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分類瀏覽 精彩推薦 我的書架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第一百二十九章:交鋒第一手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百二十九章:交鋒第一手

"蘇貴妃娘娘近日可好?!"

蘇貴妃的寢宮里,顧云橫坐在那里,雙手躊躇著,好像很不自在的樣子,整個人都是很猶豫的.

"貴妃娘娘當然是不錯啊,不知道云橫你……哦,對了,聽說七皇子要納妾,云橫沒什麼吧?!"

蘇貴妃這話問的倒是挺溫柔,但是語氣里面也免不了幸災樂禍,整一個就是一心機婊,用那個年代的話來說,心機頗深啊!!

顧云橫心里面其實都明白,但是表面上還是要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楚楚可憐的樣子.

"貴妃娘娘你是不知道,我現在心里面的難受,離王本身不是這樣子的人,現在."

蘇貴妃打斷了她的話,"貴妃娘娘豈會不能理解這種感受?!當初皇上那些事兒也是一樣的,只不過是我不願意說出來罷了,女人吶,一輩子都是為了男人."

蘇貴妃現在倒是顯得挺善解人意,看來,演技是相當的不錯,難怪會騙了那麼多人,但是,狗急了跳牆這一點倒是真的,現在,她都快暴露的差不多了.

"貴妃娘娘到時候可得好好教教我,我……"

顧云橫說到這里又哽咽了,要想打同情牌,光靠說幾句話肯定是不行的,不過,蘇貴妃現在心里面也是有點納悶了,之前兩人關系並不是很好,現在怎麼會突然之間想到要來找她了?!

一系列的問題在她的腦海里面揮之不去,顯得好像很有心計.

顧云橫自然也是注意到了這點,但是現在已然不重要了,她今晚開始就要在這里住下,蘇貴妃沒有理由拒絕,所以現在她才會這麼的有氣勢.

"貴妃娘娘,沒關系,只不過,現在我需要在你這里住一段時間,大婚之時,我作為正房,怎麼可能不出現?!"

她現在表達的意思就是想躲著而已,蘇貴妃要是連這個都拒絕的話,那也實在是顯得有點不近人情了.

"云橫願意來本宮這里當然好."

蘇貴妃說完這句話之後,頭就轉向了一邊,眉眼之間的感情已經不再是那麼的純潔了,她現在心里面盤算著好多好多的事情,壓根兒就不是一般人能夠體會出來的.

只不過,顧云橫當然明白這一切,她現在一定是知道顧云橫的目的就是為了拖住她,不讓她有辦法離開寢宮,就不會有下一步的行動.

烈西曉很快就要來了,到時候,就是他們的天下了,只不過,不知道蘇貴妃是不是會這麼善罷甘休,畢竟夜深人之時,誰也不知道誰在干嘛.

"云橫睡了嗎?!"

果然,蘇貴妃心里面一點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想法,這大半夜的,都要來找顧云橫,顧云橫一晚上都在主意蘇貴妃的動靜,自然是不敢睡得.

但是,一會兒若是讓她知道了自己果真還沒睡,會不會心里面更加的懷疑自己了?!

于是,顧云橫起身,用力的搓了搓自己的眼睛,都變得生疼生疼的了,估計肯定是紅了的吧,于是,裝作一副柔弱的樣子去開門.

"貴妃娘娘,這麼晚了,你?!"

蘇貴妃大概也是看除了云橫的眼睛不太正常,歎了一口氣,"誒,云橫,你怎麼這麼虐待自己呢?!這麼晚了還不歇息著,要是我不來看你,是不是還打算徹夜不眠了?!"

說的好像很關心自己似的,顧云橫心里面想著,但是表面上還是很感動的樣子,"貴妃娘娘,我只是有點難過,不礙事的,很快就會好的."

蘇貴妃趁機進屋,眼睛立馬開始掃視四周,看起來就像是在找什麼線索一樣,果然是一個心機深重的女人啊!!

"云橫,不是貴妃娘娘說你,既然你現在這麼難過,到時候,等到七皇子來了,貴妃娘娘替你好生教訓他."

七皇子來了,這幾個字,蘇貴妃說的格外的重,一聽就是有言外之意的.

看來,蘇貴妃已經是懷疑起來了,看來,這個女人的心思還真的是猜不透,疑心太重,果然不是一件好事兒,但是,她若是疑心不重,怎麼會走到現在的這一步.

"云橫謝過貴妃娘娘的意思了,但是也沒那個必要了,事情已經成為定居,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顧云橫現在心里面倒也是泛起了一股淡淡的擔憂,不知道這個貴妃究竟是打的哪門子主意,竟然說出這番話.

這麼勾心斗角的生活,真不知道她是怎麼堅持下來的.

"云橫早些休息吧!!"

蘇貴妃說了之後,就離開了,幾乎是不帶著一絲一毫的感情,和一開始的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這一切一定都是有陰謀的,蘇貴妃回房後,腦子里面一直想著這些事情,幾乎是睡不著覺了,沒錯,烈西曉的出現確實會讓她慌張,這個男人,正是因為表面情緒太少了,所以才會讓人捉摸不透.

若是這一切都是陰謀,那麼自己幾乎是沒有時間准備反抗的,不行,現在一定不能把自己困死在這里面,要是一點辦法都想不到的話,那最後只是自己死得更慘,蘇貴妃不願意冒這樣子的風險,她不願意再這樣子的環境里.

腦子里面最終想到了一個人,若是真的有什麼情況的出現,這個人必定是自己最好的選擇,這樣子一想,蘇貴妃覺得整個人放松多了.

烈西曉,要是真的以為自己就會這麼趴了,那簡直就是他的失策了,這一切,都是她始料未及的,幸好,她並不是一無所有.

烈西曉,這個男人,找自己,必定是已經做好了充足的准備!!

翌日,蘇貴妃自然知道烈西曉回來以後,是要跟他進行一番較量的.

而且--蘇貴妃一身華麗衣服,打扮的極其妖豔,她穿著大紅色衣服,挑著眉毛,微微睨著躺在病床上的人.

九龍床上,老皇帝氣息奄奄,看來是過不了今晚了.

蒼老的臉上滿是溝壑,發白的唇色,老皇帝的手指微微蜷曲著,僅有一絲的意識.眼皮異常沉重.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

別說說話了,甚至連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了.

透過代表著皇室尊貴的金黃色紗蔓,蘇貴妃微微斜起一邊嘴角,對著面前的男人道:"你說他此刻躺在床上,在想些什麼?!"

"應該會死不瞑目吧."大將軍東方白雙手環胸,瞥了一眼床榻上的人,但是轉眼就把目光放到了蘇貴妃的臉上.

灼灼的目光盯著蘇貴妃,一點也不忌諱.

蘇貴妃窈窕的身姿,舉止神態都被他盡收眼底,她笑得極開心:"當然會死不瞑目.這老頭子始終不給我封後,我倒是要讓他瞧瞧,別說這後宮之主的位置,他死了以後,整個江山都是我的!!哈哈哈……"

返回:刁妻萌娃好難訓
上篇:第一百二十八章:母子情深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兩小無猜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版權無從考証.
如有章節錯漏,版權疑問,違法內容,請[聯係我們]
Top