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四章:去tmd的國家為重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四章:去tmd的國家為重

"吱呀"一聲,門開了.

烈西曉緩步走出,身上的煞氣卻壓的人喘不過氣.眾大臣低下了頭,只有那曾在早朝勸諫過的男子,也就是當朝宰相跪著向前走了幾步.

他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抬起頭時,額頭已經發紅.可見,這一下著實不輕.他看著烈西曉問:"王,請恕臣下直言.請問王:當下大烈邊關情況如何?!"

烈西曉握了握拳,道:"各國窺探,以求大烈逢難,瓜而分之."

他又恭恭敬敬磕了一個頭,繼續問:"請問王,當下大烈境內如何."

烈西曉閉上眼睛,緩緩道:"百廢待興,諸處暴亂剛剛壓制."

他"嘭"的一聲,又恭恭敬敬的磕了一個頭,問:"請問王,當下百姓生活如何?!"

烈西曉深吸一口氣,道:"百姓還有些還在為吃食住處擔憂."

宰相"嘭"一聲,又磕了一個頭,額頭已經流血,想繼續開口問,烈西曉卻已經楞楞的向外面走去.宰相年紀已大,如今這死諫的方式著實讓他吃不消,身體已經搖晃.

他跪著轉過身,"嘭"一聲又磕了下去,"王上,您不讓臣問臣便不問,可是,請王為了大烈而三思."

烈西曉腳步沉重的走了回去,邊走邊說:"好了,退下."

回到里面,烈西曉踏著一地的奏章走到桌案前,卻坐在了台階上,仰面躺下去,低聲說:"給寡人拿酒來."

那太監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不一會就帶了一壺酒過來.

"我們大烈就這點酒了?!"烈西曉一把抓過,猛然灌了一口,然後摔了個粉碎.

那太監立馬去那大壇的酒.

不一會,列西曉就醉了.可是他明明醉了,可是他的腦子卻是清醒的,清晰的記得和云橫的一切.

烈西曉看著門口,喃喃自語道:"橫兒,橫兒,橫兒……"

烈西曉緩緩閉上眼睛,可是看到的全是云橫的身影,或生氣,或開心,或難過,或……

"西曉,你看這花開的真好看.竟然有人可以培養出墨色的蓮花,真厲害."云橫眼睛望著池子中那一片墨蓮感歎道.

"烈西曉瞬間不樂意了,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見她的目光被其他東西吸引,在自己面前誇別人就很不舒服.烈西曉冷哼一聲,道:"他還比不上我呢!!"

云橫終于把目光轉向他,興沖沖的問:"你會種墨蓮?!"

烈西曉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這種小孩的的東西也就他們國家有.他厲害就不會被你們國家打的要靠進貢來保命了."

云橫打量了他一眼,繼續盯著墨蓮瞧.嘴里說著:"你還說別人,你連一朵花都種不出來呢.而且,你若厲害,就不會讓自己的國家如今還是內憂外患的……"云橫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立馬閉嘴.

列西曉的痛就是他的大烈,至今未能安定.聽著云橫的話,即使是無心之失,卻也戳中了他的內心.他舍不得對云橫發火,可是其他東西就說不定了,比如,比如那墨蓮.

列西曉一個轉身,運起輕功便飛向那幾朵墨蓮.等他回來,池中那還有完整的墨蓮.

"烈西曉,你沒事吧!!我好心請你觀賞墨蓮,你卻毀了它.惹到你的是我,干嘛毀了墨蓮.烈西曉,你壞死了."云橫越說越委屈,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湧了出來,烈西曉還沒看到她的淚,她便轉身跑了.

夢中的烈西曉呆呆的看著云橫離開的背影,而現實中已躺在床上的烈西曉的手驟然撫上自己的心髒.他的心,看著她離開,好疼.

"烈西曉,你怎麼這麼傻啊!!你可以讓下人來做這種事,干嘛自己做?!"看到烈西曉笨拙的干著粗活,看到旁邊正在成長的墨蓮,云橫一下撲倒烈西曉的懷里,感動的哭了.

云橫又理他了,什麼都不重要了.他環抱這云橫,滿臉的笑意,烈西曉滿臉笑意的說:"當然是證明我比他們厲害."

床上的烈西曉,終于展開了緊鎖的眉頭.畫面一轉,烈西曉夢到了那次打仗.

"西曉,你堅持住,還有一座山,我們便安全了.堅持住."云橫咬著牙,用力托住倚在自己身上,比自己高一頭的烈西曉.

烈西曉喘著粗氣說:"橫兒,你自己……自己快走吧,帶著我,只是……只是累贅,快……"

云橫氣哼哼的想把他一扔,可是又想到他又受傷,才沒有撒手.云橫憤憤的說:"我要是一個人想走,早就走了,干嘛帶你這人耽誤我這麼久的時間.要是我怕死,我就不會放著公主不當,偷跑出宮又爬山又涉水的去找你了,就不會去救你了.你不是要安定大烈嗎?!那就給我挺住,你要是就這麼死了,我就,我就……"

烈西曉有氣無力的笑了一聲,好笑的問:"你就怎……怎樣?!"

"我就哭給你看."云橫威脅道.

烈西曉的笑容更大了,可是一不小心牽動了身上的傷口,疼的的倒吸了一口氣.見云橫緊張的看著他,他滿不在乎的說:"我都死了,怎麼哭給我看?!"

云橫的眼紅了,眼淚都已經在眼眶打滾了.烈西曉安慰道:"放心,我……我還不會死.大烈未定,而且……而且……"

"而且什麼?!"云橫紅著眼問.

烈西曉搖了搖頭嘴上說著:"而且,我……還……還沒……娶……"沒等說完烈西曉眼前一黑,便沒了知覺.

"而且,我還沒有娶你".夢中的烈西曉嘴角掛著微笑,喃喃的說.

等烈西曉從昏迷中醒來,看到的卻是一個陌生人,急急的問:"和我一起的那位姑娘呢?!"

那人繼續搗著藥,道:"幫你采藥受傷了."

也不知是不是夢里的緣故,烈西曉卻看到了云橫采藥的身影.她背了小小的藥簍,單薄的身子攀上山崖.用她因為抓繩子而磨的出血的手,將采到的藥,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藥簍.

云橫嘴角掛著大大的笑,高興的說:"最後一種藥了,西曉有救了."云橫放好藥,剛想順著繩子下去.卻看到一條蛇爬了過來.

"橫兒,蛇!!"烈西曉急呼出聲.

"蛇,啊!!"云橫驚呼一聲,因為驚嚇,繩子瞬間脫手,即使掉下去的時候死命去抓繩子,可是這只能阻擋她掉下去的力度,根本不能停止下降.

烈西曉看著云橫下降的身影,大叫:"橫兒"

烈西曉猛然坐了起來,心口頓疼,他真的不能忍受云橫離開他.頭還在因為醉酒隱隱的作痛.烈西曉看了看窗外,天已經大亮,早朝恐怕已經過了吧.他晃了晃頭,讓自己清醒了一下.

"來人"烈西曉沖外面喊了一聲,一眾太監宮女急匆匆走了進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三章:東罕王妃
下篇:第一百五十五章:朕要離宮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