連忙笑著說:"沒事沒事,沒喝進去,都吐出來了."

看到自己被大家這麼關心,云橫心里暖暖的.

然後云橫擔憂的握住牧九的手,語重心長的跟他說:"牧九,姐姐知道你不知江湖險惡,你還是太天真了.但是連日來這麼多次的行刺時間已經證明了有人要置你于死地,你一定要小心啊.你這麼善良,姐姐真是放心不下."

"姐姐,你不要擔心了,牧九會學會照顧自己的."稚嫩的臉上寫滿了堅定,牧九小小的拳頭緊緊地握在一起,一定要跟云尓勤加練習.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被這麼一鬧,大家也都沒了興致,早早的回去睡覺了.

牧九卻翻來覆去怎麼也睡不著.他想自己一定要勤加練習才行,所以大半夜的居然隨便批了一件衣服就去練劍了.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一定要置他于死地.

清冷的月光傾瀉而下,照的牧九的臉色也愈加冰冷,他看著眼前穿著黑衣黑褲也蒙著臉的人,突然冷笑一聲.這不是他該有的表情,但是沒想到晚上才下了毒,現在就派來了殺手,牧九真的是很想知道到底是誰要害他.

不過自己跟著云尓也稍微學了些皮毛.所以他並不像驚動云橫的,他知道云橫關心自己,所以並不像云橫替他擔心.

于是面對著同樣執劍的黑衣人,牧九並沒有過多的驚訝.

"你是誰?!"冰冷的劍出鞘,劍身上倒映出牧九的眉眼.牧九將長劍直直的指著那個人,那個人卻是哈哈的大笑,仿佛非常鄙視的說:"你管我是誰?!反正老子今天來就是要取了你的狗命的!!"

話已至此,牧九也不再遲疑,直接揮舞著寶劍沖了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短短幾招,牧九就處于下風,他困難的接了那人幾招,才發現自己學的武功真的就是三腳貓的功夫,他額頭上出了很多汗,這時候卻也死死地抵住,沒有大喊出來.

他們兩個在偌大的庭院里打動,云落睡覺向來睡得清淺,當他們動了幾招的時候已經察覺到有人了,為了不吵醒自己的娘親,云落躡手躡腳的出來,這就發現自己的小叔已經處于下風.

云落無奈的搖搖頭,看來學武這檔子事情也是看天分的.而他.顯然就是那個很有天分的人.

云落云淡風輕的說了一句:"小叔,我來幫你!!"說時遲那時快,當牧九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就看到云落一陣風一樣沖了過來.

然後他甚至沒有看清楚云落是怎麼過來的,那個黑衣人就已經被踢到了一邊,狠狠地摔在旁邊的假山上,像是受了很重的內傷一樣,一口鮮血噴出來,目光幽怨的看著云落.

牧九咽了一口口水,對云落豎起了大拇指,云落卻是無奈的聳聳肩,仿佛這並不是什麼大事.

那人看著云落,眼神里滿是恐懼,這麼小的孩子,武功竟然那麼高了?!真是出神入化,云落和牧九剛想靠近那人問問到底是誰派來的,沒想到那家伙一個煙霧彈扔過來居然跑了!!

煙霧彈有毒,云落連忙捂住自己的鼻子,連帶著扯著牧九不讓他追過去,遠離了有煙霧的地方.

云落看著牧九有些落魄的樣子,將他送回了屋子里,這時候牧九已經對云落刮目相看了.小小年紀居然爆發力那麼強.

他不禁撇撇嘴,為什麼自己沒那麼厲害呢?!還要靠小侄子來保護,真是丟人.

云落輕輕的歎了口氣,說:"今天晚上的事情就不要告訴娘親了,我怕娘親再擔心."

"我也是這麼想的."牧九點點頭.

不過……正所謂瞞得了一時瞞不了一世.云落沒有想到的是,那個黑衣人在第二天的時候居然又來行刺!!

這不是自尋死路嗎.

這天晚上天氣很好,牧九覺得自己一定要加強練武才行,于是和云尓約好了,吃過晚飯以後讓云尓繼續教自己武功.

云橫正好吃完飯以後也不是很困,覺得還早,于是就坐在院子里看著云尓教牧九練功.因為有宗主在,云尓教的很認真,連什麼時候被包圍了都不知道.

直到云落皺了皺眉,坐在云橫的腿上,感覺到云落的不對勁,云橫歪了歪頭,問他:"怎麼啦?!"

云落微不可聞的歎了口氣,附到云橫耳邊,用只有兩個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有殺氣."說完便從云橫身上跳下來,云橫愣了一下,立馬環視四周.卻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地方.

她疑惑的看著云落,但是云落又不像是鬧著玩的樣子,他認真地表情讓云橫也謹慎起來.云橫看了看云尓和牧九,發現他們兩個人也沒有發現什麼異樣,云尓正在認真地教牧九練劍.而牧九則是一個手勢一個動作的跟著學,眉心微蹙.

然後云橫看到云落小小的身子躍到了牆上,她放在身側的手指微微蜷曲,也跟了上去.

"別走!!"云落大喊一聲,便從牆上跳了下去.云橫擔心云落有什麼事,連忙跟了上去.

果然,云橫跟在云落後面,看到前面有一個人黑衣人跑得飛快,功夫看起來並不錯.看著他們往遠處跑去,而云落以更快的速度追逐著,不一會兒幾個人就追到了一片森林里.云橫心下一沉,總覺得有詐.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

只見云落追的那個黑衣人已經停了下來,轉過身面對著云落,云橫連忙加快了步伐走了過去,跟云落站在一起,那個黑衣人突然笑了起來,吹了一個長長的口哨.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激烈的訓練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特麼找死的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