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四十七章:給我把人找回來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七章:給我把人找回來

主子肯定有什麼事情瞞著他!!

"免禮吧."烈西曉口吻冰冷,讓云尓仿佛置身冰窖之中,只聽他說:"你都把你主子看丟了,還不快去找回來?!!!"

邊境處的小鎮邊.

"落兒,以後我們母子就相依為命了."云橫滿是氣憤的嘟著小嘴.豐潤的唇瓣因此看起來更加誘人.

云落的腦上滿是黑線,不管自己如何解釋,娘親都認准了父皇要另選妃子,不再獨寵自己.嘴角一閃而逝的冷意,看來還是讓這該死的甯右相給得逞了,不知道是那個多嘴的長舌婦到處亂嚼舌根,害得娘親和父皇吵架,不知不覺中小手已然攥緊,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他可是舍不得父皇溫暖的港灣,還有莫總統那個看起來呆板實則聰慧的木頭腦袋.

可是這時的云橫還哪里來的心思來觀察云落的心里的小九九.心里不斷的咒罵著烈西曉,男人果然都靠不住,只怪自己太過于天真,竟然相信烈西曉一生一世一雙人的鬼話,倘若以前還好,可是如今烈西曉已貴為九五之尊,自古以來,那個皇帝不是後宮佳麗,鶯鶯燕燕.

"娘親,其實父皇也是有苦衷的……"云落看著云橫的臉上各種表情不斷變換著,忍不住開口道:"父皇心里肯定只有娘親一個人的,落兒才不要那些個後娘!!"兩只粉嫩的小手緊緊的攢在一起,稚嫩的臉上多了一絲憂郁.他可是聽說後娘最是吃人不吐骨頭了,雖然他自己武力高強,可畢竟還是個孩子,他只希望他的父皇和娘親能在一起.

"不管是什麼原因,我云橫都誓死不會和其他女人共侍一夫,落兒,我們必須讓你的父皇做出選擇."修長的手指在云落柔順的青絲上輕輕撫摸,眼神里從未有過的嚴肅,她絕不會像其他女人一樣一哭二鬧三上吊,她云橫有自己的責任,她還有落兒,還有娘親.想起娘親,云橫一怔,東罕一別數日,也不知道那個豬頭有沒有有找見母妃,她不能再讓她的親人受到任何的傷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步子,臉上由原來的氣憤變為擔憂.

云落墨玉的眸子掃向云橫,只是一眼就明白了云橫心里的擔憂,腳步輕點,一個轉身,粉嫩的小手攬過柔軟的腰部,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一遍遍的提醒著云橫,她的兒子已經可以獨擋一面,在她脆弱需要依靠的時候,還有這樣一雙小手緊握著自己.

唇角勾起淺淺的弧度,告知著她此時的好心情,似乎忽然之間一切都不重要了,沒有了之前的煩躁和擔憂,好看的眉頭舒展了開來,張開雙臂,感受著微風的撫摸,輕輕的吸了一口,第一次覺得如此這般的舒適,一掃陰霾,柔情的目光射向云落,滿是欣慰.頭微微一側,把所有的力量都放心的交給了云落,自己則是一臉享受的眯起了眼睛.

云落抬起小小的腦袋,等到看到云橫滿是享受的把壓力都給自己,心里不由的嘀咕:試問誰還能有這樣的腹黑娘親,難道此時不應該是娘親扶著自己嗎,怎麼看起來有點位置顛倒了吧?!?!嘴角卻浮起若有若無的笑意,他還是喜歡這樣喜怒無常的娘親,喜歡看她絕美的臉上像是變臉般的閃過各種的情緒.

腳下一頓,一個極速的轉身就落在了一條幽靜的小道上.此時的云橫還半眯著眼睛感受著來自空氣層的撫摸,猛的一下轉身讓她措手不及,身體不受控制的向前傾去,一雙小手准確無誤的把她拉了回來.站穩了身子,云橫一臉的不爽,對,是不爽到家了,"落兒,你怎麼停這兒了呢?!"微微蹙眉,唇瓣輕啟.嘟起性感的嘴唇表示著自己的不滿.

云落看著這樣的娘親一陣無語,都多大的人了還跟個孩子一樣的撒嬌,她大半是忘了自己也不過是個孩子而已,不過顯然云橫並沒有把他當孩子看.

"娘親,已經靠近大烈的邊境,天色也已不早了,不如我們在這里休息一下吃點東西再去東罕看外婆怎麼樣?!"云落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娘親總是在自己的面前就把什麼都忘記,還好他承受能力比較強大,在娘親這樣的磨練之下早已總結出了經驗,萬事當頭,只有是提起吃的必定回頭.

這不,云落剛說完,云橫就開始到處尋找香味的來源,這不說還好,一說云橫只覺得自己的肚子滿是咕咕的叫聲.撲鼻而來的香氣刺激著神經不斷跌跌撞撞的向前走去,全然不顧自己的形象,怎麼說也是一國皇後,云落忍不住歎了口氣,心里忍不住嘀咕"父皇是怎麼能安心的讓娘親出來的?!"可此時的云落早被她拋到了九霄云外去了,這要是不說她是個吃貨都感覺對不起吃貨這個詞了.

就在云落走神的瞬間,云橫拖著淺藍色的衣裙,妖嬈的身姿就消失在云落的視線里,云落不禁無奈的搖搖頭,看來自己在娘親的眼里遠沒有吃的重要.身形一閃,便順著娘親消失的地方閃過,下一秒就看見兩人出現在醉仙樓的門前.

"小二,把你們店里的招牌菜端上來,找一個上好的位子."說罷,一錠金子就從云橫的手里飛了出去,准確無誤的落在小二的手里,小二目瞪口呆的看著云橫,很少看見這樣出手闊綽的富家小姐.心里不由的開始盤算著小伎倆,把這個姑娘伺候好了說不定還有意外收獲.

"好的姑娘,你跟我來."小二小跑著向著二樓的台階上走去,云橫緊隨其後,眼睛不斷的掃向四周.

迎面而來的淡淡的香氣赤裸裸的勾引著胃,云橫咽了咽口水,不得不這醉仙樓的主人是一個極其有品味的人.優美動聽的曲子讓人心情愉悅,接開簾子,一眼就瞥見一樓的歌女,半遮半掩的淡粉色衣裙在琵琶的伴隨下輕輕的晃動下,白皙的皮膚若隱若現的在眾人眼前一晃.歌女的面部在白紗底下掩藏了起來,說不出的神秘感.眾人紛紛聚集到琵琶女的四周,眼神都直勾勾的鎖在白紗上面,像是能透過白紗看到琵琶女的容顏.

還有膽大的人伸出自己肥大的雙手想要掀掉琵琶女的白紗,貪婪的目光毫不掩飾的盯著琵琶女的胸部,可每一次都恰巧被琵琶女不經意間讓了過去.

"落兒,你看這個琵琶女不簡單."云橫眼神緊緊的鎖著琵琶女的身姿,饒有興致的說道.

"娘親,這不管我們的事."冰冷的字眼從云落的嘴里蹦出來,可以看的出來,這個琵琶女會點武藝,可是什麼原因讓她在這里賣藝就不得而知了.他伸手扯了云橫一把,雖然他並不是怕事的主,可是現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四十六章:背著包袱跑路
下篇:第一百四十八章:酒樓奇遇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