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三章:東罕王妃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三章:東罕王妃

胡妃失寵被關進冷宮思過,牧妃趁機派人弄死胡妃以絕後患,在胡妃飯菜中下毒,黎貴妃猜到牧妃會落井下石,派人悄悄送給胡妃銀羹匙,胡妃發現有人下毒,對黎貴妃感激不盡,猜到是牧妃所為,胡妃和黎貴妃暫時形成同盟.

不久,權貴妃忌憚牧妃夜夜承歡,讓胡妃裝病,同時借口祈福大赦,將胡妃降位分放出,胡妃迫不及待的找牧妃麻煩.黎貴妃為報牧妃陷害之仇,同意和胡妃一起算計牧妃.黎貴妃得知牧妃國家風俗每到月圓之夜便沐浴更衣不見外客,自己一人待在房中祈禱,讓胡妃設法准備迷香,替換了牧妃宮中熏香.黎貴妃本意是迷倒牧妃稍作警告,不料胡妃自作主張放火燒牧妃宮殿企圖燒死牧妃,黎貴妃連忙派人通知權貴妃父皇,胡妃卻在權貴妃授意下反咬一口,說是黎貴妃指使.黎貴妃百口莫辯被打入冷宮.

牧妃懷孕,生下來的就是後來的洛牧九.洛牧九小時候還過過幾年養尊處優的生活.

黎貴妃派人偷偷送信給牧妃告訴牧妃真實情況,並坦言合作,牧妃考慮後同意,央求父皇將黎貴妃從冷宮中放出.

不久,黎貴妃憑手段得到父皇寵愛,牧妃感到父皇和黎貴妃關系親密,自己利益受到巨大威脅,告訴黎貴妃,父皇准備殺掉黎貴妃父親,有兔死狗烹之意,黎貴妃震怒,無奈手中毫無實力無力抗衡父皇,落寞出走.

牧妃告訴父皇因為黎貴妃無法接受父皇不能獨寵她而出走.父皇認為黎貴妃不理解他,對黎貴妃很生氣.

不久,父皇找到黎貴妃,牧妃哥哥調查了兩個人之間的事,派人通知妹妹牧妃,用懷孕消息引回父皇,阻撓兩個人見面,父皇知曉後查證消息,和牧妃哥哥私底下斗智斗勇,在黎貴妃面前各種討好,互相拆台.

牧妃得知黎貴妃歸來後,花重金買通殺手除掉黎貴妃,牧妃哥哥對此很不贊同,關鍵時刻牧妃哥哥救了黎貴妃一命,尚不了解牧妃哥哥和牧妃關系的黎貴妃很是感激和愧疚.

父皇查出主謀,礙于兩國關系只將牧妃打入冷宮,引發黎貴妃不快.在外地"養病"的權貴妃偷偷派人與冷宮中的牧妃勾結上,打算再次偷襲黎貴妃.

五年後,權貴妃趁父皇松懈,專心尋找黎貴妃的時候秘密潛回,勾結牧妃想要將父皇毒傻,由牧妃帶走父皇隱居山林,權貴妃扶植自己兒子上位以掌控天下.

不料父皇感覺牧妃拿杯勸酒的眼神和平時不同,百般柔情誘哄下牧妃說出和權貴妃的計劃,父皇大怒之下逼牧妃喝下毒酒,變傻,之後活活餓死.

云橫看了看沉睡中蜷縮著的九皇子,如果九皇子如同牧妃最開始那樣純真善良,以後還能保持本心,不被皇宮這個大染缸毀掉的話,云橫真的想推薦九皇子繼承皇位,這真的是東罕之福.

九皇子抱著肩膀,似乎有些冷,云橫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默默的給九皇子蓋上一床被子,不一會,九皇子舒展身體,似乎睡的舒服安穩了許多.

云橫默默看著窗外的冷月,不知現在烈西曉正在干什麼,是不是正在新妃懷抱中眠香臥柳,快活逍遙的和新妃調笑,或者正用著某件自己心愛的東西取悅新妃.

痛苦的搖搖頭,云橫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才能避免如同九皇子的母妃牧妃那樣的悲劇,凡是宮廷,必有爭斗.

云橫是愛烈西曉的,因此不想為了烈西曉和別人斗得你死我活,固然云橫是受傷的,烈西曉也無法獨善其身,必然會陷入其中,無論誰在斗爭中失敗,對烈西曉都是一個打擊.

然而云橫不知道的是,女人在這上面的妄測並不是男人能夠理解的,烈西曉並沒有納妃的意思.

"王,萬萬不可啊!!"早朝上,眾朝臣跪倒在地,力諫著他們的王,烈西曉.

烈西曉卻閉上了眼睛道:"寡人意已決,休要再阻."

一老大臣憤然出列,憤然道:"大烈初定,王上卻要因兒女私情而至國家于不顧,至百姓于不顧,至我們這些朝臣于不顧,王上,您……"

沒等他說完,烈西曉便一拍龍椅,怒道:"夠了,爾等既尊寡人為王,便應尊寡人要求,寡人不在,爾等替寡人守好大烈便是.好,退朝."烈西曉怒氣沖沖的說完,便急急退朝.他的云橫去了東罕,他不想再等.

"王上,王上……"眾朝臣跪在大殿,想喚住他們的王,可是列西曉哪里可能給他們機會.他也知道,自己的國家離自己不得,可是,他想云橫,很想.

待他走後,"這可如何是好?!如今的大烈,多少國家還在虎視眈眈的盯著,可王上卻要離開,我們……我們……哎!!"眾大臣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那名出列的男子臉色一正,道:"走,隨我去找王上."

"宰相,可是我們……"眾大臣猶豫的說,他們的王,剛剛已經下定決心,"聖意難改"不就是說的現在嗎?!

眾大臣齊齊跪在烈西曉房門的外,大聲呼喊"請王三思".而烈西曉聽著他們一遍遍的喊著那幾個字,緊緊的皺著眉頭,眼睛木木的盯著桌案前那一摞奏章.

一旁的小太監大氣都不敢出,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而烈西曉卻想起了云橫離開前的那天.

"烈西曉,別看奏章了,我要問你一個問題."云橫氣哼哼的沖一直低著頭批奏章的烈西曉喊.

烈西曉頭都沒抬,只是隨口說道:"還有一點,橫兒再等等."

"啪"云橫一巴掌拍在了桌案上,也不顧自己的手疼,大聲喊道:"烈西曉,你總是忙國事,什麼時候顧得上我?!"

烈西曉因為云橫那一拍桌子,蘸著朱砂的毛筆瞬間在那份折子上落下了一個刺目的紅點.

"夠了,橫兒,如今大烈初定,哪有時間顧兒女私情?!你先回去,忙完這些,我再去找你."烈西曉的語氣,也因為云橫的態度強硬了幾分.

云橫紅著眼眶看向烈西曉,可烈西曉悶悶的坐下,繼續看奏章,沒有搭理她.云橫咬了咬唇,轉身跑了出去.

想到這里,"嘩"的一聲,列西曉把滿桌的奏章推了下去.拳頭狠狠的打在了桌子上.當初他以為云橫只是耍小脾氣,卻沒想到她會離開.

一旁的小太監,嚇得哆哆嗦嗦的跪下,生怕烈西曉的怒氣染到他的身上.

"不,我要去東罕找她."烈西曉喃喃自語,然後急匆匆站起來,剛沖到門前,門外那一陣陣"請王三思,以國家為重"的勸告,讓他生生止住了他極速前進的步子.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二章:冒出來的弟弟
下篇:第一百五十四章:去tmd的國家為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