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三十九章:我這一生只愛你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九章:我這一生只愛你

顧云橫略微有些驚訝,還以為烈西曉會借著這件事情嘲笑她,沒想到竟然這麼肯定的給她承諾,眼里的霧氣更加重了.

"烈西曉,你--"顧云橫呢喃著,委屈的垂著臉,剛剛誤會他了.

烈西曉好像沒聽到一樣,淺笑著,一只手握著她的手腕,一只手捏著她的下巴,就要親上去--

烈西曉的喘息漸漸重了幾分,炙熱的氣息噴灑在顧云橫的脖頸上,癢癢的,整個臉紅撲撲的,顧云橫有種微妙的感覺,然後長長濃密的睫毛眨了眨,她較弱的踮起腳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烈西曉的眼睛也淺淺的眯成一條線,就在兩張薄唇碰到一起的時候,突然一個童音打斷了他們:"咳咳,娘親--"

云落小小的身子站在朝堂門口,距離他們很遠,顧云橫猛地推開烈西曉,就看見云落正一臉成熟的看著他們.

烈西曉修長的手指緊緊地握在一起,手臂上青筋暴起,狠狠地瞪著云落旁邊的云尓.云尓渾身打了一個機靈,趕緊別過臉去不敢看烈西曉.

這下糟了,云尓在心里吶喊,打擾了烈西曉的好事,他要吃不了兜著走了……

不過云落一聲甜甜的娘親叫過來,讓烈西曉縱然千般不願也不忍責備,只好無奈的瞥了一眼顧云橫,然後走過去蹲下來眼睛亮閃閃的看著云落,寵溺的問:"落兒,怎麼了?!"

云落眨眨眼,小小的手臂伸出來,指著顧云橫,驚訝的說:"爹爹,娘親的臉紅紅的……她不會是生病了吧?!"

"噗嗤--"旁邊的云尓本來剛才還在傷心怕被烈西曉丟去喂魚,這下竟然憋不住直接笑了出來,然後抬起眼,就看見顧云橫狠狠地瞪著自己.

于是云尓慌亂的擺擺手:"啊,主子,你們一家好好玩,好好玩,我還有事兒先走了……"說完不等顧云橫發話,就一溜煙不知道哪去了.

"慫."小小的嘴里吐出來一個字,烈西曉寵溺的摸了摸云落的頭,說:"你找娘親干嗎?!"

顧云橫十分不情願的走過來,烈西曉無奈的淺笑著看著這一大一小兩個活寶.云落捏住烈西曉修長的手指,問道:"剛才我聽云尓說,爹爹要立後,而且人選是娘親是嗎?!"

"是啊."烈西曉大方的承認.沒想到消息傳得這麼快啊.連他的落兒都知道了.

顧云橫倒吸一口冷氣,這個小鬼現在管的事情還真是多啊.

云落鄙視的掃了一眼自己的娘親,想著娘親已經不是二八年華的小姑娘了,都是孩子的娘了,怎麼還是這麼輕易就臉紅了啊.真是給他丟人,這麼想著,云落搖搖頭,瞟向顧云橫的顏色更加鄙視.

顧云橫當然感覺到了.

自己的兒子自己還是很清楚的,打從出生以來,云落就比一般人聰明,這也正是讓她驕傲自豪的地方.

聽到烈西曉承認,云落歎了一口氣,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抓住烈西曉的手,意味深長的說:"爹爹,你真的不嫌棄娘親嗎?!"

"喂!!你這個小鬼!!"聽到云落隨後吐出來的話,顧云橫眉冷對,立馬上去就想要抓住云落,但是身手不如云落好,身體不如云落輕盈,輕易的就被云落躲開了.

兩個人繞著烈西曉吵吵鬧鬧.烈西曉忍住笑壓低聲音說:"放心啦,我不會嫌棄你娘親的."

云落躲到了烈西曉身後去,顧云橫揉揉眼睛,然後一轉身就看不到云落了,只是耳邊聽見云落用傳音入耳對她說的話:"娘親,你一定要把皇後的位置做好,不要給落兒丟臉呀."

顧云橫張大嘴巴想說什麼,但是已經見不到云落的身影了.

顧云橫氣得不輕,挽起袖口就要追出去,下一秒卻被烈西曉攔住了.她眨巴著大眼睛仰著頭看著烈西曉,堅毅的下巴,高挺的鼻梁,還有飽滿的額頭,最要命的是那雙深沉燦若星辰的眸子現在正仔細的盯著她.

她咽了口口水,這是色誘?!

在這暖暖的笑意下,剛才的氣勢洶洶完全不見了.顧云橫整個人都溫柔起來,下一秒就被烈西曉打橫抱起.云橫驚呼一聲,雙手連忙環住了烈西曉的脖子,後者滿意的看著懷里的人兒,笑意漸漸擴大.

"去哪兒?!"望著烈西曉的下巴,顧云橫問道.

烈西曉低下頭來看著自己懷里的人,眯起眼睛,瞳孔里情欲泛濫,聲音喑啞:"今天是我登基的日子,作為未來的准皇後,難道不應該送我點什麼麼?!"

"送什麼?!"顧云橫縮了縮脖子,找了個舒服的姿勢靠在烈西曉的肩膀上.

顧云橫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溫柔的吻吻住了,輾轉于她的唇齒間,烈西曉低沉的聲音傳來:"把你送給我."

顧云橫的臉色紅的跟煮熟的蝦子無異.

啊,他的登基大典,自己封後.落兒又是那麼懂事.顧云橫只覺得自己的臉燙燙的,把自己送給他當做禮物?!這也想得出來.不過現在他們兩個這樣在一起,也算是圓滿了吧……

烈西曉將顧云橫放到柔軟舒適的大床上的時候,顧云橫還死死地摟著他的脖子,描繪著他的容顏.一雙迷人的眼睛顧盼生輝,眉眼如畫,像是不食人間煙火一樣.仿佛任何人跟他在一起,都是玷汙他的美.

這男人,怎麼長得跟比女子還好看?!顧云橫皺眉,如果把他的容貌給她就好了.每天美美的出去,想想就心情開朗啊.

看見顧云橫發愣,烈西曉仔細的凝視著她,用自己的指腹描繪著她水潤的唇瓣,下一秒已經吻了上去.

顧云橫羞澀的閉上了眼睛,本來摟著烈西曉脖頸的手轉移到他的精瘦的腰身上……

第二天顧云橫起床的時候已經看不見烈西曉了.

陽光透過窗子灑進來,一片欣然的感覺.她起身,隱約看到雕花的屏風後面一個小小的影子,然後開口,聲音有些沙啞:"落兒?!"

云落本來坐在紅木的凳子上思考,聽到顧云橫叫她,就從凳子上跳下來,隔著那巨大的雕花屏風隱約可以看見顧云橫已經坐了起來,他有些嫌棄的說:"娘親,你看這都幾個時辰了……你是豬嗎.那麼能睡."

上帝證明,本來剛剛睡醒的時候顧云橫的心情是不錯的.可是哪有人大早上的醒來就被罵豬還高興的!!于是顧云橫收斂起剛才閑適的表情,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冷哼一聲,說:"落兒,娘親是不是沒有管過你,怎麼你這麼沒禮貌?!"

云落攤攤手,無可奈何的搖搖頭,表示並不是自己沒禮貌:"娘親,我對別人都很有禮貌的."

顧云橫吐血.不管云落了,梳洗打扮之後這才出來問他烈西曉去哪了.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三十八章:我若為王
下篇:第一百四十章:帝王帝後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