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五十一章:親情值幾個錢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五十一章:親情值幾個錢

更何況在皇室,冰冷的皇權之下,又哪來的親情?!

簡單的偽裝了一番之後,三人又悄然的向著東罕邊緣的一家農家院子里飛去.為了不引起懷疑,他們三人故意在城里饒了大半,直到夜幕降臨,才拖著疲憊的身軀向著院子里走去.

"叩叩--"云橫輕輕的上前敲門,強壓著內心的緊張和激動.耐心的站在門口等待著,那模樣像極了犯罪了的孩子在等待著母親的處罰一般.

"橫兒--"門還沒打開就聽見母妃的聲音傳了出來,再也壓抑不住內心的渴望,直接撲到了母妃的懷里,眼淚在眼眶里打了個轉,順著臉頰就流了下來.

"娘親--"清泉般的嗓音滿是哽咽,此時只覺得所有的委屈和不滿都從心底里迸發了出來,果然母親永遠都是溫暖的港灣,不管是委屈了,累了,只要你回頭,母親永遠都在你的身後給你依靠.云橫現在就是這般的感覺,只覺得烈西曉對自己的一切不好都在此時發泄了出來.

一時之間,淚水如泉湧一般,更是控制不住了.

"外婆,落兒也好像你呢!!"云落看著哭成淚人的娘親和外婆,只覺得鼻頭一酸,眼淚湧了出來,小小的身軀擠過云橫柔弱的身子,摟著外婆的脖頸,心里陣陣暖流.

"好啦好啦,外婆你再哭,天都快要亮了!!"云落實在受不了這樣的場景,重逢本該是高興的事情,卻被自己的娘親搞成了這樣,泛紅的眼睛狠狠的瞪著云橫.

果然女人是水做的,他現在算是體會到了.

誰也沒有注意到一邊的男子此時更是瞪大了雙眼,目光緊緊的鎖在略帶蒼老的容顏上,滿是不可思議.

明明皇宮里的人說母妃瘋了,明明父皇親口告訴他母妃已經瘋掉了!!!!

他至今記著那個大雪紛飛的夜晚,娘親歇斯底里的吼聲還在腦海里回蕩.父皇手里的鞭子不斷的抽在母妃的身上,母妃至始至終都只吐出一個字:"走!!"他清晰的記得娘親那滿是絕望的眼神.

可是他還是被父皇發現了,父皇把他關在大牢里終日不給他吃的喝的,他想盡辦法才從天牢里逃了出來,可是卻再也找不到那個疼愛自己如命的母妃.

他生母牧妃早逝,一直養在云橫的母親膝下,因為當年云橫不在,所以母妃一直當他是親生兒子一般的疼愛.

那麼,橫兒?!她就是母妃望著窗外發神時嘴里一遍又一遍念叨的名字.記得他還經常記恨著這個自己不清楚是男是女的橫兒,以為是她奪走走了自己的母妃.

可是後來才知道,他有一個姐姐,這些年他碾轉于各國甚至不惜淪為乞丐也要找到的親人,如今就這樣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母妃--"低醇的嗓音帶著一絲的顫抖,只是一聲卻像是用盡了所有的力氣.

云橫看著九皇子滿面風塵菜色,狼吞虎咽吃東西的樣子,心里很不是滋味,是被如何對待,才能讓這孩子變成這幅樣子?!好吧,雖然這孩子也不比自己小幾歲.但是這干瘦干瘦的身體,肋骨清晰可見,不知道到底被怎麼苛待,才能長成這樣瘦小.

幽幽歎了口氣,云橫抬頭看向遠方,宮斗宅斗她最不喜歡了,如果不是宮斗,這孩子能變成這樣嗎?!自己沒有宮斗宅斗的那份心力了,也不願意和別人分享夫君還要斗得你死我活,處處提防,時時注意,稍有不慎就是一個身敗名裂,死的新奇又俗套.

這才是自己不願意烈西曉納妃,跑出來的原因吧.

九皇子狼吞虎咽的吃完,嘴角還掛著菜葉,小心翼翼的抹了一下嘴,意猶未盡的舔著嘴唇,眼里露出些渴望來,還極力掩飾著,云橫莞爾一笑,這孩子,想吃就說嘛.

叫過來酒保"讓他自己選,想吃什麼盡管吃……"摸著九皇子的頭發,干枯的和草一樣,云橫的心又軟化了.

九皇子眼睛一亮,卻有些膽怯"姐姐……這樣……這樣真的好嗎?!"

云橫被他逗笑,心里卻是一酸"怎麼不好,盡管吃,姐姐這點小錢還是能出得起的."說著揉了揉他干枯的頭發.

九皇子歡呼了一聲,露出少年人應該有的雀躍,有些羞澀地告訴酒保:"我要吃烤雞,要吃烤鴨,要吃紅燒肉,要吃紅燒獅子頭,要吃……"

酒保有些呆愣的看著九皇子和云橫,這應該是小少爺,一看瘦弱的身體和滿臉的菜色就是營養不良,受足了虐待的樣子,這女子又舉手投足間帶著些天潢貴胄的氣息,大氣尊貴,一看就是出生良好,生活順遂福裕的.

而且看這兩人似乎還是很親密的姐弟關系,真是讓人有些捉摸不透啊.

酒保一慣的思想是,捉摸不透就不要捉摸,這世上還是聰明點不去管其他人的事比較好,最好連好奇的表情都不要有,才能活的長久.

吃過飯,九皇子明顯是撐到了,抱著小肚子一直揉啊揉的,卻不肯出聲,這孩子……云橫看著他又是幽幽歎了口氣.

對九皇子的同情又增加了許多.

九皇子心滿意足的眯著眼睛,靠在云橫的身邊,云橫輕輕撫摸著他的頭發,低聲問著:"你小時候怎麼過來的?!"

聞言九皇子一愣,隨即眯著眼睛看向云橫,小聲說"就是那麼過來的啊……"有點不理解云橫的問法.

云橫有些無語,隨即似乎明白了什麼.這孩子認為我不可靠?!不信任我?!

不過看九皇子看向自己的純真眼神,云橫頓時覺得自己想多了.也許是九皇子只是一直這麼過來,感覺這很正常,沒什麼好說的?!

換一種問法應該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吧?!

"小時候住在哪里,吃什麼東西?!"云橫敢打賭,九皇子絕對吃的不怎麼樣,估計常年不見肉星星吧.烤雞烤鴨紅燒肉啥的,統統是沒見過的,不然怎麼一上來就要這些東西吃一個夠?!

九皇子眼神有些迷離,似乎是陷入了深深的回憶"最常吃的是黃色的菜葉煮的湯,只喝上面那一層,底下有點泥巴……還有黃色的很硬很硬的饅頭,好幾次還把我嘴角割出血來……"

聽著,云橫的眼淚都要掉下來了,看來這是九皇子飯菜的主流?!枯菜葉子煮的泥巴湯配餿了的硬饅頭?!這……真的是自己弟弟遭遇的嗎?!

可是接下來就讓云橫想哭也哭不出來了.九皇子一臉幸福的說著"過年的時候,會有白色的饅頭,軟軟的,很好吃……還有黃色的菜,不是湯,能吃飽……"云橫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下來.

九皇子詫異的看著云橫"姐姐,你怎麼了?!"說著就伸手來替云橫抹眼淚,伸出去手又看到自己手髒,有點不自然的半舉著在空中,不知所措.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五十章:後備人選出現
下篇:第一百五十二章:冒出來的弟弟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