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三十八章:我若為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三十八章:我若為王

烈西曉轉身,走了.

蘇貴妃已經是暈厥了過去,眼前的場景實在是讓她倍受打擊,自己這麼苦心經營的一切,居然讓這個小丫頭片子給揭穿了.

顧云橫叫住了所有的大臣.

"各位,今天將是大烈曆史性的一天,望各位留步,一會兒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現在局面這麼亂,大臣們也不知道究竟應該怎麼辦,好在云橫是離王妃,說話的分量還是挺重的,所以眾人也就識趣的流了下來.

"王妃,蘇貴妃的身體不要緊吧?!"

臣子中還只有人在問,畢竟這個女人現在所作所為還沒有真正的曝光,她依舊是大烈的貴妃.

"這都是她自找的,你們大可不必擔心,更重要的是後面的."

顧云橫竟然做到了絲毫不關心這個女人的死活,是啊,事到如今,哪一個後果不是因為她的自作聰明呢?!

江山權利固然重要,可是踐踏在了別人的尊嚴之上,恐怕就是罪有應得了吧.

而此時,烈西曉正一步一步走向云橫,兩人對視一笑.

云橫小跑過去,看著烈西曉,眼里面的愛意藏都藏不住,是的,現在對于云橫來說,這一刻,是她人生中至關重要的時刻.

"這一身,很適合你,西曉,我相信你."

顧云橫堅定的看著烈西曉.

烈西曉黃袍加身,坐在那九五之尊的龍椅上,他居高臨下的看著下面眾朝臣.烈西曉的眸子很清澈,但是掩不住他高高在上那種高貴的氣勢,他薄唇輕啟,睥睨天下:"眾位愛卿平身."

語氣里是不容置疑的高貴和霸氣,下面眾多朝臣拍成兩排,以甯右相為首,全部作揖起身.

"謝陛下!!"下面的人高呼一聲.

烈西曉薄唇微微勾起,看向躲在他身後的顧云橫,眼里竟是溫柔的神色.顧云橫看見烈西曉望著自己,彎了彎嘴角.在這朝堂之上這樣赤裸裸的火辣的目光盯著她真的好嗎?!顧云橫恨不得在地上找個牆角鑽進去,她的頭垂的更低了.

眸光流轉,風情頓生.

烈西曉不自覺得口吻也溫柔起來.轉而看著朝堂之下諸位臣子,含笑道:"不知今天早朝大家都有什麼事情要向我稟告?!"

身為烈西曉的愛將,諸葛云站出來,彎了彎腰,云淡風輕的建議道:"陛下,國不可一日無君,後宮自然不可一日無主,陛下新政初始,何不喜上加喜讓他雙喜臨門,在這個時間立後吧."

這話可是說到了烈西曉的心坎里.視線又不由自主的落在顧云橫的身上,他們一起經曆了那麼多,現在也是時候給她一個名分了.

雖然對諸葛云這話說的很是欣喜,但是烈西曉表面上仍然不動聲色,倒是云橫聽到這話猛然抬起頭來看著烈西曉.

她一向是大大咧咧慣了的.

經過諸葛云這麼一提醒,她才記起來,往往帝王的後宮都是要佳麗三千的,那他的烈西曉登基為帝了,是不是也要迎娶其他女子?!

恍惚中腦海里只是浮現出烈西曉笑吟吟的擁著其他女子的畫滿,云橫鼻頭一酸,感覺十分委屈.

這時候甯右相摸著胡須感歎道:"諸葛將軍言之有理,現在剛剛平定蘇貴妃,天下還沒有穩定下來,微臣以為,陛下完全可以借著立後的事情大赦天下,與民同樂."

"哦?!"烈西曉挑眉,難得甯右相沒有和他唱反調,烈西曉十分受用,淺笑著垂下眼簾,修長的手指放在桌子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扣著,似笑非笑的看著甯右相問道:"那麼甯右相以為應該是怎麼個與民同樂,大赦天下?!"

甯右相揣摩了一下,心頭一緊,道:"微臣以為,大皇子是被蘇貴妃教唆才闖下大禍殺害了三皇子,陛下念及兄弟之情,可以饒了大皇子,天下人一定會稱贊陛下樂善好施的,而且,陛下可以將那些犯了小錯的人無罪釋放,讓他們好好接受教導重新做人,我相信百姓一定會感恩戴德的."甯右相一氣之下說了這麼多話.完全都是為百姓謀福利,不愧是一個好丞相.

但是他顯然沒有摸透烈西曉的性子.

烈西曉目光陡然一冷,氣定神閑的將甯右相打量了一番,道:"好一個樂善好施,好一個感恩戴德,但是甯右相似乎忘記了,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朕如果借著立後的名義放了大皇兄,豈不是找借口護短?!"

甯右相坦然的看著烈西曉,他是真的在為國家著想,所以一點兒也不害怕.道:"陛下,微臣惶恐,只是提出一些建議而已."

烈西曉揉了揉太陽穴,目光鎖住顧云橫,眸光閃了閃,說:"立後的事情,交給諸葛云去辦,我的皇後,只有顧云橫一個."

"陛下!!"又一個不怕死的朝臣站出來,他分明看不出烈西曉的表情,但是冒死說:"陛下,選後乃是國家大事,微臣認為應該共同商討!!"

"一派胡言!!"烈西曉從龍椅上站起來,一甩袖口,嚇得那個朝臣渾身一顫,顫顫巍巍的跪倒在地上.烈西曉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顧云橫,道:"朕自己的妻子難道還要勞煩你來選?!真是笑話."

"不不不,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微臣不是這個意思."那個朝臣跪在地上一直磕頭.烈西曉冷冷的說:"其他人還有什麼事情要說?!"

其他人都看了看左右,誰都不說話,烈西曉揮了揮衣袖,道:"無事就退朝吧."

等到其他人都離開了,烈西曉眨眨眼睛,將手搭在顧云橫的肩膀上,顧云橫下意識的閃了一下,烈西曉的手就撲了空.

烈西曉的手愣在原地,停在空中,他愣了一下,然後看著顧云橫,顧云橫低下頭不去看他,但是眼神閃躲著,烈西曉明顯感覺到顧云橫有些不對勁兒,但是又說不出來.

這時候烈西曉輕輕的開口,語氣里隱約有些怒火,他說:"抬起頭來看著我."

顧云橫在生氣,聽到烈西曉的聲音也有點沖,她就猛的抬起頭來,眼神里隱約有霧氣,眨了眨眼睛看著他,然後烈西曉就繳械投降了:"你怎麼了?!"他的語氣軟了下來,修長的手指附上顧云橫的一頭青絲,這一次她沒有躲開,而是發亮的眼睛頂住烈西曉,道:"你做了皇帝,會不會以後也是三妻四妾?!如果你以後坐擁後宮佳麗三千的話,我……"

不等顧云橫說完,帶著些暖意的手指豎在她好看的唇邊,烈西曉繃住笑,原來她是在擔心這個呀,能不能理解為她吃醋了?!一掃剛才的陰霾.烈西曉突然心情好起來,一臉正色的看著顧云橫,勉強平靜下來,道:"你放心,我烈西曉這一生,只愛你一個."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權利至上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我這一生只愛你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