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六十二章:激烈的訓練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六十二章:激烈的訓練

"三個鍾頭了."抬頭看了看當空的烈日,云爾緩緩的說道,對于九皇子今天的表現更是相當滿意,放在以前九皇子瘦弱的樣子,別說是三個鍾頭,怕是一會會就會給曬暈過去.心里更是得意,自動的把這一切都歸功于他這個當師傅的.

"好."云橫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結果看起來已經不錯了,看來九皇子接下來還有別的項目要訓練,默默的轉身就離開了,她只是看看牧九的情況,如今既然已經看過了也就回去了.

剛回到寢宮,讓丫鬟給自己倒了杯涼茶,外面的天氣熱的厲害,云橫只覺得嗓子干的冒煙.

"主子."

一個黑影閃了進來,跪倒在云橫的面前,沒錯這個人就是暗宗的另一個暗衛統領云翳.

云翳收到信鴿的時候心上一喜,終于可以回來待在主子的身邊了,簡單的收拾了行李就馬不停蹄的趕了過來,看來自己在主子的心里還是一直信任的人.

"嗯,回來就好,我派你去保護念貴妃的安全,你可願意?!"云橫的手指一下一下叩著主子,云淡風輕的說道.

"屬下定全力保護念貴妃的安全."聲音里透著前所未有的堅定.

既然讓云翳去守護自己的娘親了,云橫也放心很多.而牧九這里,云橫還是計劃讓云尓繼續教他武功.

云橫對牧九有一種特別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知道牧九從小吃了很多苦,云橫對他總是格外的關照,又或許自己並沒有什麼親人,而這個牧九讓自己感覺到親情的所在吧,這樣照顧著自己的弟弟,云橫倒是覺得很有成就感的一件事情.

看著云尓一招一式的教導,神太認真,云橫心里也十分欣慰,在云尓的教導下,牧九學的又十分認真,這段時間下來,竟真的學了不少的東西.

這天云橫坐在牆邊的石階上看著云尓教牧九耍劍,心里一片祥和.因為前段時間牧九學得不錯,所以今天云尓特地加大了難度,幾個動作下來,牧九額頭上出了一層薄薄的汗水.見他們休息了,云橫拿著水壺走過去遞給牧九,牧九笑嘻嘻的接過去.吐了吐舌頭開始咕咚咚的喝起水來.

"慢點,別嗆著,沒有人跟你搶."云尓笑嘻嘻的看著牧九,牧九就跟個孩子一樣天真,不知道世間險惡,這讓云橫有些擔心.

牧九卻滿臉笑容,喝了幾口然後把水壺遞給正在一邊擦拭著劍身的云尓,云尓說了句謝謝.

"姐姐,你看我最近是不是有進步了?!"牧九雙手抱劍,滿臉期待的看著云橫.

云橫摸了摸他的頭,贊賞地說:"最近進步不少,晚上姐姐親自下廚給你燒幾個菜吃,獎勵你."

"好呀好呀,"牧九心里樂開了花,說:"姐姐真好,那我就繼續跟云尓練習啦!!"

云尓無奈的搖搖頭,宗主這些日子過得開心,他也跟著高興.

云橫一個下午都在廚房忙活,云落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云橫的.云橫本來在填柴火,看見云落嘟著嘴巴站在門口,她擺擺手讓他進來,云落便往前邁了兩步.

小小的人皺著眉頭一臉不高興的樣子,云橫挽了挽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扭著頭一邊填柴火一邊問他:"怎麼啦?!誰惹你不高興了?!"

云落翻了個白眼,有些賭氣的說:"聽說娘親要親自下廚給牧九叔叔做飯吃,娘親可是從來沒有主動下廚給云落做飯吃呢."云落頓了一下,學著烈西曉的樣子說:"落兒吃醋了."

云落的眉眼像極了烈西曉,說話的口吻也像,瞬間云橫好像看見了烈西曉在自己的面前一樣,不禁慌了個神,也不知道烈西曉怎麼樣了.

她笑盈盈的摸了摸云落的頭,寵溺的解釋:"娘親這頓飯也是做給落兒吃的呀,你看有落兒最喜歡吃的紅燒排骨."

云橫說著就去掀開蓋子,果然一陣飄香四溢,云落肉嘟嘟的小手放到自己的下巴上,眼睛都要冒光了,口水幾乎都要流出來,搖著顧云橫的胳膊說:"娘親,什麼時候可以吃飯呀,落兒好餓了!!"說著像模像樣的揉了揉自己的肚子.

"馬上就好啦."顧云橫笑嘻嘻的對云落說:"你去叫你牧九叔叔和云尓吧.讓他們先吃了飯再學武功."

云落立馬以超快的速度去叫牧九,那香噴噴的紅燒排骨實在是讓云落眼饞啊.

不一會兒云橫就把做好的幾個菜完全擺上了桌子,看著色香味俱全的樣子,牧九也是躍躍欲試.

"云尓,坐下來一起吃呀."云橫扯了一張椅子讓云尓也坐下來,云尓其實看著那些飯菜也挺眼饞的,不過就是不敢而已,宗主不說話,他哪里敢動.不過云橫這麼一說,他立馬坐下然後拿起筷子,動作一氣呵成.

"娘親,落兒要開動啦."云落看著那盤香噴噴的紅燒排骨早就兩眼放光了.

牧九撓撓頭,沖云橫笑了笑,說:"辛苦姐姐啦."

云橫拿起筷子夾了一塊紅燒排骨放到牧九的碗里.說:"不辛苦,你多吃點姐姐就滿足了."

看著牧九狼吞虎咽的樣子,云橫不禁紅了眼眶.這孩子,永遠都是這麼吃飯,好像別人會跟他搶一樣,想到這里,云橫就止不住的心疼牧九,想要每天都做大魚大肉給他吃,讓他每天都吃的飽飽的.可是即使這樣,云橫也知道這並不能彌補過去牧九吃的那些苦.

看著自己的娘親好像有些不開心的樣子,云落撇撇嘴,然後十分乖巧的盛了一碗雞蛋湯給云橫,說:"娘親,多喝湯."

云橫點點頭接過來,說:"落兒也多吃點."

雞蛋湯是剛剛盛出來的,云橫用湯勺盛了一口,放到嘴邊輕輕地喝,但是當自己的舌尖輕輕的嘗到咸咸的雞蛋湯的時候,云橫柳葉眉微微皺到一起,牧九發現了云橫的不尋常,要去夾糖醋丸子的手頓了一下,問:"姐姐,你怎麼了?!"

云橫搖搖頭,沖他笑了笑,可是下一秒她就從頭上摘下一個花紋繁雜的銀簪子放到了盛著雞蛋湯的碗里.

這時候云尓和云落也察覺出有些不對勁,都放下手中的動作看著云橫,云橫眉頭皺的更厲害了,大約過了十秒,她把銀簪子拿出來.

簪子浸潤到雞蛋湯的部分居然全部變黑了!!顧云橫大駭.

牧九雖然不懂世間險惡,但是簪子變黑他還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的.于是牧九拿著筷子的手險些不穩,顫抖著問:"姐姐,有人在湯里下毒了嗎?!"

顧云橫黑著一張臉點了點頭,到底誰是?!能神不知鬼不覺的在雞蛋湯里下毒?!!!這讓顧云橫十分震驚,這飯是她做的啊.怎麼可能會被人下毒?!!!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六十一章:你是我此生最美的風景
下篇:第一百六十三章:下毒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