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四十一章:封後大典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四十一章:封後大典

顧云橫說不感動是假的.

有哪個男人能夠輕易接受別人的孩子呢?!烈西曉可是所有女生的夢中情人啊.可是他居然唯獨對自己情有獨鍾,這真是前世修來的福分.

顧云橫睜開眼睛仰望著屋頂,微微喘息著,說:"我也愛你."

聽到了從顧云橫口中說出來的愛字,烈西曉全身僵硬,感覺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他們兩個互相喜歡,但是很少說這種曖昧的情話.

烈西曉一掃往日的陰霾.

封後大典那天,顧云橫早早就醒了,然後看著身旁睡得正熟的的烈西曉,她眨了眨大眼睛,濃密的睫毛一閃一閃的,拿自己長長的秀發撓烈西曉的鼻子.

烈西曉睡得很熟,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在自己的鼻子上,他揉了揉鼻子,然後修長的手臂轉過來抱住顧云橫,顧云橫本來在鬧他,可是見他動了,自己立馬就裝睡.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烈西曉修長的手臂緊緊地摟住了自己的身體,包括自己的手臂,于是她動彈不得.

顧云橫吹鼻子瞪眼的歪過頭去看著烈西曉,烈西曉像是根本沒有意識一樣,她只好無奈的一小點一小點的把自己的胳膊從烈西曉的懷抱里抽出來.

然後又開始折騰烈西曉,反反複複,烈西曉終于受不了了.睜開朦朧的睡眼,嘟囔一句:"云橫,你做什麼?!"

顧云橫的努力終于沒有白費,烈西曉被自己折騰醒了.她笑吟吟的用手肘撐著頭歪著腦袋看著睡眼朦朧的烈西曉,這丫睡覺的樣子都這麼讓人想要流口水,她撒嬌道:"你起來嗎?!幫我穿那件衣服吧,太複雜了,我一個人應付不來."

顧云橫挑眉,指著放到桌子上的那件鳳服說道.話說那天烈西曉幫她脫下那件鳳服的時候也著實費了一番力道.

當時真的是想直接撕掉算了,可是奈何顧云橫很是喜歡這件衣服,拉著他的手不讓他下剪子,等這次封後大典過去以後,今晚回來就要用剪子把這件衣服剪了!!烈西曉心想.

不過現在實在是太困了啊,能不能讓他睡會兒.烈西曉修長的胳膊放到自己的額頭上,擋住面前的光,一副生人勿擾的樣子.

"待會兒找個奴婢給你換衣服,乖."烈西曉將顧云橫摟住,擺明了不想起來.顧云橫哪里是那麼容易糊弄的人.

顧云橫扯開他的胳膊坐起來,只穿著里衣,烏黑如瀑布般的秀發傾瀉而下,聲音冷冷的,說:"烈西曉,昨天還口口聲聲的說喜歡人家,今天早上起來就翻臉了是嗎?!"

"我--"烈西曉困得要死,可是顧云橫卻是精神得很,聽到顧云橫這話,看來是生氣了,烈西曉認命的爬起來:"皇後息怒,為夫這就起來服侍你更衣."

說著修長的手摸著顧云橫的消瘦的後背作為安撫.

顧云橫穿著里衣,怏怏的轉過頭來,看著烈西曉真的動身要起來,臉色才好看了一些.

然後一整個早上在烈西曉哈欠連天但是敢怒不敢言的情況下度過.

所以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封後大典上,烈西曉頂著兩個黑眼圈,一直不在狀態,精神奕奕的皇後和神游的陛下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不過好在封後大典沒有出什麼紕漏,就連十分不贊成的甯右相也只是規規矩矩的.對于這一點,烈西曉很是滿意.

這時候云落正踩在不遠處的一棵樹上,他身邊是貓著腰的云尓.

云尓看著這一對璧人,不禁感歎,"終于修成正果了啊."

云落白了他一眼,說:"爹爹和娘親在一起是挺合適的.不過,為什麼爹爹那麼困?!"

云尓愣了一下,剛才就發現烈西曉好像有點不對頭,可是又想不出來怎麼了,經過云落這麼一提點,云尓才發現,原來烈西曉是困得啊.

難不成昨天晚上折騰得太厲害了?!可是這不科學呀.你看主子那麼神采奕奕的.

"我也不知道."云尓搖搖頭,實在猜不出為什麼那麼困.

踩在腳下的樹枝晃了晃,云尓回頭,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云落已經跳下去了,看來少主的武功又長進了不少.云落不禁咂嘴,小小的少主這個年齡武功就比他修煉那麼多年要強太多,這個世界還真是不公平啊……

終于結束了封後大典,烈西曉迫不及待的推門進來,看見顧云橫正擺弄自己頭上叮叮咚咚的鳳冠,他大踏步走過去,居高臨下的看著顧云橫,大手一揮就把她頭上的鳳冠摘了下來拿在手里把玩著.

見到烈西曉輕而易舉的就把鳳冠摘下來了,顧云橫一愣,不可思議的說:"怎麼那麼容易?!我鼓搗了半天了這東西就是跟粘到我頭上一樣下不來,你怎麼一弄就下來了?!"

烈西曉不答話,顧云橫眉心微蹙,以為烈西曉沒有聽她說話,轉身就看見烈西曉手持一把剪刀,正目光幽幽的看著自己.

"你干什麼?!!!"顧云橫驚呼.

這丫該不是謀殺新娘子吧?!

烈西曉黑眼圈極重,顧云橫看著他黑黑的眼圈突然有些自責,自己把他折騰成什麼樣子了呀.

平靜的如湖水一樣的眼神瞥了一眼顧云橫,說:"我要把這東西毀了,以後再也不能讓你穿這衣服了."

說著就真的下剪子去剪掉了顧云橫身上穿著的明黃色的烈西曉扯開撕爛成了長裙,一只高傲的鳳凰就那麼被撕成了好幾片.

當真就剪掉了那麼隆重的衣服.

看著被丟到地上的衣服,顧云橫有那麼一絲絲的心疼,好珍貴的.

然後烈西曉下一秒就將她壓到床上,氣息不穩:"不要亂動,萬一剪刀傷到你了怎麼辦."

說好了的剪衣服呢!!只見烈西曉將剪刀狠狠地擲出去,然後就以手托住顧云橫美麗的臉龐,輕輕索吻……

云落躺在自己的床上,翻來覆去也睡不著.

反複幾次,他終于受不了了,坐了起來.

云尓睡在外面,因為要看著云落.顧云橫吩咐過的,讓云尓看著云落,所以這些日子他都是靠在云落房間的榻上睡著的.

但是云尓的睡眠很淺,在云落翻來覆去的時候他就醒了.

黑暗中明亮的眼眸盯著云尓,原來是云落竟然起身站在榻邊,看著云尓,云尓睜開眼睛就看見少主,他驚呼一聲:"少主,你走路都沒有聲音的嗎?!!!"

"嗯."云落淡淡的回答,小小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但是明顯的能感覺到他現在心情不好.

感覺到了少主有點郁悶,不然也不會翻來覆去睡不著啊.

云尓悠悠的歎了口氣,也坐起來,和云落並排坐著,望了望屋頂,說:"少主,你怎麼了?!"

云落轉過頭來看著云尓,半天才吐出一句話:"我覺得娘親現在都不在乎我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四十章:帝王帝後
下篇:第一百四十二章:云落的心思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