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八章:一生所求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八章:一生所求

師傅一直在牢房外面看著這第一場厮殺,臉上始終帶著溫和的笑容,就好像是看著自己的孩子在玩耍.

後來有人帶著他們好好地洗了個澡,包紮了傷口,精致的食物擺滿了他們面前的桌子,大家都很開心地吃了起來,好像忘了自己的手上占滿了鮮血.

云爾什麼都吃不下,他呆呆地看著自己的手,一動不動.一份食物被放到了他面前,他抬頭,師傅摸了摸他的頭,突然笑了,"孩子,選擇了活下來,就好好地活下去,你看他們,沒有回頭的路了."

云爾看著那些小伙伴們,大家都開心地吃著飯,有一個小孩,對他笑了一下,很像他親手殺掉的小孩.

很長一段時間云爾總是做著惡夢,夢到那個牢房,到處都是血,他看著那個孩子在角落里對他笑,稚嫩的聲音里帶著歡喜,"哥哥,你回來帶我走了嗎?!"云爾伸出手,觸到的卻是冰冷的尸體.

後來他活了下來,和另一個幸存下來的孩子一起成為了暗宗的護法,師傅給了他們新的名字,云翳,云爾.

云橫並不知道那些事情,她看見云爾一臉凝重的樣子,一下子覺得很囧,拉過洛牧九,"我們家牧九要臉蛋有臉蛋,要身材有身材,你還有什麼不滿意?!嗯?!"

洛牧九只是溫和地笑了笑,讓人忍不住地想要親近,洛牧九對于云橫的推銷的話沒有反駁,"姐姐也不要為難云爾大哥了."

云爾無語地看著云橫一臉你不答應你就虧了的表情,又看了看洛牧九一臉大哥你不願意就別勉強的樣子,內心有一種無力感,他們宗主怎麼看都像是要把弟弟嫁給他的樣子啊,而且他如果不同意,就是辜負了這兩姐弟一樣.

"宗主的吩咐,云爾自當從命!!"

云橫滿意地拍了拍洛牧九的肩膀,又得意地看了看云落,怎麼樣啊,你老娘還是這麼冰雪聰明!!

云落看著自家娘親開心的樣子,冷著的小臉也有點崩不住,雖然這個突然出現的舅舅有一點來路不明,但至少娘親現在因為他變得開心一點了,讓云爾訓練洛牧九也好,這樣還可以時時刻刻監督著洛牧九.

洛牧九溫和的笑了,對于這一切的安排他自然是會接受的,原本性子里面就沒有尖銳的一面,只要是別人對他好的安排,基本上都是全盤接受的.

云橫見到現在的情景倒也覺得開心,要是這九皇子能夠從此脫胎換骨,那她倒是也在冥冥之中成就了一番好事.

云爾看了看九皇子,真是一個天性善良的男人,不知道在自己的教導之下會不會有所改進,不,應該是說,只要是經曆過磨難,最後或多或少都會有所改變的.

洛牧九現在自然也是對云爾很恭敬,畢竟現在這人是自己的師傅了.

"九皇子,你可千萬不要叫我師傅,到時候我一緊張,說不定就……"

云爾倒是天生就有幽默的細胞,說話就總是帶著一股子的搞笑勁兒.

洛牧九就這樣子被顧云橫丟給了云爾,云落在一旁笑了起來,"舅舅真是生的命苦,娘親這般任性,想讓你怎麼樣你還就得怎麼樣,舅舅得學會反抗啊!!"

洛牧九對這個小侄子倒是充滿歡喜,一臉溫和的樣子,蹲下來,手輕輕地摸在他的頭上.

"落兒真是聰慧呢,舅舅可比不上你了,你娘親這麼做也是為了我好,落兒不要這麼說你娘親啊!!"

云落臉上依舊是掛著調皮的笑容,洛牧九見到云爾在那邊好像找自己有事,于是就先沒有理會云落了.

"九皇子,既然云橫是讓你來跟我學藝的,那我可得好好的負起這個責任."

洛牧九點了點頭,這一次還是要好好的學了,不然云橫那個脾氣,可能會把自己大卸八塊吧.

"好,我定會好好的跟著你學."

洛牧九倒是一點也不擺架子,整個人看上去就是一副和藹可親的樣子,畢竟他的天性,誒,一切都是因為天性.

云爾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把目光全部放在了洛牧九的身上,歎了口氣,"你知道我第一個要教會你的是什麼嗎?!"

洛牧九點了點頭,隨即又搖了搖頭,看起來他也是不知道要怎麼回答.

"我要教會你怎麼做一個狠心的人."

云爾這話說的風平浪靜,但是洛牧九的表情卻顯得不那麼自然了,狠,恐怕這個字對于他而言,也就只是會寫罷了.

要說做到,談何困難!!

云爾自然知道要做到這個很難,但是,就像他小時候一樣,在真的到了那一刻,怎麼可能會不知道什麼叫做絕情.

"可能,這個對于我來說有點難度,你還是叫我一點功夫吧,能護身就好."

洛牧九說的倒也是真話,他本身就不喜歡這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要是學點技術上的可能還行,但是要說從根本上改變的話,對于他來說,還是一件挺困難的事情.

云爾指著空中飛過的一直大雁,"你看那大雁,是不是很孤獨?!"

洛牧九被他的這個問題問的有點蒙了,不知兩者之間有什麼關系.

"大雁固然孤獨,但是為了南下,這不是必然要經曆的嘛?!"

洛牧九歎了口氣,大雁這種東西,確實天生就不是群居體,想來竟然和自己有幾分相似.

"所以,只要你習慣了狠,你就會做到很!!"

云爾趁機補上一句,歎了口氣,"既然九皇子想學防身的,也好,反正有些還是要在潛移默化中才可達到,現在我教你一些基本的功夫吧."

于是,在云爾的帶動之下,洛牧九開始紮馬步,一開始那種酸痛的感覺讓他很難承受,這可是紮馬步啊,對于他來說,甚是不習慣,知書達理的生活過久了,也忘記了體力.

云爾看出他天生的底子並不好,但是沒有任何的不滿,習文習武,二者做到一個便是皆大歡喜的事情了.

"如果有一個人奪走了你最在乎的東西,你還是這麼委曲求全嗎?!"

云爾在洛牧九身邊不斷地來回踱著步子,問了他這個問題.

"若是如此,只能說此物天生與我無緣,既然無緣,又何必強求?!"

洛牧九的這番話說的云爾不知道該從何反駁,在他們眼里,或許這就是很正常的,是啊,天生都有命之說,若是信命,這一切的由來,自然也是很正常.

但是,云爾沒有忘記自己的初衷,九皇子的這種性格,實在是不適合參與世俗的紛爭.

"不,九皇子若是這麼想的話,那咱們可就談不到一塊兒了,再者說了,云橫的目的你不是不知道,難道你要……"

好吧,雖然把云橫搬出來說實在是有點不太好,但是現在眼前的這個人就像是木頭一樣,要是沒有鎮得住他的,不知道待會兒會怎麼發展呢!!

洛牧九聽到他這麼說,臉上的表情就開始發生了變化,云橫這丫頭脾氣那麼臭,若是自己不順著她,說不定……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七章:教育的開始
下篇:第一百五十九章:為師者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