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二章:冒出來的弟弟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二章:冒出來的弟弟

云橫抹掉眼淚,勉力露出笑容,笑著摸了摸九皇子的頭發"以後就好了,姐姐會讓你天天吃飽,不再吃有泥巴的湯,不吃黃色的菜葉,天天有肉,像今天的烤雞烤鴨紅燒肉一樣……"

"真的嗎?!好棒……姐姐你快告訴我,我不是在做夢吧?!這個夢好真實啊……"九皇子欣喜若狂,有些手舞足蹈的樣子讓云橫更加心酸,眼淚不受控制的洶湧而出.

接下來,云橫仔細的了解了九皇子收到的那些待遇.

九皇子一臉理所當然的講述著那些不公正待遇,讓云橫更加心酸.

就連宮女都能對這位皇子任意打罵,九皇子竟然還覺得理所當然……

"小翠姐姐每天給我送飯,很辛苦的,能讓她打我出出氣也是蠻好的,算是我回報小翠姐姐了."九皇子眼睛彎彎的,在聽到以後都有肉吃,能吃飽,覺得很是幸福,有了點少年人應有的活潑了.

阿發還好啦,就是偶爾過去叫我小畜生,我不太喜歡他這麼叫我,感覺不像我是個人一樣.九皇子別扭的說著自己的看法,然後快樂的說著,"阿發每次都會彈我腦袋,這樣感覺我們比較像朋友?!"

九皇子有點不確定,看了一眼云橫,眼神複雜的盯著云橫滿面都是淚水,一臉糾結的樣子讓人清楚的知道,他對云橫眯了眼睛,要哭出來飛灰的說法抱著懷疑的態度,想要勸云橫不哭吧,還不知道從何勸起,九皇子甚至有些莫名其妙,並不知道云橫哭的是他的悲慘遭遇.

最悲慘的不是他過的有多麼苦,而是這些大家看來很苦的東西,竟然被他認為是理所當然,習以為常.

九皇子平複了下心情,繼續說著"我知道有些人能天天吃肉,還一副嫌棄,不愛吃的樣子,真是不能理解,每次我都央求小翠姐姐,把她們吃剩不要的給我一點,那味道,真的是美極了,為什麼他們不愛吃呢?!"九皇子有些不解,用疑惑的眼神看著云橫.

揉著肚子,九皇子似乎是吃油膩的吃多了,肚子有些不舒服,肚子里傳來的轟鳴聲讓他感到很尷尬,看著云橫,鼻尖有點紅,還帶著細密的汗珠.

云橫看著他這副樣子,越發的覺得他又可憐又可愛.

這麼個孩子,那些人是怎麼忍心如此對待他的.

不是人,都是一群禽獸.

九皇子小聲道歉了一下,就急急跑往廁所.

云橫這才想起來,該不會是九皇子總不吃葷腥油膩,把肚子吃壞了吧?!

連忙叫過來店小二,吩咐去買治拉肚子的藥.

一直折騰到後半夜,九皇子才不跑廁所,安靜的蜷縮成一團睡著了.

云橫盯著九皇子的睡顏,恬淡安靜,真的是難得的好孩子.他並不是不知道那些人是在虐待他,即便如此,他還是選擇往好的一面,感恩的一面去想.這種品質就是難能可貴.

蜷縮成一小團的九皇子發出低低的夢囈聲,小聲的有點委屈的辯解著"明妃娘娘不是故意的,不就是掉了一層皮嘛,阿姆不要擔心啦……"

看來是受了什麼叫明妃的欺負.

過了一會,九皇子抽噎著:"良妃娘娘,我……我不是故意硌到你的腳……的,要不……我給您好好擦擦乾淨?!"

看來是被一個良妃踩到腳了.

云橫幽幽的歎了口氣,這孩子,這麼多年都是這麼過來的嗎?!他不肯說,總是說大家都對他很好,但是云橫又不是不知道後宮那套把戲,明明是受了欺負受了虐待.

云橫坐在床頭看著床尾九皇子蜷縮的那一小團身影.這是怎麼一個孩子,她不想讓他再受委屈了.她要為他討回公道.

想起前幾日九皇子所說的那些話,雖然九皇子在宮廷後院受盡委屈,但是不知道從何而知,這位皇子竟然有心懷天下的慈悲之心.不失為明君的好材料.

想起九皇子昨天說的話.云橫心頭一陣感動,九皇子這孩子並不是多有文化有內涵,畢竟從小在宮中不被人待見,無法收到更好更正規的教育,教育水平能和普通的孩子一樣就不錯了,連大臣家的孩子都比不上.

但是難得的是,即使收到這麼多不公正的待遇,他依然能夠維持本善,對每一個人懷著一顆赤誠的感恩之心.對黎民百姓有一種博愛的情緒.

很多出身帝王家的天潢貴胄們,其他本事沒學,倒是自相殘殺窩里斗學了十足十,不管怎麼樣,先打到打死兄弟們再說.

至于黎民百姓,在他們眼里無非就是豬狗一樣的存在,對他們毫無珍惜.

云橫突然覺得,九皇子如果做了東罕的皇帝,稍加教導,定是一代明君.

還記得,昨天九皇子和自己談到的那些話.

"姐姐,看到流落街頭的人我就感到心里如同被火燒過一樣的難受,他們連我那樣遮風擋雨的屋子都沒有……"九皇子的眼神帶著憐憫和悲戚,讓云橫很是動容.

淚光閃動"姐姐,如果你認為他們是欺負我,我對他們沒有怨言,如果他們這樣對我能從中得到樂趣,那麼我就是做了一件好事,再說我也並沒有損失什麼……"云橫低頭看著九皇子身上縱橫交錯的已經暗淡的各色疤痕,淚水漸漸模糊.

云橫很快想起來,根劇傳聞,九皇子的娘親,也是一個小國公主.當年也得到先皇的寵愛,只不過被愛情沖昏了頭腦,一命嗚呼,種下的惡果卻連累了無辜的九皇子.九皇子的娘親當年叫牧妃.涉及宮中權勢斗爭,誰能獨善其身呢,都是權利地位漩渦中的可憐蟲.

因愛慕皇上請求嫁到東罕國.皇帝夜夜留宿,幽居宮中不理會其他嬪妃的明爭暗斗,默默愛著父皇.

父皇對乖巧的牧妃很好,對當時自大做作,嬌蠻任性的胡妃卻很是警惕和厭惡,但看在胡妃父親的面子上偶爾會去胡妃宮中,大多數都是待在牧妃宮中.

當時還有一個妃子是黎貴妃,樂得清靜,對胡妃每次的冷嘈熱諷毫不在意,對牧妃的淡淡得意也視若無睹.卻經常在宮內四處走動,收集的消息記錄在冊,獲得了不少有利的消息.

胡妃嫉妒黎貴妃的位置,假孕爭寵,實際暗地讓父親幫她到處尋找民間差不多月份的孕婦養起來,准備到產期就剖腹取子冒充皇子爭寵.黎貴妃通過太監宮女得知胡妃陰謀,反而在公眾場合處處謙讓照顧胡妃,但絕不和她靠的太近.胡妃見陷害黎貴妃無望,又嫉妒牧妃夜夜承歡,心生一計,假意去牧妃宮中做客,回宮後就傳出來流產.不知道胡妃假孕的牧妃指使黎貴妃宮中宮女假意驚慌坦白是黎貴妃讓她將致人流產的熏香放到牧妃宮中想讓牧妃無法受孕的,沒想到連累到胡妃.權貴妃震怒,黎貴妃利用胡妃信鬼神的特性,讓人扮神責問胡妃,胡妃驚慌求神原諒自己撒謊陷害,黎貴妃讓人謊稱胡妃自殺讓人去請父皇和權貴妃,正好聽到胡妃道明實情,震怒之下審問宮女,宮女只招供自己撒謊,並未牽涉到牧妃,但洗脫了黎貴妃的罪名.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一章:親情值幾個錢
下篇:第一百五十三章:東罕王妃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