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四十二章:云落的心思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二章:云落的心思

"怎麼這麼想?!!!"云尓根本沒有想到云落小小年紀居然在想這個,真想掰開他的小腦袋看看里面都是裝的什麼稀奇古怪的玩意兒.

見云尓不理解,小小的嘴巴癟了:"最近娘親都不帶我,干什麼都不帶我,之前娘親無論去哪里都是和我在一起的.可是最近我都很少見到娘親了.我覺得娘親有了爹爹以後就不喜歡我了."

"你怎麼能這麼想呢!!"云尓大駭.這少主心里想的也太多了吧.

"算了,跟你說了你也不明白."云落搖搖頭,從榻上跳下去揮揮手說:"云尓你睡吧,我也睡了,別告訴我娘親我跟你說的這些."

"哦."云尓答應了.

但是怎麼可能不告訴顧云橫?!!!

笑話!!顧云橫才是他的主子好不好,雖然……雖然少主比較厲害,有些時候就連主子也拿他沒辦法,但是他云尓很忠誠的好不好,何況這種小孩子的心事,一定要講給母親聽的呀……

第二天朝堂上,烈西曉又被狠狠姜了一軍.

就知道他們這些大臣在封後大典上不作為有些奇怪,原來在這里等著他呢.

只見甯右相向前跨了一步,說:"陛下,自古皇上都是後宮佳麗三千,從來沒有哪位君主能夠獨善其身的.微臣知道陛下對皇後忠貞不渝,但是請陛下為天下黎民百姓著想,皇後跟了陛下這麼長時間無所出,為了皇族血脈得以延傳,微臣懇請陛下選妃!!"

"是啊.甯右相所言極是!!"有幾個朝臣也站出來支持.

烈西曉眼神銳利的掃向他們,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握在一起.

"你們?!!!"他是一朝之君,他知道即使自己今生今世只愛顧云橫一個人,但是面對滿朝文武的壓力,他真的很煩.

烈西曉歎了口氣,呼吸有些急促,沒想到這皇位這麼不容易做啊.為什麼那麼多人還趨之若鹜,早知道這樣的話,自己甯願跟顧云橫雙宿雙飛也不做這個皇帝.

看著滿朝文武跪在地上聲音齊齊的高呼請陛下選妃,烈西曉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的疼.修長的手指按在太陽穴上,烈西曉的聲音里滿是疲憊:"你們退下吧,這件事情容我想想."

云尓和云落躲在朝堂的幕布後邊,看著烈西曉真的很頭疼的樣子,他頹然的坐在九五之尊的寶座上,突然覺得這座位如此紮人.

云落眉心微蹙,小小的臉上和烈西曉如出一轍的樣子,說他的娘親無所出,那他是什麼?!剛才那些人--要不是怕爹爹不好做,他一定出來將他們好好的教訓一頓,敢說她娘親的壞話?!他們活膩味了吧?!!!

云落走出來,烈西曉這才注意到他,方才實在是被一眾大臣氣著了,竟然沒有發現云落在這里,他扯了扯嘴角,笑了笑跟云落招招手:"落兒,到爹爹這里來."

"爹爹."落兒一臉愁容,走過去任由烈西曉抱著自己,他伸出稚嫩的肉肉的小手去摟住烈西曉的脖子,眼睛亮晶晶的看著他:"他們逼你選妃是嗎?!落兒知道你不願意的."

"嗯."烈西曉靠在龍椅上,苦澀的笑了,他將云落放在自己的腿上,沉重的點點頭:"落兒,你不要將這件事情告訴你娘親,不然娘親會不高興的."

"落兒知道."落兒稚嫩的臉上笑了笑:"落兒會把娘親保護得好好的,即使爹爹選妃的話,落兒也會想辦法說服娘親的,因為落兒知道,爹爹是被迫的,爹爹只喜歡娘親一個."

當云落和烈西曉說話的時候,云尓已經不知去向了.

當然,他是跑去跟顧云橫告密去了.

不過,顯然的,他自然不會把烈西曉要選妃這件事情告訴她的,主子生氣起來他可承受不了,至于他干嘛去了.自然是將少主昨天晚上的反常行為告訴顧云橫.

聽完云尓的敘述,顧云橫眨巴著自己的大眼睛不可置信,手里還捧著一盞茶.她吞了一口口水,問:"你說的是真的?!"

"嗯."云尓慎重的點點頭.

這下可把顧云橫高興壞了,云落到底是個孩子,即使他比常人聰明一百倍又怎麼樣,還不是離不開她這個娘親!!

云橫只知道自己這個兒子從兩歲起就不喜歡讓自己親近,又在智商上壓制一眾成年人,聰明得不像話,但他到底還是一個小孩子,還是依賴自己的娘親的.

依賴?!好吧,想到這個詞,云橫又默默在心里否認了,其實某些時候他們的角色是倒過來的,不過知道云落竟然會吃烈西曉的醋,她又忍不住笑了起來.

門外,云翳看著房里笑的燦爛的宗主,又看看身邊一臉冷若冰霜的少宗主,默默後退一步,在心里哀悼了一下自己的好搭檔.

"我就猜到他會來."云落背著手,小小的身影完全隱沒在樹蔭里,臉上是與年紀完全不符的冷酷,他知道群臣逼爹爹立妃之事,娘親雖然表現得不是很在意,但多少是有點不開心的,從娘親最近都不親近他就可以看出來.

云翳看著小主人沉思的表情,心里有點悸動,原來是這樣啊,小主人是故意做這些來哄宗主高興,雖然有時候連他都看出來小主人有點嫌棄宗主,但畢竟母子連心,血濃于水,這是怎麼嫌棄都改變不了的.

云落轉身,衣帶撩下幾片花瓣,完全不知道屬下的心里活動的他依舊在心里嫌棄著自己的云橫,娘親真是個笨蛋,別人都欺負到頭上來了,還這麼後知後覺.

今天在朝堂之上,那些大臣們的臉他都一一記了下來,雖然在烈西曉面前表現得乖巧,答應幫他哄娘親同意,但是,云落的臉上突然閃現了一絲淡淡的笑意,誰都不可以傷害他的娘親!!有的事作為皇帝的烈西曉不可以做,不代表他暗宗的少宗主不可以!!

"云翳,去辦一件事."

云爾看著少宗主笑的這麼溫和,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覺得今晚的風有點冷.

烈西曉回來的時候,云橫正用手支著頭打瞌睡,自從烈西曉登上了皇位,總是有忙不完的公務,回來的也越發的晚,但每次不管多晚,云橫都會等他回來.

烈西曉在看到云橫的那一刻,緊繃的表情突然想寒冰遇到了春水,溫柔在嘴角一點一點的化開了,他走過去,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云橫,這個女子,這樣精致的容貌,她的睿智,她的靈動,她的雷厲風行,她的柔情蜜意,都是屬于他一個人的.

像是感受到了某個人目光的注視,云橫突然睜開了眼睛,前世身為特種兵的她即使是睡覺也總是保持著一絲機警,只是在看到來人是烈西曉後,身體又放松下來,緩緩地伸了個懶腰,"回來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四十一章:封後大典
下篇:第一百四十三章:後宮充盈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