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四十三章:後宮充盈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三章:後宮充盈

烈西曉不回答,一邊伸手解開了身上的錦帶,一邊將云橫擁進懷里,下人識趣地低下頭,默默退了出去,順手把門給帶上了.

還沒等云橫反應過來,烈西曉的吻開始落在了她白皙的頸間,開始時像羽毛般輕輕的,一下一下的吻,然後不斷加深,狂風暴雨,彼此的氣息越來越重,云橫眯著眼睛,透露著一絲危險的訊息.

"說吧,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云橫用力摁住那只在她身上肆意移動的手,視線直直的鎖定了烈西曉,笑的恰到好處,滴水不漏,像只發怒前的獅子,"還是想好要立哪個大臣的千金為妃了?!"

烈西曉一愣,原本郁結的心里莫名的多了一絲歡喜,雖然他一直認為云橫對這件事表現得不在乎,是出于對他的信任,但總有什麼地方讓他覺得不舒服,這種不適甚至蓋過了甯右相他們的刁難.

現在烈西曉終于知道了,就是因為云橫的不在乎,讓他覺得受到了忽視,雖然他愛的人不是一般的女子,但他卻像一個陷入戀情的普通男子一樣,計較著對方的情緒,只是他一直不肯承認罷了.

想通了這一點,烈西曉突然笑了起來,用手輕輕捏著云橫的臉頰,聲音里充滿了寵溺,"普天之下,獨橫兒一人能夠母儀天下,誰還配和你搶我?!"

烈西曉抱起云橫,將她放在床上,手指一揮,束著床簾的軟繩便被齊整地切斷,紗簾被一層層地放下,紅燭搖曳,隱約能看到兩副交纏的身軀,紅鸞帳內,滿室緋糜,只是……

"砰!!"忽然被踹下床的烈西曉委屈地看著床上的人兒,"橫兒……"

"橫什麼橫兒什麼兒!!"云橫充滿怨念的看向自家男人,"給,老,娘,滾,去,洗,澡!!"

……

第二日,云橫慵懶地醒來,下意識地伸手向旁邊摸去,卻只摸到了冷冰冰的被窩,眉頭不由得一皺,"又走了?!"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自己只是在奇怪的感覺,一覺醒來,人去被窩空,被自己的想法給幽默到,云橫不由得一笑,轉過身准備再睡一會兒,反正也沒什麼事.

"嘖嘖,果然傻了."

聽到熟悉的帶著嫌棄的娃娃音,云橫剛閉上的眼睛再次睜開,一張雖然稚氣未脫卻格外精致的小臉出現在她整個視線里,云橫下意識的捂住了被子,"你才傻!!"

果然是親兒子,大早上的就特意跑過來說她傻,云橫在心里默默地吐槽,她上上輩子一定是摧毀地球的大魔王,十惡不赦,這輩子才會生下這麼個聰明伶俐非比尋常的兒子天天來氣她.

云落嫌棄地看了云橫捂著被子的手一眼,背過身去,"聽說你昨晚把爹爹踹下床了."

云橫聽到這句話,眼神里瞬間透著危險的訊息,"云翳云爾?!"真是反了,不但越來越不把她這個正經主子放在眼里,現在連聽床這種事情都敢做了,看來還是她太仁慈了.

兩個黑色的身影瞬間出現在大殿里,云翳云爾單膝跪在殿中,眼神盯著腳尖,"宗主."

"最近天氣也熱起來了,我看禦花園那些花花草草也要澆澆水,施施肥了."云橫若無其事地說完又默默補充了一句,"記得要親力親為,別弄死了."

云翳云爾原本還很鎮定,聽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小心髒默默顫抖了一下,宮中的禦花園占地極廣,平時都有幾十個人在照料,其中許多奇珍名品照料起來十分費事,要是沒有這方面的高人指點,又不借助別的外力,頂著烈日他們倆非得化作春泥更護花了.

云翳云爾默默在心里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少宗主可怕,但宗主整起人來更加可怕!!

云翳云爾哀怨地看了云落一眼,退了出去,為什麼受傷的總是他們倆兄弟……

金鑾殿,滿堂肅靜.

烈西曉看著跪了滿殿的大臣,握緊的拳頭微微地抖了起來了,他堂堂一國君主,竟然淪落到被別人逼著納妃的地步,可笑,可悲.

"皇上,皇嗣凋零,于國不利,請皇上三思,廣納賢妃,臣等替天下百姓,謝主隆恩!!"為首的甯右相一聲疾呼,那些臣子連忙呼應.

"臣等替天下百姓,謝主隆恩!!"

烈西曉看著下面咄咄逼人的臣子,氣極反笑,一身龍袍顯得更加威嚴,"好!!好一句皇嗣凋零,于國不利!!"

"朕曾許諾過,此生唯立云橫一人為後,決不納妃,天子一言九鼎,各位愛卿莫不是要逼朕食言?!"烈西曉起身立于高殿之上,氣宇軒昂,一瞬間竟恍若天神.

笑話,若是連自己的女人都護不住,那他還要這天下做什麼!!這世上有太多的事情身不由己,唯獨這件事,他烈西曉決不讓步!!

"望聖上三思!!"甯右相並不願意退讓,這件事關乎到朝堂的穩定,曆代皇室,前朝與後宮相互制約,雖然偶有後宮干政之說,但百年來都是如此,他不懷疑云橫有本事幫烈西曉穩固政權,但長久以來官場的相互制衡不能因此被打破.

"好,好!!"烈西曉早就料到甯右相不會退讓,既然他們要拿子嗣說事,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給自己留了退路,"既然愛卿們說朕皇嗣凋零,那今日朕就先立下太子."

甯右相一驚,他知道納妃之事不能操之過急,早就和其他大臣商量好要計劃行事,今日已經做好了長久僵持的准備,但烈西曉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竟然提出了立國本之說,既無子嗣,何來的太子?!

群臣一下子議論開來,剛剛肅靜的僵持的氣氛一下子被打破,烈西曉輕笑地看著這一切,沒錯,他不僅要立云橫為後,他還要立云落為太子,既然他們要逼他,那就趁早把這些事一起解決.

回到禦書房,烈西曉正准備休息,誰料門外響起一陣敲門聲,倒是聽得他有些不歡,白天的事情就已經擾亂了他的心,何況現在連休息都要被打擾.

"誰?!"

烈西曉身邊並沒有帶隨身侍衛,他現在就只想自己一個人好好的清靜清靜,可是這敲門聲卻不間斷,無奈,只得先開門.

是小太監,想必是有什麼事情要彙報吧.

烈西曉心里面倒也沒有太在意了,只要不是大臣就好.

"陛下,奴才有一事想說,不知道該不該……"

看那太監這樣子,烈西曉心里面竟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預感,總覺得此人前來,必定是帶著目的.

"說吧,你大可不必遮遮掩掩."

那太監臉上劃過一絲狡黠,不知道心里面究竟在想什麼.

"陛下,如今立離王妃為後之事已成定局,奴才認為,我大烈國後宮若是只有一後執掌全局,怕是傳出去了遭人笑話."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四十二章:云落的心思
下篇:第一百四十四章:到底立妃不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