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五章:朕要離宮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五章:朕要離宮

烈西曉把身上的龍袍脫了下來,道:"幫寡人准備尋常百姓家的衣冠."

眾人哪敢反抗,剛要去拿.一個小太監來到烈西曉跟前,低著頭恭敬的說:"王上,宰相求見."

烈西曉揉了揉頭,說:"來的正好,讓他進來吧."

"臣下,拜見王上."宰相緩緩行禮,烈西曉注意到他的額頭還包著.

"免禮"烈西曉隨意揮了揮手,道.

宰相站了起來,關切的問:"王上可好些了?!"

烈西曉穿上尋常衣物,道:"寡人無事,失態了."

宰相見烈西曉穿尋常衣物問:"王上還是要出宮?!"

烈西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說:"寡人給宰相講一個故事吧."

烈西曉也沒管宰相的反應,自顧自進入了自己的回憶.

當初大烈動蕩不安,百姓流民失所,而且周圍國家都虎視眈眈.烈西曉雖有滿腔熱血,可是他只是一個人,即使他是王,也無能為力.于是,他想到了接兵.可是,誰會接兵給他呢?!一個將要被吞沒的國家.

烈西曉夜探東罕,想去偷兵符.可是他被發現了,落入了云橫的宮殿,進入了她的.云橫看著臉上蒙布,一身黑衣的男子嚇的叫了出來,而烈西曉一把捂住了她的嘴.

"你若說話,小心你的腦袋."烈西曉威脅道.

"嗚嗚"云橫嗚咽著點了點頭.

這時,門外火光突顯,有一個士兵恭敬的問:"公主,可安好"

云橫看著他,目光中不知不覺有了祈求.

烈西曉放開了她的嘴,卻將劍橫在了她的脖頸.她穩了穩自己的聲音,道:"本宮已睡,爾等有事?!"

那士兵答道:"皇宮有刺客闖入,叨擾公主還望恕罪.既公主無恙,臣下便退下了."

外面腳步聲漸漸走遠.烈西曉放下劍,准備往外走.

云橫大著膽子說:"哎,你受傷了,憑你現在是走不出皇宮的"

烈西曉挑了挑眉,心想若挾持她這個公主出宮是不是更容易一些?!

"哎,我幫你治傷,你帶我出宮怎樣?!"云橫商量著問.

烈西曉還沒見過這麼奇怪的公主,只是瞥了一眼云橫問:"公主好生奇怪,不怕在下是壞人?!"

"哎,不要說話這麼文縐縐的了.我不喜歡."云橫對烈西曉抱怨的說.

"好不容易有一個人,陪我說話,就不要像宮里的那些人一樣了,恭恭敬敬的,沒意思.你剛剛不會殺我,也沒碰我,至少肯定你是正人君子,濫殺無辜之人."云橫盯著他說.

"你為什麼要出宮?!"烈西曉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聽她的話,改了說話語氣.

"喂,我還沒問你為什麼進宮呢?!"云橫走向一個櫃子,邊從里面拿藥箱,邊說.

烈西曉也不在問.云橫幫他上藥,他第一次臉紅了.

他的傷好了之後,云橫拉著他的衣衫,就是不放手,就怕他自己跑了.最後,他無奈,兩人一同出宮.

一路上她都跟在烈西曉身後.

烈西曉停下步子問:"你跟著我做什麼?!"

云橫理直氣壯的看著他說:"宮外就認識你一個,不跟著你怎麼辦."

烈西曉很無奈,最後還是把她甩在了一處樹林.第一次烈西曉有了不忍心.趁云橫不注意,一下打昏了她,又把她送到了宮門口.做完這些,連自己都莫名其妙.

烈西曉又一次夜入東罕皇宮,自己卻莫名其妙的來到云橫的住處.

"喂,黑衣人,我就知道你還會回來."云橫突然一下出現在她面前.

烈西曉也沒過多驚訝的表情,只是簡單的問:"你怎麼知道?!"

云橫狡黠的一笑,說:"因為,我在等你啊,大烈的烈西曉,是不是你?!"

烈西曉這才驚愕,云橫拍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只有你按本公主的要求來,本公主就不會出賣你的."

烈西曉沉默不語.云橫洋洋得意的說:"哎,烈西曉,又不是讓你干什麼見不得人的壞事,就是讓你多帶我出宮玩而已.怎麼樣?!答不答應?!"

烈西曉沒有回答她,只是問:"你怎麼知道的?!"

云橫踱著步子說:"因為,你身上有大烈特有的那種烈酒的味道,而且這種酒一般只有王族才會用,而這次來東罕的王族是烈西曉."云橫一臉得意的停下步子,表情明明是"看我聰明吧!!快誇我."

烈西曉皺了皺眉,若她聞的到,那其他人,豈不是也可以?!

"烈西曉,不用緊張,不過是因為你上次在我身邊停留的時間長我才聞到的,所以,不用擔心."云橫看著烈西曉皺起的眉頭說.

自此,烈西曉在東罕的那幾日,兩人就好像約定好一般,每次一入夜,云橫便早早收拾好,等烈西曉來皇宮帶云橫出去.

"宰相,你可知,說不定,橫兒就在那里等寡人去找她?!"烈西曉從回憶中回過神來,看著宰相說.

宰相想跪下,可烈西曉及時托住了他.宰相有些激動的說:"王上……"

烈西曉止住宰相要說的話,站起身,對宰相恭敬一拜,道:"宰相,請宰相成全寡人,寡人務必盡早找到橫兒,早日回國.在此期間,請宰相,幫寡人治理國家."

"使不得."宰相慌忙起身,"罷了,王上,此去小心."

烈西曉終于喜笑顏開,連忙向宮外走去.

繁華的大街上,兩個小厮模樣的身影鬼鬼祟祟的在人群里躥動.再仔細一看,一個小小的身影朝著擁擠的人群使勁的鑽.不用說這就是云橫帶著九皇子出來溜達,可憐的云落被娘親拋在身後不管不問.

"娘親,你不能等等落兒嗎?!?!"楚楚可憐的聲音透過內力傳到了云橫的耳朵里,掏了掏耳洞,"你不能快點嗎,都多大的人了!!!!"慵懶的氣息里夾雜著一絲的不耐煩.

此時的云落郁悶的抓狂,自從九皇子待在娘親的身邊,自己就開始被各種嫌棄,這不,娘親帶著九皇子洛牧九出去玩,要不是自己古靈精怪就被他們給糊弄過去了.

大清早起來找娘親的時候就發現兩個鬼鬼祟祟的身影,要不是他偷偷跟在後面,估計早就找不見他們人影了吧.

"娘親,你等等我嗎!!"面前兩個龐大的身軀把云落的路堵的死死的,眯著眼睛,踮起腳尖努力的尋找娘親的身影,奈何個子太小,怎麼也都夠不著.找個空隙,靈活的身軀一扭,就鑽了過去,正為自己的機智而感歎的時候,面前早已沒了娘親的蹤影.

"落兒,我們在這!!"低醇的嗓音恰到好處的給云落解除了困境.牧九滿是無奈的拉住云橫的胳膊停了下來,以便云落能夠跟上來.

聽到牧九的聲音,云落立馬准確的定位到他們現在的位置,一路小跑這才趕到云橫的身邊.在這擁擠的人群中不能使用輕功這讓云落很是郁悶,倘若使用輕功的話,他也不至于被娘親坑成這樣.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四章:去tmd的國家為重
下篇:第一百五十六章:親情真溫暖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